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苏渝:华谊游戏大片是否己涉嫌内幕交易

最近,中国股市很娱乐,凡是同娱乐沾边的上市公司股价都炒翻了天。当然,最蔚为壮观的当数娱乐股龙头华谊兄弟了。股价从年初的14元涨到了上周五的62元,翻了4倍,同时,由于华谊兄弟在创业板占的权重很大,也带领创业板叠创历史新高。华谊兄弟难道有什么超常的业绩能使股价如此之牛?否,其背后的推手是自导自演的资本运作并购游戏。

请看华谊兄弟精心导演了怎样一出“大片”?今年6月初华谊兄弟公布一则语焉不详的公告:称公司有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时却在打哑谜,未说哪方面重组,直到7月19日华谊兄弟复牌才揭开谜底,公司在公告里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喊声我的天,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最早专注于提供移动增值服务和网络游戏开发与运营服务的企业。银汉系列游戏的总注册用户逾亿人。这则公告意味着华谊兄弟在原先的电影、电视、艺人等三驾马车外,再加了一匹快马,将通过重组银汉科技进军手机游戏市场。说到手游,炒股者都知道这是目前最炙手可热的题材,比如天舟文化公布了涉足手游,上周复牌后八个交易日八个点式涨停,大有追赶华谊兄弟股价势头,今后还有多少个涨停还是个未知数。当时,华谊兄弟涉足手游也使其有了天马行空的想象空间,7月24日华谊兄弟刚一开盘,便死死封住涨停,其后几天均是开盘即点式涨停。

如果说华谊兄弟涉足手游一则重组公告,让股价腾飞只是个开场片头,而另一则公告却是把大片推向了高潮。其后,华谊兄弟发布的《关于投资控股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公告》,公告称:华谊兄弟旗下公司浙江华谊出资2.52亿元,受让张国立的独资公司弘立星恒持有的浙江常升60%的股权、嘉木文化持有的浙江常升10%的股权,对应的股权转让价款分别为人民币2.16亿元和人民币3600万。收购完成后,浙江华谊持有浙江常升70%股权,张国立的弘立星恒持有浙江常升30%的股权。由于浙江常升的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这也意味着收购弘立星恒持有的浙江常升60%的股份,对应张国立当时的出资额只有600万元,600万元的出资项目按2.16亿元卖出,溢价了36倍。关键是这一买一卖其中只间隔了3个月的时间,短短三个月便赚得如此暴利,是华谊兄弟犯傻愿意为张国立送钱吗?否,按王中军话说:“张国立是好的制片人也会赚钱又是明星”,是电视剧业务王牌。张国立及其公司的附加价值非常高,带来的想象也不止在电视剧方面。也正因如此,华谊兄弟在公告中也表示,本项目的实施是公司加强电视剧业务发展的需要,有利于公司提高电视剧制作、发行的能力,对公司在电视剧业务发展方面产生积极的作用和影响。公司通过加强电视剧业务,能够有效地提高公司的收益,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此话一出,华谊兄弟的股价却一路飚升到了上周五的62元。好戏越发精彩,据和讯网快讯:记者上周五去浙江常升注册地调查发现空无一人,未见任何标识。这是一家彻头彻尾的皮包公司。公司法规定,公司应有办公地址和办公人员,财会人员,并依法纳税。华谊兄弟不知这2.5亿打到浙江常升没有?如果打了,打到一家“三无”的皮包公司,溢价的36倍部分依法纳税没有?如果没打,就涉嫌欺诈投资者。

然而,高潮后面却有着怎样的结尾呢?8月20日的华谊兄弟一则减持公告,却让市场对华谊兄弟前期一系列的并购重组打上了一个大问号:8月20日的公告显示,王忠军分别于2013年8月16日和2013年8月20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公司无限售流通股合计800万股和300万股,减持数量占公司总股本1.82%。其中800万股的减持均价为36.09元,300万股的减持均价为37.38元。这意味着在短短的20天时间里,王忠军套利约4.3亿元。在如此大手笔减持受到投资者普遍置疑后,王忠军辩解称;频繁高位减持是为了给孩子读书。孩子读什么样的天书需要4.3亿元?如果没有一系列资本运作重组而使股价爆涨4倍,王忠军怎样减持都无可厚菲,可当自己一边发布重组公告推高股价一边减持套利,这就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内幕交易了。尽管我国《证券法》没有这方面的界定,但英美及香港不少国家和地区都规定公司实际控制人在公司发布重大重组信息后的至少半年内不能卖出股份,否则视为内幕交易。而在华谊兄弟示范效应下,创业板很多公司,比如中青宝、天舟文化都在模仿这一模式,如此下去,会不会形成借手游等题材而炒高股价再借机高位减持内幕交易横行泛滥?

华谊兄弟是否己经涉嫌内幕交易,我们期待监管部门查实后给投资者一个满意的答案。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