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不要奢望每个人都能分清善恶

善和恶,看起来泾渭分明,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分得清的。

善恶不分,大致有三个原因,一是由于恶披上了善的外衣,迷惑了人们的判断;二是良知缺失,对善恶的判断已经混沌不清;三是恶的帮凶,为了自身利益而只论得失不论善恶。

现实中,善和恶混杂在一起,如同鱼目混珠,因此并不是那么好分辨。一个衣冠楚楚、冠冕堂皇的人,背地里干着肮脏的勾当,在众人面前却是慷慨陈词、大义凛然,这迷惑了无数人的眼睛。尤其当这个人扛着一面光艳又令人生畏的大旗时,很多观者的善恶观立刻会发生紊乱,甚至连一些常识性的东西都会被颠覆。畏惧能够左右人们对善恶的判断,这实在是一个可怕的事实。

斯大林曾跟贝利亚说:所有的人都向我鼓掌。我知道,我这个格鲁吉亚皮鞋匠的儿子没有那么完美。他们是怕我。这就够了。鼓掌久了,他们就会把我当成一个符号,一个正确的符号——这就够了!

斯大林可谓道出了如何颠覆人们善恶观的真谛。

对于个人而言,分辨善恶又是和良知有关的。如果一个人的良知本就由于某种原因而缺失,这种缺失无论是因为被生活的重担挤压得内心变得麻木,还是因为外界的灌输导致观念畸形,那么在分辨善恶时,缺失的良知会给他一个模糊甚至和常识截然相反的判断,这种判断最常见的结果,就是冷漠。只要大锤没有砸在他的身上,他永远也不会感到疼痛,这是这种人的典型特征。

良知一旦缺失,如同打碎的镜子,复原很难。也许,真的需要大锤。可是,有良知的人是不希望大锤砸在任何人身上的。这是一种两难的祈愿。

至于恶的帮凶,其实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是分得清善恶的,他们之所以助纣为虐,在某种庇护下行恶之事,是因为他们权衡了得失,当行恶的得大于失时,他们不忌讳做任何事。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果行恶得利,行善反而受罚的话,这种逆淘汰的状况会促使某些人罔顾是非曲直,甚至即使知道自己上了贼船,也决不下来。

当然,善恶曲直终会大白于天下,而且终究邪不压正,这一点毋庸置疑,但那需要时间。

一个研究概率的科学家说,只要时间足够长,一只老鼠在键盘上无序地踩踏,都能敲出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

是的,只要时间足够长,一切都会明晰。可是人生苦短呀!一个人一辈子,也就几十年,在有生之年分辨不清善恶的,何其多也!

举例:窃钩者贼,窃国者侯,这么简单的一个窃字,有些人竟然一辈子也不知道这原来是同一个字。悲乎?痛乎?

其实,有些人对此是不悲不痛的。所以说,永远不要奢望每个人都能分清善恶。我们所能期待的,就是善多一些,恶少一些,而且行恶之人终将受到惩罚!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