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模仿习近平?孙政才傻眼了!

这次孙政才被拉下马,事后证明是因为孙政才进行“贿选拉票”

有评论说,十七大时,习近平靠“会议推荐”逆转上位。这次孙政才依样画葫芦,“贿选拉票”,习近平却改用“谈话推荐”模式。

新华社披露中共十九大换届,中央领导产生的过程,中共总结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的经验,采取“谈话调研”的方式,就是逐一听取相关人的推荐意见和建议,例如从2017年初开始,习近平前后与57人谈话,政治局常委会负责与听取258中央委员的意见。台湾《上报》发表文章《中共陷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作者洪耀南说,回顾十七大时,会议前半年的接班人都是以李克强为主,但后来采取“会议推荐”,类似假投票概念,习近平胜出,李习搭配翻转成“习李”。这次孙政才被拉下马,事后证明是因为孙政才进行“贿选拉票”。

文章说,孙政才或许认为十九大依旧采取十七大模式,学习习近平依样画葫芦,但这次却改用采取“谈话推荐”明定推荐人的条件,“坚持马克斯主义的政治标准,注重知行合一、坚持廉洁、注重形象口碑等”。中共陷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循环与制约,当一个人的权力过度集中之后,就想跳脱制度的制约与管制。因人设事、以权力斗争为核心的制度变动,任何的变动制度,背后都会被套上权谋斗争的思路。

“六四”“六七”是鸡毛蒜皮?

香港初中历史科课纲谘询,没有把六七暴动及六四事件列入课纲。香港《明报》发表文章《历史其实就是政治问题》,作者曾志豪说,专责委员会主席及教育局官员回应傲慢无礼,“六七年的时候,你在哪里呢?”、“鸡毛蒜皮罢了”,令人质疑当局是否刻意回避令中共当权者不快的历史内容?而一味强调“香港与中国的关系”,又或者突然恢复初中历史必修科的地位,是否要用历史课程灌输爱国思想,对抗那飘散在足球场上的嘘国歌声?

港人自发纪念六四

文章质疑说,比六七暴动年代更久远的省港大罢工列入课程,影响中英谈判进程、引发港人信心危机甚至修改《基本法》草稿的六四学运,为何又要剔除在课纲外?历史课纲放什么内容、放几多内容,是学术;但更多时候,却是政治问题,是当权者选择讲什么有利自己故事的游戏。教育当局对这些敏感历史时常表现“暧昧”的立场,例如当年便有教育官员说六四只是历史长河里的“沙石”,和今天六七暴动变了“鸡毛蒜皮”,有异曲同工之妙。

国歌法能赢得尊重?

香港《立场新闻》发表评论《北京要别人打从心底尊重你?什么国歌法也没有用》,作者David Tang说,立法禁止大众侮辱国歌,难度不大,人家怕了,只好听你的。但要别人打从心底尊重你?什么国歌法也没有用,迫不来的。你要别人尊重,就要先问问自己,做了什么来赢得别人的尊重。

文章认为,其实港人对北京也有过尊敬的时候,第一次是九七前后,北京摆出一副诚心一国两制的时候,但后来董政府的无能跟廿三条,港人才觉得货不对版。第二次是2008年奥运,但跟着好些大陆财大气粗兼未富先骄,港人对大陆的印象才来个大逆转。

不要对共产主义心存幻想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不要对共产主义心存幻想》,作者BRET STEPHENS说,为什么熟知南非臭名昭著的罗本岛监狱的人,从未听说过古巴的松树岛监狱?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在大学校园里和进步媒体上仍被认真对待?那些提出拆除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邦联人物凋像这一合理要求的人,对穿着印有列宁或毛泽东像的体恤衫的“嬉皮士”有一丁点的内心反感吗?

作者说,他们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他们不是不知道大跃进或杀戮场的死亡人数,不是在试图削弱民主制度。但他们坚持认为,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存在本质上的区别--种族仇恨与阶级仇恨的区别,布痕瓦尔德与古拉格的区别,从而在道德上支持共产主义。他们试图将共产主义理论与实践区别对待,从而宣判理论无罪。他们在承认共产主义制造镇压和大屠杀的同时,用共产主义“真实进步和成就”的文献来抵消那些恶行。文章说,这是一个严酷的事实: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西方最惊人的战略胜利是我们从未认真学习过、更不用说接受的教训。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