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罗兴亚人危机:中国为何支持缅甸政府?

在孟加拉国难民营等待登记的罗兴亚难民

联合国安理会9月28日就缅甸罗兴亚人危机举行8年来首次公开会,凸显安理会内部的严重分歧。围绕罗兴亚难民的人道主义危机愈演愈烈,而中国为何仍“坚定”地站在缅甸政府一边?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8日在安理会公开辩论致辞中表示,缅甸若开邦冲突已经演变成全球最迅速的难民危机,至少50万平民逃离家园,在孟加拉国寻求庇护,估计其中94%是罗兴亚人。他呼吁缅甸当局立即停止军事行动、允许不受阻碍的人道准入,保证难民得以安全、自愿、有尊严、可持续地返回。古特雷斯还表示,来自难民的报告显示,他们遭受了极端暴力和严重的侵犯人权的行为。如果暴力继续蔓延,若开邦中部的25万穆斯林或将面临流离失所。

美英法呼吁安理会作出有力回应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在安理会表示,缅甸当局的行为是以残暴、持续的方式对该国一个少数民族的清洗运动,使用善意外交辞令的时机已经过去,必须考虑对涉嫌滥用暴力、在民众中煽动仇恨的缅甸安全力量采取行动。她还呼吁所有国家停止向缅甸供应武器,除非缅甸军方在罗兴亚人问题上采取足够的应对和问责措施。

英法两国及安理会众多成员国也呼吁立即停止暴力,并要求安理会作出强有力的回应。

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黑利在安理会罗兴亚人危机公开会上

中国再次表示支持缅甸维护国内稳定

但是,有鉴于中、俄对缅甸政府处理危机的支持态度,安理会显然难以做出强有力的回应。

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纳班济亚(Vassily Nebenzia)警告说,过度对缅甸政府施压只会使该国及周边地区局势恶化。中国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在安理会公开会议上表示:“中方谴责近期在若开邦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支持缅甸维护国内稳定的努力,真诚希望当地尽快恢复正常秩序,无辜平民不再受到伤害,缅甸保持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和经济发展。”他还表示,“若开邦问题涉及复杂的历史、民族和宗教因素,很多分歧和矛盾系长期积累产生,解决起来不能一蹴而就……”,国际社会应“客观看待缅甸政府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保持耐心”。

战略、经济、意识形态多方因素

中国独立政治学者、前清华大学讲师吴强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国政府对待罗兴亚危机的态度源于多方面考虑,一是对在中国同样存在的分裂主义运动的担心,二是基于对南亚战略的考量、三是稳定缅甸政局也与中国在缅甸的输油管建设、一带一路建设息息相关。

他说:“中国并不希望罗兴亚人问题发酵,引致印度趁机大举介入缅甸内部事务。在被殖民的半个多世纪当中,缅甸是英属印度的一个省。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起,就开始有大量从印度向缅甸的殖民,其中包含了罗兴亚人。来自英属殖民地的广义上的印度裔和本地人的冲突一直是过去一个世纪以来缅甸内部独立运动和政治动荡的因素。在中印关系紧张的背景下,中国不希望现在印度政府能够趁机介入到缅甸事务当中,而是希望缅甸政府能够控制罗兴亚人的问题。同时必须看到,支持昂山素季的缅甸佛教力量也是强大的民族主义组织,有强大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

吴强认为,中国自己现今表现出来的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也导致其在国际上站在不屑西方国家态度的立场上。“更何况这是在被中国视为自家后院的缅甸,而中国其实从来就是不掩饰自己对东南亚的介入。”

早在巴基斯坦从英属印度独立之际,就有罗兴亚领导人要求加入现为孟加拉国的东巴基斯坦或者要求缅甸政府成立自治的穆斯林邦,遭到缅甸政府拒绝。双方随后爆发武装冲突,罗兴亚人主要武装被镇压。根据缅甸政府1982年颁布的《缅甸公民法》,罗兴亚人被划成孟加拉人,在缅甸属于非法移民,长期不能享受公民待遇,其人口总数也没有确切统计。一般估计,此次危机爆发前,若开邦有100多万罗兴亚人。有救援组织指出,8月25日以来逃到孟加阿拉德罗兴亚难民,总数已超过50万。

不希望昂山素季的民主政府过分倒向西方

昂山素季9月19日发表全国讲话

中国独立作家周成林近年来多次访问缅甸,今年6月在台湾出版《跟缅甸火车一起跳舞》一书。他认为,此次尤其让国际社会困惑的是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的态度。全国民主联盟刚刚大选获胜时,缅甸国内,包括少数派穆斯林,都以为民主政府上台后,罗兴亚人的处境会得到改善。但现在人们看到的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人道灾难。

周成林对德国之声表示,军方对少数穆斯林袭击军方哨所的反弹已经超越了事件本身。这种残忍的、不人道的做法跟军方在历史上的作为实际是一脉相承的,而之所以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不作为,一方面是军方在缅甸的核心利益上拥有拒绝的话语权,另一方面也与缅甸佛教徒对罗兴亚人抱有深刻的偏见以及少数佛教激进主义者,比如佛教领袖维拉图(Wirathu)等鼓吹对穆斯林的仇视直接相关。至于为何中国在罗兴亚人危机爆发后继续支持缅甸政府,周成林认为,“这其中也有战略上的考虑,中国在缅甸有重要的战略经济利益,因此也不希望昂山素季的民主政府过分倒向西方。”

中国政府的这一担心在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社评中可见一斑。该报9月11日就若开邦问题发表社评写道,“在陷入发展难题和民族矛盾包围时,她(昂山素季)不得不采取务实或妥协的做法,而不是把维护自己的光环放在首位。昂山与中国政府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促成她上任后中缅关系的回升,这给不少西方精英迎头浇了一桶冷水,令后者觉得”白帮她了“。不能不说,中国周边执政者与北京近些还是远些,已是西方一些人衡量他们亲些还是疏些的一把尺子。”

一艘载有上百名罗兴亚人的难民船在海上翻覆,孟加拉国当局发现难民尸体

孟加拉国驻联合国大使宾莫曼(Musud Bin Momen)在安理会表示,随着8月25日以来50万罗兴亚人涌入,孟加拉国现在已收留了90万罗兴亚人。宾莫曼说,据罗兴亚难民报告,在若开邦,强奸、抢劫、放火焚烧村庄被用作恐吓罗兴亚家庭离开当地的武器。他呼吁联合国在缅甸设立“安全区”,保护罗兴亚人。在逃难者增加的同时,难民船翻覆的惨剧也频频发生。孟加拉警方指,本周四,一艘载有上百名罗兴亚人的难民船在海上翻覆,当局已经发现15名难民的尸体,当中包括儿童。

两周多来,中国官方媒体对罗兴亚难民危机加剧保持缄默。中国官方新华社9月28日虽报道了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在安理会公开会上的发言内容,但未报道其他国家在公开会上阐述的立场。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