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冰一样激烈的爱——刘晓波之死能改变中国吗?

曾说“就算被碾成粉末,都会用灰烬拥抱妻子刘霞”的刘晓波,病逝第三天被急速火化。刘晓波爱妻刘霞在亲友的陪伴下带着刘晓波的骨灰上船,并将骨灰盒放入大海。之后在海葬地点绕行一周,向刘晓波做最后告别。而刘晓波在给爱妻刘霞最后的礼物——他亲笔写的最后一份手稿中,形容他与刘霞的爱是“冰一样激烈的爱,黑一样遥远的爱”。刘晓波也曾表示,“一个殉难者的出现会改变一个民族的灵魂”。如此温柔而又温和的刘晓波,为何让中共如此惧怕?刘晓波的死究竟是否能够改变中国?《海峡论谈》邀请前台湾新闻局长邵玉铭与前六四学运领袖王丹深度对谈。

有网友形容刘晓波是“走康有为的路、流谭嗣同的血。”前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在他的脸书上表示“刘晓波之死代表中共集团和习近平的‘新纳粹主义’已经成型。”王丹指出,“对于中共来说,即使最温和的主张,只要是以宪政民主为基础的,都是不可接受的。不管这样的主张多么温和,不管提出主张的人如何地表达善意,对于中共来说,都是国家的敌人,都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从体制内的前总书记赵紫阳,到体制外的异议人士刘晓波,从来都是如此,毫无例外。”

究竟中共当局为何要做得这么绝?一定要把刘晓波挫骨扬灰、让他灰飞烟灭?有一说是中共非常害怕民主派人士可能藉由祭奠刘晓波的机会发起大规模的运动,王丹在海峡论谈节目中分析:“我不太相信是这样的一个做法。如果你真的骨灰放那里,刘霞或者刘晓波的朋友愿意去做一个衣冠冢,设一个墓碑,他还是可以去做。”王丹表示,即使刘晓波骨灰不洒到海里,不敢做的人还是不敢做。所以中共显然不是怕人民去祭奠。中共也知道,现代的人民不敢大规模去祭奠刘晓波。王丹认为,中共这么做,就是要让刘晓波死了以后都要进行羞辱。王丹直言:“这真的是恶人做绝了!我觉得更无耻的是他们还说这是东北地区的风俗,什么时候一个人的死亡,不听从他家属的意见,而听从社会的风俗?中国几千万来的传统文化应该是恶有恶报,但我们现在却看到中共把刘晓波挫骨扬灰之后竟然还要家属表达对中共的感谢?”

王丹质问中共:“有必要恶人做尽,做到这个程度吗?让人家连一个骨灰都不可以。我觉得这真是反映出这个政权已经越来越没有自信了,已经越来越恐惧。其实我们自己对它都没有那么没信心。可是它对自己没信心都超过我们这些异议人士。显然他掌握一些资料是我们不知道的。而那些资料显示他们的政权面临很大的威胁。”

究竟中共为何如此惧怕心中充满爱而又温和的刘晓波?同样也是历史学者的台湾前新闻局局长邵玉铭在海峡论谈节目中表示:“刘晓波在2009年12月的时候,在法院最后陈述说‘我没有敌人’。我拜读之后非常的感动。他对大陆过去30年来经济的改革加以称赞,但是,这还不够,应该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中对于人权、宪政、自由来实践出来。他说我对政府没有仇恨,对法官没有仇恨,我只有爱。他说如果有仇恨的话,只会产生对立,所以他说‘我没有仇恨,我没有敌人’。第二点,我拜读过2004年他在一篇文章里讲的,他说二战时候一个德国神学家本来在美国,后来二战发生后他回到德国,和德国人民共赴国难。这也是为什么刘晓波在1989年4月离开哥伦比亚大学回国,他要和人民同甘苦共患难。刘晓波对这个德国的神学家作了这样的结论,他说这位神学家是自投罗网走进地狱,但是在地狱里面成就了信仰的天堂。我认为刘晓波以他这种温柔的,仁者无敌,爱者无恨的态度,感动了所有的人士,我相信他将来的影响会无比的深远,无比的久远。”

王丹补充道:“我觉得晓波的精神遗产对中国的影响要分两个阶段看。短期内,在中共强权的压制下,很难看到它产生及时的效应。从长远来讲,包括这种没有敌人、用爱来推动社会进步的精神遗产,我觉得长期来看,已经埋入中国反对运动、埋入中国追求自由民主运动的人们心中。已经成为一个火种。当然这个火种要能变为火苗,是需要外界环境来能改变的。所以一旦外界环境变化,我相信在未来能更能认识到刘晓波对未来发展的意义。”

此外有网友说,纪念刘晓波最好的方式就是重读他的《零八宪章》,因此海峡论谈特别在本期节目中一一念出刘晓波在《零八宪章》中所揭橥的19项基本主张,包括: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立法民主、司法独立、公器公用、人权保障、公职选举、城乡平等、结社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公民教育、财产保护、财税改革、社会保障、环境保护、联邦共和、以及最后一项转型正义。

被问到刘晓波《零八宪章》中的19项主张台湾几乎都已经在实践,为何中国大陆的民众为何不能享有这些权利?邵玉铭回答说:“我也是很纳闷,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里也有很多这样的条款。另外,中共也签署了国际人权公约。比如言论自由,大陆为什么就不能开放报禁呢?台湾都可以开放报禁。我觉得这个政府、这个政权,没有决心和政策来推行政治民主。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分子。现在大陆大概有200多万的年轻人在海外留学,10 年20年后他们会回到大陆。第二,大陆每一年出国观光的人数超过一亿人,他们在国外看到别的国家有选举、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居住自由。另外每一年进入中国大陆的外国人也超过一亿人。这些慢慢的发酵,我认为整个力量,就像孙中山所讲的,时代的潮流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这就是要看中共的政府以及领导能不能够实践他们的宪法,能不能够尊重大陆人民的民主和自由。”

王丹回应说:“现在的中共不是不懂自由民主,它的问题是它已经不是一个负责人的政府了。中共已经沦为一个利益集团。这个政权表面上看起来它还是一个政府,一个集团。但是这个集团其实是一个瓜分利益的集团。他们执政的唯一目的就是怎么样把国有资产,能够通过他们之间达成的协议,分别分到各自的家族手里。这个几乎成了他们唯一的目的了。我觉得对台湾的蒋经国先生可以有正面、负面的评论,但他至少对他统治下的台湾的未来,会去做一些思考。而中共集团只为自己和家族的未来思考,不会为国家而思考。这才是问题的最可怕之处。所以他不会让人们去瓜分它的权力、分享它的资源。”

邵玉铭在海峡论谈节目最后总结道:“中华民族在过去100多年来的民族的耻辱、贫穷、衰弱、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老百姓值得,也应该有更好的日子。除了经济以外,我认为精神的解放也很重要。我觉得大陆的政权有责任,也有义务能够为13亿人民能有一个更好的精神上的生活。因此,我觉得刘晓波的思想不应该遭受目前这样的对待。我看到大陆一个作家是这样比喻刘晓波的去世:”刘晓波是六四天安门事件最后一位英烈。这颗子弹打了28年,终于还是把他打死了。“他是六四天安门事件最后牺牲的勇士。我希望我们中国人能够像其他自由民主的国家的人民一样,享受精神的富裕,还能得到政治精神灵魂上的满足的生活。”

王丹总结说:“刘晓波的精神和勇气是中国未来走向民主化,反对派最需要的。晓波以他的死再一次激励我们、告诉我们,为了追求民主自由,要有勇气,要能够坚持。晓波四次坐牢都没有放弃,这会成为永远对我们的一种激励。”

究竟刘晓波之死能否改变中国?如果连如此温和的刘晓波都被中共挫骨扬灰,中国的民主改革到底还有没有希望?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