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记录“低端人口”艺术家被控扰乱交通

华涌实地记录北京清除“低端人口”

上周五,中国艺术家华涌被警方抓捕。此前几周,华涌曾发布了数十条视频短片,记录首都当局迫使大量“低端人口”离开北京的过程。本周一,华涌被释放。其代理律师透露,华涌现在因“扰乱交通秩序”之指控处于取保候审状态。

本周五晚间(12月15日),艺术家华涌几乎以现场直播的形式在推特、脸书等社交网络上记载了自己被警方抓捕的过程。视频中,华涌自称是躲避在天津的一个朋友家,但是警方依然了解到了他的行踪。

华涌在录制视频的同时,警方在门外喊话的声音非常清晰。一名警察边敲门边自我介绍说“我们是北京市局的”,要求华涌开门“一起聊聊”,“找你有事,都他妈心知肚明的”。而华涌此时则与警方拖延时间,拒不开门,并以“他们来了”为题,将多个现场视频上传推特、脸书、YouTube等网络平台,引发外界关注。

他在视频中表示,“我已经做好了入狱的准备。我没做错什么,我只是拍摄和报道了真实情况。没想到,我从北京逃到了燕郊,又从燕郊逃到了天津,今天还是被找到了。我把胡子刮了,头发剪了,依然没有逃脱强权机制的无形大网。”

从华涌此前几天的推特中可以了解到,他从12月7日起就开始不断躲避警方的追捕。11月以来,华涌在网络上发布了数十条视频短篇,记录了北京当局“清理低端人口”、拆除大片居民区的过程,其中也包括一些京郊民众街头抗议的画面。

周一下午重新获释四川律师免费代理

周五晚间,华涌在周旋许久后,最终还是被警方带走。本周一,他的两位朋友季风、郭珍明接管了华涌的推特后发帖表示:“华涌目前情况不详。我们已联系好了家属和律师,所有法律手续正在办理之中。我们会在自媒体上随时通报华涌的最新情况。请大家勿传谣!”这两位朋友还声明:“没有组织关于他被捕后的任何募捐活动。华涌临行前也表示反对他被抓后为他的任何募捐。”

本周一下午(12月18日),华涌获释,并启程赶赴位于成都的家中。人权组织“大赦国际”也确认了这一消息。不过,华涌的推特账号上依然没有发布任何有关他获释的消息。德国之声致电北京大兴区警方,但后者并未纰漏任何有关华涌的消息。

成都川卓律师事务所在周一晚间接受了华涌的委托,为其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事务所主任冉彤将成为华涌的代理律师。冉彤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北京大兴警方对华涌的指控“实在很搞笑;一个艺术家在街上拍片子,怎么就成了扰乱交通秩序了呢!”

冉彤透露,在今后一年的取保候审期间,当事人华涌在法律意义上依然是犯罪嫌疑人,必须接受警方的随时传唤;而“当局则既可以起诉他,也可以不起诉他;若不起诉,一年后才可撤案。”这名律师还说,相信华涌是无罪的,此次出面为其提供免费法律援助,是“希望法律能够起到一个对社会的正面引导作用”,“希望华涌最终没事,这份以防万一的委托协议永远不会用上。”

2012年,华涌曾因在天安门广场用血书写“六四”两字,而被当局判处劳教15个月。

环球时报:网上信息不管不行

今年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一处住宅发生火灾,造成19人丧生,此后,北京市开始了为期40天的消防整治专项行动。这场行动被外界认为是在借机“清理低端人口”,许多居民被迅速驱逐出住所,坚持留守的人也遭受了在严冬断水断电的困境。这场行动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包括央视在内的一些官方媒体也抨击当局,认为在执法必须要有“温度”。

本周一,《环球时报》刊发了一篇署名“单仁平”的评论,其中也指出,“北京市前段时间拆除有安全隐患的违建房屋,一些基层镇村出现简单粗暴驱赶住户的做法,受到舆论批评。相信近一段时间舆论表达的不满对北京市产生了触动,对全国一些地方的政府机构也有借鉴意义。”不过,这篇题为“行为艺术家自我炒作别太煽情”的评论,主要矛头并非针对北京市当局,而是指责华涌“拍的视频不是简单的拆迁场景展现,而是很突出他自己'勇敢记录者'的形象”,并认为“拆除违建的视频和照片网上流传了许多,表达不满、包括情绪激烈的网帖和文章也有很多,但除了这位华姓'艺术家',其他拍摄者和发帖人没听说谁有什么麻烦。确实有一些激烈的帖子被删了,但这是另一个问题,不牵涉人身安全。”文章还认为,“在中国现有体制下,对网上信息不做管控,肯定不行,那样的话一件普通事说不定会发酵成多大的乱子。但对网上热点事件进行管控有时会伴随直接或间接负面效果,包括短期的和长期的。”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