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蓝盔上的污点:维和部队性侵丑闻何时了?

刚果驻扎着规模最大的联合国维和部队

过去十二年,世界范围内针对联合国人员提出的2000起性侵和性压榨指控中,700多项发生在刚果。在联合国全体大会中,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成员国对各自国家维和部队成员所犯下的性侵和性压榨行为负起责任。

十多年来,发生在一名刚果女孤儿身上的悲惨故事一直萦绕在联合国首席人权官员的心头。

那是刚果东北部小镇布尼亚(Bunia)的大日子:一个联合国高级代表团对当地进行重要访问。但那名女孩表示,正是在那一天,一名巴基斯坦维和士兵当着她年幼弟妹的面,强奸了她。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哈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发出了这样的质问:“究竟有什么能够阻止这名士兵做出这样的事情?联合国所有高层都在那里,他还是这么做?”2004年一个代表团聆听了这位女孩的证词,侯赛因也是代表团成员之一。

一年之后,在扎伊德的帮助之下,一份具有标志意义的报告出炉,旨在遏制联合国体系内的性侵问题。不过,扎伊德的怒火和他的这份报告都没能给那位女孩带来多少帮助。

她的案例凸显联合国维和行动以及该组织整体的阴暗面:美联社历时一年的调查显示,尽管十多年前便承诺改革,但联合国并未实现诺言:停止性侵现象,帮助受害者。面对联合国叠床架屋的庞大官僚机构,许多受害者不知所措。许多案子最终踪迹全无,或者被移交给维和部队的来源国,而这些国家往往不会继续加以追究。

刚果是震中

如果把联合国维和部队性侵丑闻比作一场地震的话,震中就在刚果。十三年前,人们首次在这里发现问题竟然如此严重。而也正是在这里,改革承诺没有得到遵守的情况最为明显。

在过去十二年,世界范围内针对联合国人员提出的2000起性侵和性压榨指控中,超过700个发生在刚果。那里驻扎着规模最大的联合国维和部队,每年支出费用高达10亿美元。

美联社甚至发现有一名女孩被两名维和士兵强奸,在14岁时就生下两个小孩。

除了极少数例外情况,美联社所采访的受害者都没有得到任何帮助。恰恰相反,她们甚至因为生下混血孩子而被家庭抛弃,而那些孩子也遭到排斥。

直到今天,性暴力仍在持续:在2017年全球范围内的43起相关案件中,刚果就占了将近三分之一。

在周一(9月18日)的联合国全体大会中,新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成员国对各自国家维和部队成员所犯下的性侵和性压榨行为负起责任。

联合国文件中并没有那位在联合国代表团访问当天被强奸女孩的记录。官员们发现了一个细节比较类似的案例,但表示当时调查的结果是“没有确切证据”,因为当事女孩-也是一名女孤儿-没能在一堆照片中指出正确的嫌疑人。那位孤儿最后结局如何?无人知晓。

不过,美联社在上个月仅仅用了三天就找到了一名与扎伊德描述非常吻合的女子。她终日酗酒,一贫如洗。遭受性侵后生下的女孩由亲属照顾。现在27岁的这位受害者表示,孩子出生后她没有得到联合国的任何帮助。

孩子的继母扎瓦蒂(Dorcas Zawadi)不允许这个女孩靠近联合国维和部队驻地。

“那些维和士兵用饼干、糖果和牛奶诱骗女孩,然后强奸她们”,她对美联社表示。

曾在联合国内部监督机构担任调查员的加罗(Peter Gallo)表示,官僚主义严重、效率极其低下的体系造成持续性的危机。

“联合国体系其实在保护那些犯下罪行的人。眼下发生的事情是,联合国恰恰在压迫或合谋压迫那些建立该组织所旨在保护的那些人。”

尽管联合国承诺实施进一步改革,对于博拉(Bora)这样的年轻女性而言,这一切都太少太迟。博拉被两名维和士兵强奸,自己尚未成年时就生下了他们的孩子。如同其他接受美联社采访的受害女性,她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氏。

她第一次侵犯时年仅11岁,正要小学毕业。那名维和士兵给她面包和香蕉,随后强奸了她。

“那时第一次有男人碰我,”她回忆道。她后来怀孕,生下一个男孩。

两年后,13岁的她遭到另一名维和士兵性侵。她又怀孕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博拉表示,“这些已经深深埋入我的心底。”

据其亲友透露,对美联社表示在布尼亚被强奸的那位14岁女孤儿在事发不久后开始酗酒,以消除心中痛苦。

她的亲戚一度把她当时尚年幼的孩子带走,以免她酒醉之后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位亲戚给女孩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她希望,这个名字能够给这个身世不幸的孩子带来好运。

这个女孩名叫“希望”(Hope)!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