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原中国国家队队医:奥运选手全面使用兴奋剂

1984年参加洛杉矶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

一位中国国家队前队医向德国媒体披露,上世纪80及90年代,中国奥运选手曾大规模使用兴奋剂。据她称,在得到官方支持的该计划中,超过1万名运动员服用了兴奋剂以提高成绩。

原中国奥运体育代表团的队医薛荫娴称,作为国家推动的兴奋剂体系的一部份,数以万计的中国运动员在1980到1990年代系统性地使用违禁药物来提高成绩。

在德国电视一台(ARD)周五播出的一段采访中,薛荫娴表示,至少有一万人参与了这种行为。她说:“(中国运动员在此期间获得的)所有国际奖牌都应该被收回”。

这一指控与中国官方此前对兴奋剂问题的表态形成反差,中国政府否认与运动员出现的兴奋剂个案有任何关联。薛荫娴所述也与在1984到1992年间担任中国奥运体育代表团首席队医的陈章豪的说法相差甚远。陈章豪2012年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说,在他担任队医期间有大约50名运动员服用了兴奋剂以提高成绩。

谁不用就离队

薛荫娴在1980年代是中国国家体操队的医务监督负责人。她表示,有关部门坚持让所有项目的团队使用兴奋剂,包括足球、排球、篮球、乒乓球、羽毛球、游泳、体操、举重等。“如果你拒绝用,就得离队”,她还补充说,青少年队员也服用兴奋剂,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

她在接受《南德意志报》另一次采访时表示:“只要不被抓住,你就是个好运动员。政府只想要金牌,并不在乎手段。”薛荫娴说,当后来她的一位同事告诉她年轻的男选手因服药出现了可疑症状时,问题的严重性才暴露出来。

据薛荫娴称,由于她拒绝给一名体操运动员使用违禁药物,1988年汉城奥运会期间她被解除了体操队队医职务,但仍在其他体育机构从事医务工作直至1998年退休。

他们想堵住我的嘴

现年79岁的薛荫娴2017年同儿子、儿媳一起离开中国,目前三人均在德国申请避难。出走的原因是她在2012年接受《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指责中国当局“肆无忌惮”滥用兴奋剂行为后感觉受到打压。

她对德国电视一台表示,在她出国前政府部门曾试图恐吓她不要开口说话。“有一次,8个人来到我家。他们想让我保证不说出服用兴奋剂的事。他们要求我放弃这个念头。我说我不能这么做。他们是想让我保持沉默。”

电视一台和《南德意志报》向中国有关部门发出的求证询问没有得到回复。

在德国安全吗?

据《南德意志报》报道,薛荫娴和儿子杨伟东4个月来一直在等待德国政府对他们的庇护申请作出回复。杨伟东称,在他们刚到达时,在难民安置中心附近曾被一名“中国特工”尾随监视。不久后,他们一家人被安排到另一处难民住所。在说到母亲揭露国家支持的兴奋剂丑闻的时候,杨伟东说:“政府害怕这些人说出真相。”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