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盛唐时节的一场强拆

唐·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

强拆这事,不是新闻。只要有蛮霸的权力,就一定会有强拆。唐朝盛世,长安居,大不易。不易不仅仅是因为米贵,还因为地价房价高。买地造屋,不容易,买现成的房子,也不容易。但是,只要你有权,权势足够大,这种事儿就不一样了。一则,你可以获得皇帝的赐予,某个倒台的高官,无论宅子修得多好,说归你就归你了。二则,你若是没看上人家的旧宅,可以造新的。没有空地,就需要强拆了。

唐玄宗李隆基晚年专宠杨贵妃,这个小女子不仅姿色倾国,而且深通音律,一手琵琶弹得好,磬也敲得好。连李隆基特别喜爱的羯鼓,也精通。所以,三千宠爱在一身,也是有道理的。一个美女,声色俱佳。一个女子受宠,娘家人都跟着沾光。从兄杨国忠做了宰相,姐姐则变成了虢国夫人。看过虢国夫人游春图的人都明白,这个虢国夫人,当年有多牛。

在那个时候,杨家就是大唐第一家,权势熏天,没人能比。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还就能干成什么。有什么办法,谁让皇帝爱屋及乌呢?

男人富贵易妻,易妻不成,就多找姬妾。女人富贵了,当不在意首饰之后,就要换房子了。虢国夫人对自己的老宅不满意,派人在京城满世界寻摸好地方。找来找去,看上了一处宅院,打算把旧房子拆了,给自己盖新的。

主意打定了,虢国夫人甚至都没找人去跟原主人谈谈,直接就上门了。虢国夫人看上的宅院,也非等闲之辈,是朝廷勋旧韦嗣立家的,韦嗣立已经死了,但后人还都在里面住着。韦家是出过宰相的人,虽然眼下失势了,但也不是一般老百姓,在朝里,多少还是有几个旧人的。

可是,这在虢国夫人看来,根本不值一晒。那天,青青白日,朗朗乾坤,韦家的人还在堂上闲聊,忽然之间,一抬大轿,上百的从人,抬着虢国夫人就闯进来了。虢国夫人下轿,笑着问韦氏诸子道:听说你们家的宅子要卖,开价几何呀?韦家人连忙说,我们不卖呀。先人留下的产业,哪里能轻易放弃的呢。话音未落,只见几百个工人,涌了进来,架上梯子,登上房顶就开始拆。一大堆如狼似虎的从人,把韦家人连男带女都赶了出来,家什和书籍,都扔在了路上。有虢国夫人的管家告诉韦家,在城边上有块空地,大约有十来亩的样子,那地就归你们家了,自己盖房子吧。至于这宅子,则一文钱不给。这是看在韦家还是官身,若是平头百姓,连空地都不会给。

韦家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宅子,被拆成一片白地,被人活活霸占了。到哪儿告呢?不想找死,就只能就范。忍气吞声,先找亲朋借住一段时间,然后张罗盖房子。

盛唐时节,是古代的盛世,盛世的一场惨烈的拆迁,就这样发生了。不管你是谁,只要惹上了牛人家,或者被权势足够大的人看上了你家的房产,无论怎么折腾你,你都呼告无门。

都说盛世是个好日子,大唐盛世,更是后人向往的时光。但是,什么好日子,对于赶上拆迁的人来说,就是地狱。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