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网络巨头乌镇赴会:天真还是玩世不恭?

苹果公司总裁蒂姆•库克(Tim Cook)到达乌镇

周日(12月3日),所谓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中国浙江省乌镇开幕。这个由北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组织召开的会议是对中国网络封锁系统的一次宣传活动,而苹果总裁库克出席会议更是广受质疑。

会议开始时,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首先为中国严格的网络监督进行了辩护。通过向现场所有与会者播放的一个视频,习近平要求其它国家尊重中国的“网络主权”。

参加此次互联网大会的除了中国的业内人士和互联网公司之外,也有外国企业的高级代表,例如苹果公司总裁蒂姆•库克(Tim Cook)。Facebook副总裁沃恩•史密斯(Vaughan Smith)和谷歌总裁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也前往乌镇出席会议,尽管两家公司的网站和服务器在中国被封。

人权人士对西方公司代表出席在中国举行的互联网会议提出批评,认为此举是向中国系统的网络封锁低头。“记者无疆界”组织表示,苹果、脸书和谷歌高层出席会议一事表明,他们不是玩世不恭就是太天真。

世界上几乎再没有其它国家像中国这样对网络进行如此严格的管控。为了惠顾本国公司,中国当局不是以内容原因就是以经济理由实行网络封锁。因此中国的互联网正在日益成为一个内联网。除了对一些网站进行全面封锁之外,原则上来说苹果公司也越来越难以从中国进入外国网站。据德国对外商会前不久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德国公司感觉其生意正在日益蒙受损失。

互联网 - 互联半个中国

截至2012年底,中国网民数量达5.64亿,全国共有网站268万。(数据来源: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

内外有别

海底光缆、同步卫星将中国的网络与国际互联网紧密联结,中国的网络出口带宽达每秒数百万兆。然而,许多在境外能够流畅访问的网站,在中国境内却是无法访问的,比如Twitter, Facebook, YouTube等。德国之声也不幸位列其中。

官方从未正式承认的高墙

与那些不受官方待见的网站所进行的数据通讯,将会被一套精密的系统所拦截、阻断。民间通常把它称作The Great Firewall,缩写GFW,仿自中国长城的英译The Great Wall。相应地,它的中文名也时常被叫做“中国防火墙”或者“防火长城”等。然而,官方从未正式承认过这堵高墙的存在。

未卜先知?

1987年9月20日,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诞生,由机电部科研人员王运丰发送给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的措恩教授(Werner Zorn)。邮件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一句话,英德双语(甚至还包含一个拼写错误)。但在今天看来,这句话颇具讽刺意味:“越过长城,我们抵达世界上每一个角落。”

穿墙有术

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自然也有应对之道。经典的穿墙术是使用代理服务器。用户不再直接访问被屏蔽的境外网站,而是通过代理服务器(Proxy Server)。通讯数据相当于从代理服务器这边绕道行驶,实现翻墙效果。

内容扫描 拆箱查验

防火长城的设计者自然知道这一古老的穿墙术。为了阻断这些故意绕开防火墙的数据通讯,他们还有更高级的手段。比如,系统会自动检索所有的通讯内容。一旦搜索到敏感字词,该数据包立刻被拦截,导致通讯阻断、访问中止。

通讯加密 拒绝过滤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或者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国网民们面对严苛的内容过滤,依然有其他的翻墙手段。他们通过各种加密方法,阻止防火墙对通讯内容进行过滤。比较常用的加密翻墙方式可以是HTTPS,也可以是VPN等。对于现有的防火长城系统而言,若要对加密数据进行解密过滤,运算负荷太高,困难重重。

彻底封锁难以实现

尽管防火墙还可以定向封锁特定的代理或VPN服务器,但是彻底封锁却是难以实现的。只要中国的网络仍然与世界相连,就总能找到一条翻墙的通道。许多翻墙软件能够智能地自动搜寻这样的通路,用户无需任何专业技能就可突破防火长城的封锁,比如德国之声推荐的Psiphon。

世间还有多少墙,有待推倒?

这是柏林墙遗址“东边画廊”的一幅著名漫画。随着2013年3月,缅甸解除对Facebook, YouTube等网站的封锁,全球不能正常访问Facebook的国家仅剩4个:中国、伊朗、古巴、北朝鲜。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