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709事件两周年 家属继续争取

维权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中间左)与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右),上周五在北京的最高检察院前抗议。

709事件两周年之际,人权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会继续为丈夫争取自由。也有活动人士表示不会放弃维护公民权利的决心。

陈桂秋两年都没有见到自己的丈夫谢阳了,她只看过中国法院今年五月份发布的一段谢阳的视频,其中他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指控认罪。

45岁的谢阳是2015年7月在“709”抓捕运动中被捕的数百名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一。

位于香港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守护者”(CHRD)指出,其中至少有6人仍在被拘或在监狱之中,27人被判六个月或半年以上徒刑。此外,多名获得保释的人受到严厉的监视,自由受限。

谢虽然在今年5月审讯后取保获释,但又被带到某地“疗养”,也就是说,他的下落依旧不明。两年来陈桂秋与丈夫仅通过电话,她认为两人之间的沟通都被监听。陈桂秋与两个孩子流亡美国,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她表示:“天知道我去了多少次拘留所、检察机关和公安局,要求见我丈夫的请求一直都被拒绝,他们完全忽略我。”

事实上,许多被抓的律师不但被剥夺了家属的访问权,也不被允许自己聘请辩护律师,政府给他们安排了指定的律师。

谢阳取保获释又被“疗养”

今年一月,谢阳当时的律师陈建刚在长沙第二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后,曝出谢阳在六个月的监视居住期间被警方实施酷刑,包括被24小时轮番审讯、反复恐吓、控制饮食、暴力殴打以及烟熏、坐“吊吊椅”等。该笔录引起国内外人权人士和机构的强烈反响。

陈桂秋说:“我以前很听话,他们让我不说我就不说,告诉我不要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我同意了。但是,我知道谢阳被羁押遭受酷刑后,我知道,我不得不争取我的权利。”但在五月份的审讯中,谢阳收回了他以前遭受酷刑的说法,许多人认为他被强行逼供。

谢阳不是第一个被疑似强行逼供的709律师。周世峰、王宇也曾在电视“认罪悔过”,他们的说法也被怀疑是并非本人意愿的强迫表达。

欧盟和联合国都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表示担忧,并谴责持续打压维权律师的行为,但迄今为止,北京一直否认这些指控和批评。

2014年逃到美国的中国知名人权律师腾彪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局从未停止过打击人权活动人士,不仅仅是律师,民间的社会活动人士也遭到打压。”虽然709案件以及后来的审判和定罪受到国际人权团体的谴责,但腾彪认为,迫使中国尊重法治还需要更大的压力:“没有国际社会的关注,这些律师有可能会被判更重的刑,关押的条件更为糟糕,也可能遭受更严重的酷刑。”他还补充说到:“人权律师为促进中国法治民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他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是709案件中被打压的主要目标,该律所合伙人之一刘晓原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作为打击人权律师的手段之一,中国当局经常会拖延律师执照的续延,作为对律师接手敏感案件的惩罚:“自2015年以来,我的律师执照没有被延,这样我就不能执业,自2015年以来,我基本没有接到过什么新的案子。”刘晓原还表示,尽管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但人权律师仍在坚持:“一些律师依然十分坚定地维护公民的基本权利。他们认为这是必须继续做的工作。”

对于谢阳的妻子陈桂秋来说,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继续寻求谢阳的释放,虽然不知道这一天是否会来临。她说:“我们是否能够让他获得自由取决于我们为此奋斗而做出的努力。我不会停止,直到他重新获得自由。”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