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首例台湾“颠覆罪”如何审 人性底线在香港怎样划

台湾人李明哲“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开庭,对台湾意味着什么?香港“超越人性底线”的对怼背后,权贵们的基本道义感何在?

台湾《上报》发表社评《共产党会乱捉人但它不是疯子》说,李明哲是第一个被中共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审判的台湾人,有第一个后,当然会有第二个,接着会有第三个、第四个……开了这扇门之后,共产党往后对台湾人不会客气的,就如同对其境内的维权人士以及自己的国民从来没在客气一般。

文章说,李明哲即将公开审判之际,台湾政府仅宣示要提供李净瑜赴中的一切协助的说法,显然是顾及两岸关系而放缓了抗议的口径。“共产党会乱捉人,但它并不是个疯子;它有时松,有时紧;有时对你耀武扬威,有时又向你施予小惠,意在让你搞不清楚哪个面目才是真正的他,进而分化对手。共产党祭出'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付台湾人,就是要威慑台湾人;当威慑越有效,它就会食髓知味;但当威慑没能恫吓台湾人,甚而起了负作用,反而让台湾人更团结,它就越不敢祭出这种捉捕台湾人的翻天印”。

香港法官判词现“文革”歪风?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歪风”英文译得好》说,重夺公民广场案的上诉庭判词,由三位法官以中文撰写,尤以杨振权那段白字连篇,被石永泰评为“情绪化”的判词最瞩目,那段话开头是“香港社会近年弥漫一鼓(股)歪风”,横看竖看也不类法庭用语,倒令作者想起文革大字报。前天判词英译刊出,此句作“In recent years,an unhealthy wind has been blowing in Hong Kong”。作者说,“全世界一面倒耻笑,我则五体投地”。

作者冯睎干说,“unhealthy wind”是有来历的:据港大98年版《Chinese Fiction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作者杨岚博士(Lan Yang)用英文解释文革时期中国小说的用语时,把“不正之风”释作“unhealthy wind-politically unhealthy tendency”,“歪风”则释为“evil wind-politically unhealthy views”。作者怀疑法庭译者参考过这部书,根本在暗讽法官的文革语言,更妙的是,这种翻译也是另类“违法达义”——以违反英语常规的手段,达致春秋褒贬的目标。

没有人权的中国多边主义

《纽约时报》发表评论《“中国特色”的多边主义》,作者ESWAR PRASAD说,中国正在塑造一个新的多边体系,这个体系的基调和游戏规则由它确定。这种策略对其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推动将比纯粹建立在经济实力上的单边方式要有效得多--到目前为止,后者给中国带来了好坏不一的结果。美国显然在退出多边关系,而中国却在有效利用这种方式,这是它酝酿多年的方式,现在终于结出了果实。

文章说,这种多边关系基于交易原则,与美国等西方经济体所主张的那种全球秩序大不相同,后者基于信任和相互合作。它将回避民主、人权和言论自由等价值观,而这些正是美国长期以来努力在全球推广的价值观。中国的战略有两个主要方面。一个是在现有的国际机构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从内部改变游戏规则。第二个方面是建立自己的国际机构。这给北京控制资金、制定规则的一些项目披上了多边主义的外衣。

【新聞】教大學生會會長承認大字報字句存道德爭議憂校方懲處間接製白色恐怖

蔡若蓮兒子昨日墮樓身亡,教育大學民主牆有人張貼冒犯言論。教大學生會發聲明表示,嚴正聲明上述帶有侮辱性之標語並非由學生會幹事所貼出。@LinePost_HK

到底谁没有人性底线?

香港《立场新闻》发表文章《“超越人性道德底线!”》,作者袁天佑牧师说,丧子之痛,人应当予以关怀、安慰与支持,但竟然有人在教育大学民主墙贴上幸灾乐祸字句,引起社会舆论的批评,“凉薄”、“冷血”、“无人性”、“超越人性道德底线”的说话都用上了。“的确涉事者做错了,言论虽是自由,也不应过份。但我盼望这些批评只是针对行为,而非指人”。

文章说,学生的不满,更由于我们对事和人有不同尺度。我们批评学生的行为“超越人性道德底线”,但当我们看到一些权贵所作的不公义之事都闭口。学生特别提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他太太刘霞之事。刘犯了甚么罪大恶极的罪?但他却被中共以言入罪,囚禁多年至患病,临终前也不能如愿,保外就医。太太多年被软禁,被失踪,迫使她患上了忧郁症,但中共仍不放过她。这是否“超越人性道德底线”之事?行这些事的人有没有自觉不妥?有没有改变过来?“可惜的是,我们看不见有名望的校长们,指责这些事情,只为权贵护航”。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