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国家早统一了 德国人心里也“统一”么?

10月3日是德国统一日,是1990年东西德统一以来的德国国庆。这一天除了是法定假日外,还有什么意义?特别是1990年前后出生的这一代德国年轻人,又对这个“统一日”有什么感受呢?

试想一下:德国统一日这天,全德国上下都欢庆这个国庆节日!这样的情景似乎在德国很难见到,不过也有一些人很在意这个国庆。

比如1986年出生在西柏林(当时东西德尚未统一)的叙莫尔(Clemens Hühmer)就觉得,“10月3日作为德国国庆日是个完美选择,特别是在德国内部分歧这样的话题又成为舆论焦点的当今时期。两德统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证明并非所有最初不完美的事物都总会朝负面发展。”

尽管叙莫尔这一代人并未亲身经历冷战时期,而只是听父母讲或者在学校历史课里了解的这段历史,但他却承认,他心里似乎还是有一道没倒塌的墙:“比如我绝不会去柏林东部生活,我也认识那边的朋友,他们也绝不会想搬到威尔默斯多夫(Wilmersdorf)或夏洛腾堡(Charlottenburg)这样的柏林西部城区来生活。”

“绝不会去德东生活”

柏林墙倒塌已经快30年,而德国东西分裂似乎在年轻一代人心中、甚至是两德统一之后才出生的这一代90后人心中仍然存在。是什么让这些年轻人摆脱不了德国东西分裂的影子?

德国马丁路德大学社会研究中心霍尔特曼(Everhard Holtmann)和马尔滕斯(Bernd Martens)两位学者主导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前民德这一已经消失的国度,却在一些人心里仍旧存在,甚至是那些根本没经历过这一时代的年轻人。”

比如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出生在前民德地区的人,他们对前民德的了解大多来自父辈和祖父辈的讲述。然而上述调查也显示,就连德国西部地区的一些人也受家人影响,不能完全摆脱东西分裂时期民德留下的负面印象。

1990年10月3日,大约100万人在柏林庆祝统一日

生长在西柏林的叙莫尔讲述说:“我父亲就经常给我讲他当年在柏林两德边界被民德办事人员刁难的经历,那时候我父亲如果从西柏林去巴伐利亚,就必须经过两德边界。”叙莫厄尔说,听父亲讲,民德边界工作人员经常会要求父亲打开箱子,翻腾一遍,或是让他久等不让通过,或是办事态度恶劣等等。

而在德国东部,在经历过民德时期的一些人心中,对前民德还留有比较正面的印象。这些来自父辈、祖父辈的正面印象,也自然传给下一代。马丁路德大学社会研究中心的霍尔特曼在接受德国《时代周报》(Die Zeit)采访时说,“通过调查发现,前民德的老一辈人在比较过去和现在的日常生活状况时,前民德的得分并不差。”

霍尔特曼同时说,在年轻一代人当中,年纪越轻,和前民德这种体制保持的距离也越大。90后一代德国年轻人大多认为民主法制国家体制是德国的唯一选择,而老一辈人当中不乏有一些对前民德体制的留恋。

纳塔丽•欧科娃(Natalie Oikova)1995年出生在柏林东部城区,她也观察到父母对前民德有时候有留恋情怀。纳塔丽的父亲是1989年从保加利亚来到东柏林从事口腔器具技师一职,也正是苏联即将解体、民德即将消失前夕。纳塔丽的母亲两年后也来到德国团聚。

纳塔丽讲道,“我父母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怀念当时保加利亚和民德的社会主义兄弟情谊。他们觉得社会主义体制下人们互处的方式更好。”“不过现在我父母已经不这么想了”纳塔丽说,“他们当时经历的保加利亚已经不复存在,在过去近30年里,保加利亚发生了极大变化。”

今年22岁的纳塔丽是戏剧专业的学生,虽然她有时候也会在10月3日德国统一日这天观看柏林勃兰登堡门前的庆祝活动,不过她对自己的定义首先是柏林人:“我更愿意以一座城市来定义自己的属性,而不是德国人或保加利亚人。”

德国政要参加美因茨举行的统一日活动

看不见的柏林墙

不过,尽管纳塔丽不愿再把“东”或“西”分的这么清,但事实是,她作为土生土长的柏林人,才会经常不得已地被拖回过去那段东西分裂的历史。比如如果她介绍自己是地道的考斯道夫(Kaulsdorf)姑娘时,她的“东德人”身份就会暴露无遗。因为她住的城区马灿(Marzahn-Hellersdorf)是高层板楼居多的城区,而这类建筑作为居民楼被认作是典型的民德时期的居住文化象征。

即使是在德国西部,东西德分裂的影子也在无形地影响一些人。来自德国西南城市卡尔斯鲁厄的年轻演员兼左翼党政治家米歇尔•布兰特(Michel Brandt)在刚刚结束的联邦议会选举中在自己的选区获得足够选票,将成为新的联邦议员。布兰特说,在选战中,他被骂过是“筑墙杀人-左翼党”的成员:“一些人在进行政治讨论没有足够论据时,就会索性翻出前民德执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的'旧账',然后算在今天的左翼党成员头上。”

德国左翼党(Die Linke)成立于2007年6月16日,由左翼党和民社党(PDS)选举替代合并而成,是过去的民德执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SED)的主要政治遗产继承者。

左翼党的联邦议院新议员布兰特自己还从来没有把10月3日这一天当作是统一节日来庆祝过,他更多的是把这天当作休息日,这一点他和大多数德国人很类似。而体育经理人叙莫尔则认为10月3日这一天有很重要的象征意义:“我觉得尤其是对德国来说,这一天作为国庆很重要。很多人都说,现在德国又出现社会内部分歧严重的趋势,而当年的两德统一,基本是和平进行的,这就是分裂可以变为统一的一个积极例证。”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