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刘晓波超越族群 人权律师超越地域

西方领袖应该向刘晓波学习什么?印度和美国对中国怎样进行巧妙的表态?民族主义同时挑战台湾和中国大陆?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为什么对香港也很重要?

《纽约时报》发表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文章《自由的人民应该为刘晓波的自由大声疾呼》,陈光诚回忆了自己在中国遭受的监禁经历,认为刘晓波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受到监禁本已极为恶劣,而中国在他患病一事上的处理方式,更是应该足以令任何谋求与北京拉近关系的政府或企业三思。

陈光诚说,和朝鲜等威权主义政权一样,中国向来有野蛮、说谎和自欺欺人的倾向。对于一个没有法治国家的国家来说,能够影响现状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和公众的公开谴责。威权政权害怕当众出丑,中国共产党以野蛮的方式对待刘晓波及其他被北京关押的自由捍卫者,现在是时候让他们为此蒙羞了。

《纽约时报》还发表了专栏作家纪思道文章《刘晓波历尽磨难,他人才得享自由之光》,文章以致刘晓波信的形式说,“您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您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曼德拉,但您的结局却和他有着骇人听闻的差别。纳尔逊•曼德拉最终成为南非总统,您却最近才从中国的监狱转移至医院,并且仍然处在监控状态之中。您的妻子说,您的肝癌无法进行手术治疗,而中国政府残忍地拒绝允许您赴国外就医,以挽救您的性命”。

文章说,“您的思考超越了您的族群。您勇敢地签署请愿书,呼吁给西藏更多的自治,并与达赖喇嘛进行真正的谈判;尽管中国人出于本能的民族主义,非常反对这个建议。拂逆公共舆论需要道德上的勇气,我真希望更多我们自己的领导人也能展现出这种勇气”。

特朗普在华府会晤了印度总理莫迪

印美对中国巧妙表态

上周特朗普在华府会晤了印度总理莫迪,这是两国领袖第一次接触。台湾《上报》发表文章《和中国互别苗头印度自有办法》,作者徐子轩认为,印美对中国的巧妙表态,可看出目前斗而不破的形势。双方联合声明里,不只没有直接点明中国,连南中国海也未提。相反地,印美不断强调航行自由,与遵守国际法和平解决争议,再配合7月即将举行的印美日马拉巴尔(Malabar)联合军演,清楚地释放三国决心维持现状的讯号。另一方面,印度也缓和了过去对于中国一带一路(以下简称带路)的说词,不再暗指中国的债务将拖累带路发展,而是与美国共同宣称,以透明的基建、尊重主权与法治等原则推动区域经济链接,这就代表印度不会和中国分道扬镳,而是分庭抗礼。

文章说,因为基于克什米尔问题,印度参与带路的机会极微,但莫迪不会放弃任何能使印度发展的机会。亚投行最近才批准首笔印度贷款,虽然不算多,却显示印度和美、日抵制中国的策略并不相同。同时,印度会借着亚洲世纪的来临,趁势进行民族复兴,并最大程度地利用中国。如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主因乃是为了建设其南北运输走廊(NSTC)。这条走廊与带路的部分成员重迭,如俄罗斯、中亚国家等,如此便让印中存在竞合关系,而第三方国家更乐于分散风险、分食市场,可以想见,未来印度将不断在此地与中国互别苗头。

极右民族主义的挑战

“民族主义的恶兽正在吞噬着中国”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民族主义的恶兽正在吞噬着中国》,作者陈昭南认为,习近平高调访港,并在公开演说中提示“四点意见”作为中共政权对待香港的基本原则。演说全文中以惯常的“民族主义”做为基调。

文章说,中共统治危机正在受到极右民族主义的挑战。习近平对于共产党继续掌权的不自信与不安全感,似乎是只增不减,尤其是越靠近19大就越反应其不安。这样的不安与不自信,也势必会是让这个政权造成更多非理性与反秩序的行为。在台湾,对“中国梦”的信仰者们,基于从两蒋时期所鼓吹植根的“爱国主义教育”(另类失败者的民族主义内容),而今,这类人所曾膜拜的神只正已完全将之转移在“习大大”神格化的偶像上。

香港人应该珍惜维权律师

欧中人权对话:谈了也白谈?不如不谈?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珍惜维权律师》,作者任建峰说,那些在香港鼓吹政权扩大至无限的人士又岂会不明白律师在维权工作上的重要角色?正是因为他们有所领会,才会攻击愿意做维权工作的律师。而这现象亦不限于香港。虽然香港的维权律师不时受到无理取闹、无中生有的各种抨击,但他们所需要承受的压力或惨况仍远低于内地的维权律师。

文章说,多年来,内地维权律师都受到官方的打压与滋扰,这情况近年来更大幅升级。在2015年的7月9日及其后(不经不觉就两周年了,想起都心痛),好几百名维权律师被官方大搜捕、拘禁、刑罚、大肆用酷刑、监控与滋扰他们的家属。他们因维权工作付上沉重的代价。老百姓在民间企图依法捍卫权利亦受到严重影响。所以,无论是香港或内地,大家都应该珍惜维权律师。如果他们在社会上消失,我们在法律下的基本权利亦很有机会逐渐消失。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