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共三大法宝核心是情报

人总有晦涩过往、中共也不例外。调查局特藏室的史料显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当年曾亲身见证“两个中国”;另外,中共在陕甘宁边区种植罂粟花,制毒贩毒筹措军饷。

毛泽东1939年在“共产党人”发刊词,提出“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三大法宝。统一战线是文场,武装斗争是武场,党的建设要贯穿文武场,而三大法宝的核心就是“情报”。

从调查局特藏室的史料看,“情报”不单是看得到的纸本公告,还包括田野调查数据、电台广播内容,甚至是共党书刊、报纸、海报等文件,均属于当年的情报搜集范围。

特藏室现珍藏“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时期布告,这个由共产国际支持、1931年11月7日建立的“伪中国”,首都设在江西瑞金;不仅毛泽东曾任“主席”职务,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1934年也担任过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于1937年对日抗战爆发后,其最后一个组织“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在延安改制为“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成为国民政府行政院辖下的“特别行政区政府”。

若以现今的“一国两制”模式作对比,当年中共在陕甘宁边区是刻意忽略“一国”、更强调“两制”重要性,甚至还发行所谓“边币”作流通货币。对比今日香港处境,十分讽刺。

特藏室收藏一张当时“陕甘宁边区政府联防军司令部”布告,时间为“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内容是“战时严禁法币行使办法”,发布署名有主席林伯渠、政委习仲勋。这是一张世界仅存的珍贵文件。

特藏室收藏当年中央缉毒团调查陕甘宁边区所辖各县种植鸦片(烟土)的面积书册,内容详细到每个镇约100多亩、一个县500多亩,除种植鸦片面积与数量一清二楚,还详细解释鸦片由来与去向。

例如罂粟花怎么取得?这份调查指出,当时中共曾跟日军勾结以取得种子,然后再自己培养逐步扩大种植面积;且当时规定边区人民不得吸鸦片,其目的也是要确保鸦片能往外卖。

中共在边区为壮大自身实力,向农民收购鸦片时用“边币”偿付,转运到外地贩售时收取“法币”,俨然就是“国中国”的中央银行;为了打击边币,国民政府曾采向边区大量供给法币策略作应对。

陕西日报2018年9月曾报导,习近平的胞弟习远平在渭南市富平县、出席八路军120师抗日誓师纪念碑落成仪式时称,父亲习仲勋领导关中分区和绥德地区军民坚持中共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八路军3支主力部队“提供后勤支援”。

中共在对日抗战时期是“七二一方针”,从当年中统局搜集的众多文件史料看,显少与日军交战的报告,几乎都是在贩售鸦片换取法币、收集各式战略物资以扩充军力。

换言之,当年边区的“后勤支援”,意味着没有跟日军交战,主业是种毒贩毒;这也是毛泽东多次在接见日本人时,主动表示很感谢日本侵华战争的主因,战争让共产党得以喘息并壮大,最终拿法币跟战略资源去收拾国民党部队。

此外,特藏室还有一张手绘的延安地图,内容显示各个党政军部门的建筑物、或所在窑洞的位置,且在没有卫星的年代,比例尺与距离仍准确;研究人员认为,情报工作人员肯定在延安内部,否则无法绘制得如此精细。

特藏室这批珍贵中共史料,除研究价值外,在全球防堵共产主义扩散上也意义非凡。中华民国在对日抗战前,就以国家力量侦破中共南方局的活动;中华民国是人类历史上,最早对共产主义做情报防制工作的国家之一,比冷战时期的美国、英国更早,而且核心就在调查局。

调查局特藏室收藏“共匪种毒地区分布图”,可见当年中共种植鸦片重点县,遍布中国大陆各省分、甚至远达新疆与西藏。(法务部调查局提供)中央社记者林克伦传真2019年5月15日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曾以陕甘宁边区政府联防军司令部政委名义,署名发布禁用法币办法。此文件是全球仅存的珍贵文件,由法务部调查局特藏室收藏。(法务部调查局提供)中央社记者林克伦传真2019年5月15日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