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欧美媒体看枪击案:美国民主的盲点?

拉斯维加斯的枪击案“刷新”了一个血腥的纪录:59人死亡。警方发现,枪手持有数十件枪械。美国为什么撼不动“枪支”这座大山?

瑞士《新苏黎世报》评论题为“美国在自取灭亡”(Amerika tötet sich selbst)。“大部分枪击事件连全国新闻都上不了,只有个别的因伤亡惨重而在国内外引发回响。……拉斯维加斯的这一次是今年的第272次大规模枪击事件,而今年才过了273天。同一天,堪萨斯州有三人在大街上被枪杀。”

“多年来,这些最为严重的事件之后,模式都是相同的:全国震惊、降半旗、社交媒体上人们都在声援、制订更严格枪支法的呼声响起,而强大的全国步枪协会(NRA)则加大在华盛顿游说的力度,将这样的呼声扼杀在摇篮中。今天去事件现场表示慰问的政客,明天就举手反对制订更严格的枪支法。”

黑火药时代的法案

“而美国的枪支之友所依据的著名的宪法第二修正案所诞生的时代,惯见的武器是单膛手枪和火枪,必须先装上黑火药,才能开上一枪。与今天常见的半自动机枪无法同日而语,后者一分钟能射击五、六十发子弹,是为了战争而造的。”

“如今美国的怪现状是,那些列入航空公司黑名单的危险人员,也能购买武器。……按说也可以在全国范围内限制每个人购买的武器数量。”

“你也是问题的一部分”

美国《纽约时报》刊登了民主党众议员史蒂夫•伊斯雷尔(Steve Israel)撰写的评论,题为“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后不会有任何改变”(Nothing will change after the Las Vegas Shooting)。“美国人问得最多的问题可能是:会有什么变化吗?简单的答案是不会。更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不会?”

伊斯雷尔在文章中说,“我在国会的16年来,《琼斯夫人》杂志统计了52次大规模枪击事件。……2001年1月我刚宣誓就职后不久,就学到了第一课。我想要推动立法,在某些枪支上安装安全锁。我向一位同样刚当选议员的阿肯色民主党人寻求支持。他说:'我办不到。在我的选区,打猎季节的第一天学校都停课。'”

“有些时候我以为,'终于能做点什么了。'记得2012年,我坐在我的长岛选区办公室书桌前,看着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的血腥图像以及总统奥巴马流下眼泪的情景。我当时确信至少我们会扩大对购枪者的背景调查,或者让有精神疾病的人更难获得枪支。当我听到同事把这场讨论从孩子们的生命权转向枪支持有者的权力时,我的信心动摇了。在只有议员才能乘坐的电梯内,我的同事们说了实话,有人承认只要投票支持枪支安全,就可能降低全国步枪协会对他们的评分,下次选举就糟了。”

“枪支游说团体越来越两极化。全国步枪协会曾是合理的枪支安全措施的支持者,现在却因为其他团体的竞争而被迫站到反对的立场上。如果立场温和,市场占有率就会降低。枪支团体竞相看谁更极端。”

“而读者,你也是问题的一部分。……你看了这篇文章,还有类似的文章……听了新闻,摇摇头,就换了频道,或者另一个App。这一恐怖的事件就退回了集体的记忆中。这就是枪支游说者的盘算,他们希望你忘记。”

“民主与理性的失败”

英国《泰晤士报》的评论标题是“美国的盲点”(America s Blindspot)。根据统计,“自1968年以来,美国人在本国死于枪支暴力的人数(151万)已超过美国所有战争、包括内战的死亡人数(139万)。尽管1990年代以来,按人口平均的枪支死亡人数下降,但美国的枪杀案比率仍比英国高30倍。……美国的民主在许多方面都有高度的反应能力。……枪支问题却是一个巨大而可怕的例外。它是美国的盲点。2015年发生了40多起大规模枪击案,当年一项皮尤调查显示,八成选民支持立法,禁止有精神疾病者购买枪支,七成选民支持建立全国性的枪支持有者数据库。而都没有结果的原因是相似的。美国以乡村为主的联邦州在参议院的权力之大超出比例。枪支游说团体在众议院的影响力过度。对宪法中枪支持有权的解读忽略了时代的变迁和基本的常识。”

“这是民主与理性的失败,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数比北爱尔兰30年来的冲突还要多。尽管禁止攻击性武器的可能性现在几乎为零,但这仍是国会与白宫所应当寻求的目标。”

条件反射式的讨论

德国“明镜在线”的评论写道:“在某些时刻,这个国家短暂地在痛苦中联合。然而,提到枪支问题,统一阵线戛然而止。没有办法讨论,而是会立刻变成简单的条件反射,失去任何意义:不是支持就是反对,共和党人对抗民主党人,枪支之友对抗枪支的敌人。而有些人为了从政治上获利而煽风点火。特朗普在选战中谎称,希拉里•克林顿想要把所有美国人的所有武器都夺去。一名支持者喊道:'把她关起来!'”

《南德意志报》评论写道:“据估计美国私人持有三亿枪支。最新的研究显示,美国42%的成人表示,家中持有至少一件枪支。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其它国家,发生这样的枪击事件都会早已制订更严格的枪支法。……奥巴马在任期间只不过想要推动全国的枪支登记,也没有成功。……全国步枪协会每年有约2.5亿美元可以影响大选或政治家的生涯。此外还有500多万群情激昂的会员,反对任何想要限制他们持枪权力的人。”

德国《时代周报》的评论写道,支持无限制枪支自由的人的一个理由是,应当允许“好人”持枪,才能在关键时刻阻止“坏人”。“警方称,拉斯维加斯的枪手是从酒店的32层楼上向音乐节的观众开枪。设想一下,这些人群中有一个或几个人向着不明的方向还击,那会是怎样的情形。”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