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李逵,名为头领实乃家奴

水泊梁山,李逵的名头很大,简直可以说是大名鼎鼎。在36员天罡星中,李逵排名第22位,未能进入核心阵容,但是李逵的名声和影响力,一点也不比排名在他之前的很多头领小,这是为什么呢?明眼人一看便知,因为他和宋江的特殊关系。

李逵出生贫寒,可谓根红苗正,但是破土之后,就长歪了。他不务正业,仗着有一身蛮力,横行乡里,是丛林时代流氓无产者的典型代表。因与人争斗,打死了人,怕吃官司,逃走在江湖上。古往今来,这是地痞流氓的典型生存状态,偷鸡摸狗,横行霸道,官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乡邻拿他没有办法,必须出了人命,官府才会出面。李逵逃到江州,投靠到戴宗手下做了一名监狱警察。当地官府例行公事,发了一份通缉令,不了了之。一个通缉犯,摇身一变,反而做了警察。好在当时警察就是警察,前面没有“人民”和“光荣”作为修饰。

戴宗并不待见李逵,只是把他作为一名普通打手。像李逵这种天赋异禀之人,生在任何时代,都有他的价值所在。如果他生在今天,或许能成为重量级世界拳王。丛林时代,李逵的最佳出路,是成为高级打手。戴宗没有雄心壮志,不需要高级打手,所以没有必要刻意笼络李逵。在戴宗手下,李逵过着和同僚差不多的日子,正常情况下,这样的生活应该就是他全部的人生。

宋江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这一切。宋江杀阎婆惜事发,到江州服刑,正好在戴宗辖下。而宋江此事,是因晁盖一伙抢劫生辰纲而起。远在江州的李逵,人生因此而翻天覆地。看似毫不相干的人,命运却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宋江见了李逵,出手就是10两银子,清朝的时候,总督的月薪也就这么多。宋江胸怀天下,旅游和充军路上,招贤纳士,正需要李逵这样的人才,自然不会如戴宗一般对待李逵。李逵虽然知道宋江的大名,但是一见面就得了10两银子,正是闻名不如见面,感激莫名,心中盘算也要表表心意。李逵这等夯货,只知道吃喝,要表心意就要银子。宋江给他10两银子,是让他去还账,他却拿去做赌本。李逵的如意算盘,是翻了本既能还账又好请宋江。李逵一出手又输了,自觉无颜见宋江,他这种无赖之徒,说不认账便不认账,拳打脚踢,抢了银子就走。赢家追来,宋江说,贤弟要用银子,只管问我要,快把那银子拿出来还给人家。李逵岂能不依?

三人到琵琶亭吃酒,宋江和戴宗用小盏,却叫酒保给李逵拿大碗,正中李逵心意。酒已半酣,宋江见李逵穷劳饿瞎,又叫酒保去给李逵切肉。酒保一言不慎,李逵端起鱼汤就泼到酒保身上。酒保忍气吞声,切了两斤羊肉来,李逵直接用手抓来吃了。宋江一边称赞:壮哉,真好汉也!隐隐然汉高祖之于樊哙。李逵活了这么多年,何尝有人如此善解他的心意?何尝有人如此待他?此时此刻,李逵心里,岂能不心甘情愿为宋江肝脑涂地?有了这些铺垫,宋江临刑之际,李逵砍翻刽子手,把宋江从刀口下救出来,便是意料之事。

李逵跟着宋江上了梁山,成为革命队伍的一员。道士挖出天书,李逵排在天罡星第22位,成为正宗的梁山头领,功成名就,但在骨子里,他不过是宋江的家奴。家奴和头领,有时不好分清楚,因为家奴是隐形身份,头领才是正式名头。不过李逵的家奴身份,却不难分辩。

因为相信宋江抢了女人,李逵就砍倒了替天行道的大旗。在李逵心里,宋江的名誉比山寨更重要。山寨的命运怎么样,李逵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宋江的光辉形象。宋江抛弃山寨投靠朝廷,李逵毫不犹豫追随。虽然李逵更希望宋江做皇帝,但是宋江的决定,他一定会无条件服从。

权臣给宋江下毒,宋江自知死期将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在他死后,李逵造反。宋江招来李逵,在他酒中下毒,分别之时,宋江告诉李逵,李逵毫无怨言。其实即使宋江预先告诉他,李逵也绝不会有丝毫抗拒。主仆二人,心领神会,堪为主子与奴才之楷模。比之某些见利忘义的奴才,李逵值得称道。李逵说,生时服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个小鬼。生为宋江生,死为宋江死,这就是李逵一生的真是写照,也是他作为宋江的忠实奴才的最好注释,虽然,他出现在世人面前,是以梁山头领的面目。人治时代,这是李逵们逃不出的宿命!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