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美中谈判 川普会“中途离场”吗?

2月28日,二次川金会在越南河内提前收场,无果而终。在随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川普谈及美中贸易谈判和3月可能举行的川金会。

川普以美朝峰会为例说,“说到中国,我们正做一些特别的事情。大家会看到,我经常准备好中途离场。我从来不害怕中途离场。我对中国也会一样这样做,如果双方谈不拢。”

美朝峰会谈判未果以及川普的“中途离场”言论,给未来的美中贸易谈判结果带来了变数,也犹如一瓢冷水,浇在了美中双方那些对贸易谈判持乐观期待者的头上。

在此之前的2月27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在国会作证时表示,美中谈判达成的贸易协议,一定会包括强而有力的执法机制,而不只是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商品。

那么,在未来川普总统和习近平会面的谈判中,是否会发生川普“中途离场”的事情呢?

在2月28日的记者会上,川普这样评价中共在美朝峰会中起到的作用:“中国给了巨大帮助。比大多数人所知道的要大。在边境,如你们所知,进入朝鲜的93%的物资经过中国。因此这里有很大的力量。与此同时,我相信——我是这样认为的,朝鲜是在自行作决定。他们没有在听从任何人发号施令。他是个非常强有力的人。他们能够做令人相当惊叹的事。但是,93%的物资仍是从中国进来。中国有影响力,中国给予了重大帮助。”

可以看出,川普话中有话:朝鲜要在是否放弃核武器这个重大问题上自己作主自行做决定,但仍受到中共的重要影响。

金正恩不坐飞机而乘坐火车4000公里,跨越中国国境去会见川普,并非仅仅是安全等原因,在过境中国期间在车上密会中共官员,接受中共面授机宜并非不可能。更何况,返程回国时,列车可以满载货物而归。

从某种程度上说,二次川金会可以看作未来川习会的前哨战,朝鲜充当了为中共试探美方底牌的角色。川普的“中途离场”,可以看作是川普的一次亮牌动作,起到了警告和震慑中共的效果。

而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3月1日表示,川普政府希望中方同意建立单方惩罚机制,允许对违反贸易承诺的另一方进行单方惩罚。白宫及政府官员一再表示,中美之间的任何贸易协议都必须包括强有力的执法机制。这是正在进行的美中贸易谈判最新内容。

这些信息,都向中共释放出一个明确的信息,中共只有在协议中,做出实质性让步的承诺,才有可能与美国达成协议。

那么,中共是否会在协议中做出让步的承诺呢?

比较大的一个可能就是:处于内忧外患的中共,迫切需要一份停止贸易战的协议,来缓解贸易战带来的政权危机。因此,中共采取与金正恩同样“以拖待变”的方法,暂时退让签下协议,缓解增加关税带来的现实危机,在日后的协议执行方面,再寻找机会改变承诺。

如果是这样,未来中共与美国的角力,将会在如何执行协议方面展开。中美贸易争端将进入相对漫长的对抗期。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