你在这里

看十八届三中全会如何二次瓜分蛋糕?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在北京举行,300多位高官政要聚集京西宾馆,讨论中共政治局提交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是习、李新一代领导集体上台一年来提交的有关未来10年中国经济社会改革方案。据透露:国企、司法、行政和土地改革等是三中全会的重要议题,现有利益格局将被打破,地方等权贵既得利益将被触及,可以说:二次瓜分蛋糕,确是18届3中全会的中心。

问题是:“二次瓜分蛋糕”如果成功了,谁会得到更多的蛋糕呢?中国的老百姓会直接间接地得到更多改革蛋糕吗?这是不是天真的幻想呢?中国经济开放30年中,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温,把持中央大权的太子党家族官僚集团各地方诸侯,利用出台各种开放政策,利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资源不平等,而大肆敛财,形成中国从上到下的不同利益集团。国企、司法、行政和土地改革的许多内容都如同与这些利益集团“抢蛋糕”,或者第二次“分蛋糕”。因此三中全会出现辩论甚至争吵是无可避免的。但老百姓看不到他们是怎么抢别人蛋糕,或保护自己蛋糕的。

离三中全会闭幕还有一天,想围观“蛋糕瓜分战”的中国人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从官媒文章中猜测设想。据说未来的国企改革涉及分拆现有金融、电讯、石油、烟草等垄断央企,但第二次“分蛋糕”的效果如何?和老百姓有多少关系?是否只在统治集团内部达到新的平衡,捎带有利于民营企业的发展?将需要今后数年的观察。

凭借多年的经验,人们可以看到:过去30年间中国经济不计环境成本和社会成本的超速行进,主要目标是将蛋糕做的越来越大,越大越好。相比之下,一些高利润国企手中的蛋糕格外巨大,不仅令人嫉妒,这些大蛋糕的主人们还把肥厚的大蛋糕当作他们进一步谋求个人和小集团利益的筹码,为了保住手中的蛋糕,他们必须形成坚固的政治利益网络,刘志军们放肆地买官,中石油与周永康薄熙来的关系,都是“蛋糕政治经济学”的生动范例。资料显示,中国现在垄断且暴利的央企掌门人多是太子党,十八届中委、候补中委和中纪委委员中,至少有近20人是来自央企。

据说提议中的土地改革将变相制止地方政府随意掠夺农地的问题,但各级政府多年来已经习惯于“土地财政”,改革后“土地蛋糕”不翼而飞,赖以支撑的财政来源将中断,而行政机构改革则意味大量官员下岗,这些改革都对地方官员不利,必然会遭到阻力。

如果说人们很容易看到国企改革是第二次“分蛋糕”的话,说行政改革和司法改革也是“分蛋糕”,则稍微有些曲折,但中国官场逢场作戏的直白和血淋淋的冤案,已经使人们练就了从中国官媒字里行间阅读和听话听音的能力。司法权,行政权都是可以寻租变现的工具,多年主管中国政法的周永康将中国司法体制破坏的体无完肤,将中国的公检法变成保护地方等各级贪官的帮凶,这个蛋糕体制下的不少官员也变成了“表哥”“房叔”。实际上,真想进行司法改革,不用建造什么更复杂的司法体制,而是首先要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个国家大法真的当回事儿。

与司法改革有关的内容是中国媒体近日从权威部门获悉:国家对各省市不再搞全国范围的信访排名、通报,有关部门确立了“把矛盾化解在当地”的新思路。始于2005年的信访排名制度,因为与地方党政领导升迁直接挂钩,造成地方信访压力很大,导致各地信访部门不惜采取各种手段“截访”,甚至雇佣“黑保安”,设置“黑监狱”,发生恶性事件。

在中国上层闭门开会瓜分蛋糕的同时,如果借助习李改革的“气场”,让中国访民的苦难能够减轻一点点,即便见不着蛋糕,对老百姓来说,三中全会也算没白开了。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