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港府宣布“一地两检”方案 引爆政治炸弹

“一地两检”给新特首林政月娥带来考验

香港政府周二宣布争议多时的广深港高速铁路“一地两检”方案,在明年通车的西九龙高铁站内设“内地口岸区”,执行内地法律。该事件掀起社会强烈回响,泛民主派批评方案等同“割地”,违反《基本法》精神。

被形容为新政府林郑月娥上任后最严峻的政治炸弹、烫手山芋的广深港高速铁路“一地两检”方案,于周二(7月25日)在行政会议上通过。政府于下午宣布方案细节,在明年第三季通车、全球造价最贵的广深高铁路上西九龙总站内实施“一地两检”方案,共10.5万平方米的站内设“内地口岸区”,占西九龙总站面积四分之一,以租赁方式租予内地。此10.5万平方米的“内地口岸区”、连同营运中的高铁列车车厢范围内,实行内地法律,由内地法院行使司法管辖权,而中国内地的执法人员将在区内享有全面执法权。

另一方面,“内地口岸区”有六项民事相关事项,仍受香港特区法律及受香港法院管辖。包括有关建筑物及设施的建设、保险、维修;营运商及服务供货商的设立、税务以及有关规管和监察铁路系统安全运作的事项等。

传统“两地两检”不合时宜政府倡“一地两检”

何谓“一地两检”?这是指抵达地和出发地的边境管制人员于同一地点或同一运载工具,分别办理跨境旅客的出入境和检疫等手续。而原定于2015年完工的广深港高铁香港段,目前香港政府争取于明年第三季通车,将提供香港至广州之间142公里用时48分钟的高速铁路服务。根据政府解释,由于传统的通关口形式--“两地两检”,即香港、深圳、广州等口岸各自进行出入关检查,影响效率,未能充份体现高铁方便省时的效益。因此,政府开始提出“一地两检”的构思,旅客可以一次过办理两地出入境手续,登车后无须再上下车进行边检手绩。

而高铁“一地两检”的概念一开始便在社会引起广泛争议,不少市民忧虑内地人员会跨境执法;担心实行“一地两检”会损害“一国两制”。而立法会立法会2010年就此提出动议辩论,多位泛民法律界议员质疑“一地两检”或代表内地执法人员在港执行内地法律,乃违反《基本法》“一国两制”原则。

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在周二记者会上表示,西九龙站设“一地两检”方能发挥最大效益,否则有违兴建高铁的原意。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亦指出,英法、美加等地的跨境铁路服务早有“一地两检”先例,又指如不实行“一地两检”,高铁乘客只能在内地少数设有通关设施的口岸上车下车,失去高铁便捷的目的。

“一地两检”不存在“割地”元素

袁国强在记者会上,多次针对社会上反对“一地两检”的观点作出澄清,强调应以理性角度看待有关问题。袁表示,政府及中央无意就“一地两检”提请释法。在响应“割地”言论时,袁国强重申“一地两检”不存在任何“割地”元素及效果,因“内地口岸区”是以租赁的形式予内地,并不存在业权的转移。

另一方面,袁在响应“一地两检”削弱港人权益时强调,“一地两检”不会改变两地各自的通关程序,乘客的权益并无改变,实施“一地两检”目的,是要便利乘客。

落实“一地两检”绝非中央指令?

对于“一地两检”会开坏先例,担心相继在香港特区境内实施内地法律、破坏“一国两制”的质议,袁国强表示,兴建高铁绝非由中央指令,是香港政府主动提出兴建的,实行“一地两检”,是希望发挥高铁香港段的效益,绝无意图去破坏“一国两制”。

袁国强指出,把西九龙高铁站的“内地口岸区”视作香港管辖范围以外,是参照2007年设立深圳湾口岸的做法。深圳湾口岸是现今唯一实施“一地两检”的口岸,香港政府向深圳租用土地做为口岸,在深圳境内实施香港法律。

袁又表示,西九龙高铁站内的“内地口岸区”相关的动产、不动产权益,仍然属于香港。他强调,内地工作人员只可根据合作协议,在内地口岸区履行职务,不会进入香港特区执法,亦不会在特区其他地方,拥有执法权。而内地执法人员,乘搭铁路返回内地下班,不会在香港“过夜”(留宿)。至于租赁期多久暂未有定论。

最后,袁国强重申,“一地两检”是运输交通问题,涉及到香港发展和未来的竞争力,强调并无任何意图破坏“一国两制”,今次决定实施一地两检的唯一原因,是发挥高铁香港段的最大效益,吁各方勿将问题过度政治化。

三步曲实行“一地两检”

袁国强表示,特区政府与中央有关部门已达成共识,将会采用“三步走”方式在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第一步由特区政府与内地达成“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第二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定批准及确认合作安排;第三步就是两地各自进行相关程序并予以实施,在香港将包括本地立法的工作。

对于立法会一旦未能通过相关立法程序,袁国强表示没有后备方案,期望能通过法例如期通车。

香港港铁主席马时亨表示,一地两检是很重要的一步,“没有一地两检,高铁只会被视为速度快一点的直通火车而已,效益将大打节扣”。马认为,广深港高铁香港段明年第三季通车后,配合“一地两检”的实行,香港与内地联系将出现崭新局面。

“一地两检”方案一公布,社会旋即引起不少回响。不少市民表示忧虑,担心“一地两检”实施后,在香港部分境内将实施大陆法律,在内地管辖范围内谈“六四”、“刘晓波”、或一些敏感的政治题材,随时会“中伏”,将面临内地法律检控。

西九站逾10万平方米的区域实行内地法律

民主派斥方案等同“割地”

另一方面,香港民主派表明反对有关方案。一地两检方案下,原属香港范围的西九站逾10万平方米,变成实行内地法律,公民党陈淑庄形容方案等同“割地”,违反《基本法》,形容是人大常委下达决定令香港“自阉”。陈又批评政府指今次“一地两检”与深圳湾口岸模式相同,事实上并不相同,深圳湾口岸模式是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实行香港法律,现时高铁站内却是割地“自阉”,反问政府如何符合《基本法》。

泛民会议召集人涂谨申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内地口岸区”的司法管辖权产生两个令人忧虑要素。首先,涂谨申担心,港府会以“一地两检”方便旅客为理由,相继在香港特区范围内,在一些过关的交通运输工具上实施,“今天在西九龙站上实行”一地两检“,明天可以在九龙太子站的深港直通巴士上又实施”一地两检“,继而每个过境的关口都设”一地两检“,那么内地的司法管辖区在香港范围内便不断增加,香港变成不断”自阉“;另一方面,涂谨申质议,为何由人大常委会签定协议,经立法会授权后,香港便轻易失去某些地方的司法管核权,质疑法理基础何在?批评方案是危害香港的法治的信心。

建制派呼吁不要”一地两检“妖魔化

另一方面,身兼行会成员的经民联林健锋形容高铁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林形容高铁通车会为香港社会和经济带来巨大效益,期望立法会尽快通过。林又指出,一地两检非新鲜事,亦非洪水猛兽,呼吁社会不应妖魔化,认为世界其他地区如美加、英法等地亦有”一地两检“的做法。

经民联梁美芬亦表示欢迎政府公布高铁”一地两检“方案,对政府提出”三步走“阶段实行,认为是一个非常稳重的做法,因两地政府一地两检的协议,非单牵涉香港一方,亦牵涉内地政府。梁表示,相信有关”一地两检“经过人大常委批评批准后,若有人就此进行司法复核,成功率应该是微乎其微。

林郑月娥上任后第一个”政治炸弹“

民建联李慧琼表示,支持政府提出的高铁”一地两检“方案,相信有助提升香港竞争力。李慧琼指出,民建联今年4月就高铁实施”一地两检“进行电话调查,结果反映逾6成受访者支持香港兴建高铁,当中逾8成人接受高铁站内实施”一地两检“,因此强调落实”一地两检“是符合市民期望的做法。

高铁香港段自2009年兴建计划被提出后,在财政支出、回收土地,车站选址、多次超支、完工日程延误、以至”一地两检“是否实施等等议题,都成为社会争议的焦点,更引爆多场大型抗争及社会冲突。其中”一地两检“的争议,更视视为林郑月娥新政府上任之后第一个最重大的”政治炸弹“。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一地两检“的争议核心,根源是香港人对国内制度及对中央政府的信任问题。钟认为,由九七回归过渡期,到回归这三十多年之间,香港人对《基本法》及对中央如何处理”一国两制“的信心,可以说是不断下跌。香港人对”一地两检“安排的疑虑,不尽然是法律原则及相关的技术性问题,而是担忧”一国两制”进一步被破坏,以及对国内司法制度及执法人员欠缺信任的问题。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