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鹰与龙缠斗不休 台湾怎未雨绸缪?

中国军力不断跃进,习近平在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举行朱日和大阅兵,是否有意藉此告诉全世界巨龙觉醒?胡锦涛的和平崛起,习近平不再时时挂嘴边,是否已经修正路线?习近平的中国梦是不是强军梦?他是否会对外发动战争以求保住政权?另一方面,中印边界对峙持续,朝鲜半岛情势紧张,美中贸易战一触即发;但川普政府人事更迭频繁,白宫内部面临多重挑战,与台湾友好的白宫幕僚长蒲博思(Reince Priebus)离任,改由美军陆战队退役四星上将凯利(John Kelly)领军,此外,白宫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与白宫亚太资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也都出身军旅,巩固了军权的习近平,对上身旁一票悍将的川普,美中关系是否无可避免走上冲突?从国际战略的角度,台湾又要如何在这盘错纵复杂的大棋局上自处?今晚邀请中华财金法学会秘书长吴汉及台湾人公共事务会政策研究员林倢深入分析。

吴汉教授在海峡论谈节目中分析:“习近平跟胡锦涛面对的内外环境不一样。现在中国综合国力提升,做到了很多过去不能做的事情,比如,中国基本可以把它的军事实力投射到它所主张的地方中去。十九大实际上是中国内部的政治角力,我不认为非要去打一仗才能解决问题。”

林倢针对目前美中之间可能爆发贸易战表示:“针对川普对中国贸易制裁的问题,我认为喊出301条做贸易制裁其实只是川普向中国所做的一个姿态,因为贸易战代价太大,影响的不只是美中两国,还有世界其他国家。不过川普政权确实很难预测,美国智库目前有很多学者对习近平的野心戒慎恐惧,有学者提出警告,习近平想要成为第二个毛泽东,他将很多个人想法将作为制度。另一些人提出,统一台湾是他可以巩固政权、留下历史地位的一步,这也使很多学者最近很担心台海和平的问题。”

至于白宫最近人事更迭频繁,继白宫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请辞之后,白宫幕僚长蒲博思(Reince Priebus)也黯然离开,川普宣布由前海军四星上将,原国土安全部长凯利(Jhon Kelly)接替接替蒲博思担任白宫幕僚长之后,新上任10天的白宫联络室主任史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匆匆离任。有专家指出,川普任命许多退役与现役将领担任白宫重要幕僚职务,有点像是在白宫组成一个他自己的中央军委会。对此吴汉表示:“川普本身是企业家,军事方面需要仰仗有军事经验的将领,白宫悍将云集是否与强军梦的习近平爆发美中军事冲突,倒不至于,中国有航母杀手导弹,美国现阶段不会轻易硬碰硬,但可能煽动中国周边小冲突,再用印度和日韩围堵,给中国制造难题,将来的重点是贸易战,川普如何取得美中贸易平衡,这是他竞选时的主轴,但讲起来容易,真的做起来可能两败俱伤!”

另一方面,台湾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日前撰文指出,“美国总统川普上任已经6个月,但国务院与国防部的东亚相关主管全部从缺。政府高层分成‘亲信派’与‘主流派’,白宫人事更迭频繁,美国很难进行跨部会的协调工作,妥善处理像朝鲜与台湾这样的地区热点问题,也很难想象美国能在台海爆发危机时积极应变。”

究竟在美中关系扑朔迷离,国际情势混沌不明,川普政府内部又面对多重挑战的情况之下,台湾是否应该重新检视,一旦中共武力犯台,美国一定会出手协防台湾,这样的假设和愿望,并积极应对两岸关系的现状,自立自强?

林倢在海峡论谈节目中表示:“我认为美国这个盟友绝对是台湾不能失去的,但台湾也要更主动的提出自己的战略。但白宫目前情况混乱,对亚洲的战略其实也不够明朗。在北韩的问题上其实也可以看出,川普对两岸问题也是拿台湾做筹码来与中国博弈,如果没有办法推动中国解决北韩问题,便采取对台军售的策略。所以,台湾不能被动地等待美国提出战略来与之合作。之前美国国务卿指出,美国要重新考虑国务院的任务,是不是要取消”输出民主“,这是否代表美国不再对世界其他区域的安全保持承诺不得而知。因此,台湾要更主动提出自己的战略,更积极跟美国合作。”

至于台湾有专家指出,中国是否动武不是军事决定而是政治决定,主要看十九大割喉战是否引发领导人地位不稳而必须以战争来凝聚人心自保。对此吴汉认为:“我觉得用动武来巩固政权是一个双面刃。在动武之后,能达到目标,对政权有帮助。万一不死不活怎么办?灰头土脸,说不定政权都不保。所以,动武这件事我认为不是现阶段巩固政权最好的一个方式。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它内部的斗争。按照习近平现在的反腐的步调,他一步步紧缩了反对派,现在也要慢慢推动十九大。现在可能的几个热点,对印度动武、对朝鲜动武、对台湾动武。我认为对台湾动武基本上在现在没有热点。因为在动武之前肯定总要有热点,要有军事部署到那个地方。印度倒是可能,因为印度那个地方马上就是边界的冲突。但我也不认为他马上会动武。中共可能会借着这个冲突,把军事力量部署到喜马拉雅山以南,由此把过去和印度的冲突慢慢寻求解决。因为,过去不可能把兵步下来,步下来不是制造紧张吗?而这次印度给了机会,我觉得他会用一个比较持久战的办法。我们看到去年的军改,已经把七大军区变成五大战区。基本上,作战的态势已经出来了。每一个战区负责整个联合作战的指挥系统,每个地方所面对的冲突就开始自己去做部署。比如南部战区,将来就面对所谓的南海问题;东部战区就面对台湾问题;朝鲜问题就是北部战区;印度就是西部战区。所以,这些冲突,我认为都是存在的。中共必须要因应这些事情。”

林倢也针对台湾的对外策略提出建议,她说:“我认为现在台湾需要发展的,除了加强跟美国的军事合作之外,还包含刚刚提到的印度问题。我认为,其实在中印冲突的状况下,台湾不论是可以利用新南向政策,或是发展新的东南区的战略合作的关系。因为印度和中国历来关系都非常有趣,包含之前说过的,如果要我们尊重中国的”一个中国“的政策,那请中国也尊重印度的”一个印度“的政策。目前,莫迪的态度也是蛮有趣的。所以我认为,台湾其实除了可以向美国和日本寻求合作之外,或许也应该与印度进行更好战略目标的发展。印度是目前台湾一个重要的机会。”

林倢表示,台湾必须要在现在混乱的状况之中提出更清楚的国防战略。除了加强跟美国的军事合作,表明台湾已经自己有一套战略,决心要和美国合作之外,台湾内部也非常需要共识,尤其是关于国家安全与国防方面的问题。林倢认为,其实蔡政府现在最需要和民众沟通的就是这方面的议题。

吴汉教授在节目结论时指出:“台湾在对外关系其实可以选择的途经并不多。需要内部有一定的共识,才可以一致对外。但目前来看,执政当局对于内部共识无法达成一致,所以在对外关系上也显得凌乱。希望将来当局可以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