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联合国:记者仍是“高危职业”

被绑架、受酷刑、遭杀害——全球范围针对记者的暴力现象有增无减。然而,相关破案率只有十分之一。很多国家本身便是记者的最大敌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表达与传媒自由发展全球趋势》前期报告指出,仅从2012至2016年,就有530名记者丧生。根据“记者无疆界”网络提供的数据,2017年,又有47名记者罹难。与此前数十年相比,这是明显的上升。记者无疆界组织负责人米尔(Christian Mihr)强调说,“记者的生命受到了更大的威胁”。他指出,每10桩相关刑事案件中,平均只有一桩最终能够破案。

为引起人们对这一恶劣状况的关注,联合国于2013年设立了“终止针对记者犯罪不受惩罚现象国际日”。

尤其受到威胁的是那些“公民记者”。他们在互联网博客上或在脸书和推特等社交传媒上传播信息。他们从职业记者们不敢进入的那些地区和国家发出报道。在2014年的一项决议中,联合国首次承认了公民记者的角色和受保护需要。然而,尽管有着承诺保护传媒人士的众多决议,被杀害人数依然居高不下。

人权?没那么重要

马耳他女记者遇刺案震惊世界

米尔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很多国家分崩离析。他指出,在阿富汗、叙利亚或索马里,一些组织事实上掌控了权力,这些组织认为自己不受既有人权协议的束缚。

然而,国之不国并非唯一问题。米尔指出,很多国家自己就无意查清犯罪事实。记者常会报道让某些政府官员不快的一些事情。他指出,要了解这样的态度,人们毋需把眼光放到远处,而只要看一看马耳他就够了。该国政府是否会全力彻查女记者加利齐亚(Daphne Caruana Galizia)遇刺身亡事件,对此,米尔深表怀疑。

绑架、关押、酷刑现象增加

不仅是遭杀害记者数量上升,针对他们的暴力行为也在增加。任意拘捕、绑架和酷刑只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例举的若干犯罪行为。此外,还有网络上以记者网页为对象的教唆和攻击。很多记者的每一步都受到数字监控。听上去无关痛痒的言论,常常以真实的暴力作结。米尔指出,记者无疆界组织提供了紧急施救的事件中,有一半涉及情况危急者,即遭关押或酷刑,这些人此前便受到数字监控。

在这里,实施暴力者主要是政府人员。谋杀行为大都发生在局面混乱、国家机器有名无实或毫无影响力的国度,而囚禁记者的一方多为政府本身。遭拘押记者数量最多的国家分别是土耳其、埃及和中国。

联合国特使提供保护

联合国已通过若干决议,突出了记者工作的重要性,并呼吁成员国,保护记者。在很多国家,相关决议和呼吁未能起到任何作用。记者无疆界组织因此要求以联合国1997年设置的儿童和武装冲突特使为模式,也任命一名特使,向记者提供保护。米尔指出,该特使应有权独立调查,记录针对记者的暴力事件,从而能绳之以法。这一设想已获得众多支持者。德国联邦议院今年已成为世界范围内专门要求设置这一特使的首个国家议会。

米尔相信,保护记者特使将增加该议题的分量、加强联合国各相关决议的地位,并能使“终结针对记者犯罪不受惩罚现象国际日”得到更多关注:“我希望,特使明年会有。”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