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习近平没有通过川普的考试

当美国政府宣布通过对台湾十四亿美元的军售案之时,美国极左派媒体《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说:“军售是川普与习近平蜜月期结束的最明显标志。”《纽约时报》认为,为了非正式地报答习近平向朝鲜施加更大压力的承诺,川普把关于贸易和地区问题的一些强硬举措放在一边。但川普上周表示,中国在对朝鲜施加压力上做得很不够。官员们说,今后在中美关系的其他方面川普就不会那么客气了,比如台湾问题。

与此同时,《纽约时报》知名评论员弗里德曼撰文称,亚太地区政界商界的领袖普遍认为,川普并不擅长讨价还价的谈判,相反,他是一个令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大打折扣、帮助中国重新强大的“笨蛋”。该作者指出:“川普退出TPP的决定震惊了亚太地区的投资者,贸易专家和政府官员。这个决定给美国盟友带来痛苦,却给中国送上一份大礼。川普显然没有弄明白TPP在地缘经济上的巨大意义。”

这些论调肤浅而可笑,为了反川普,这些评论员甚至连基本常识都不顾。此前的TPP,美国的处境如同一头大象同时面对一群灰狼的进攻。川普退出TPP,废除此前对美国造成严重损害的条款,重新与每一个国家展开一对一的谈判,达成相对公平合理的新契约,这对美国的经济复兴和美国国际地位的提升有利无害。而原来靠TPP在对美贸易中获利的国家,仍然乖乖地跟华府展开谈判,并不会抛弃华府投靠北京。没有任何一个亚太地区的国家愿意接受中国的领导,中国不可能从这一变局中渔利。所以,弗里德曼所说的“这是送给中国的大礼”完全是空穴来风。

然而,包括台湾的主流媒体在内的华人世界的舆论,大都跟随《纽约时报》的魔杖翩翩起舞,并不知道因为在二零一六年大选中发表若干明目张胆的造假报道,《纽约时报》在美国民众心目中已声名狼藉,销量亦直线下降。中国有《环球时报》,台湾有《中国时报》,美国有《纽约时报》,这三家“时报”宛如三胞胎。

受此类主流媒体的误导,人们普遍认为,川普与习近平之间真有一段短暂的“蜜月期”,其证据就是川普在佛罗里达私人庄园与习近平会面期间,在推特上发布过一些赞扬习近平的言论。然而,这些言论不能成为川习两人存在“蜜月期”的“铁证”——作为史上首个“推特治国”的总统,川普常常在推特上发表一些看似浮夸甚至粗俗的言论,备受媒体的诟病。其实,这些言论并非随心所欲、异想天开,而是其精心设计的、宣导内政外交政策的巧妙方式。川普比那些轻看他的左派文士聪明一百倍——川普有能力在自由市场中创建属于自己庞大的商业敌国,那些看似学富五车的大学教授和记者离开他们的象牙塔就无法生存下去。比奥巴马之流的自以为聪明的左派,川普有更更高明的手腕对付中国、北韩、古巴这样的流氓国家。

与其说川普与习近平有过一段子虚乌有的“蜜月期”,不如说那是一场由川普占据主导权的、对习近平的“考试”,习近平在这场考试中得了零分,没有获得下一轮的入场券。由此,等待习近平的将是来自川普的在政治和经济各方面的沉重打压。

中共从来就是欺软怕硬、色厉内荏的懦夫。在奥巴马当政期间,习近平看透了“绣花枕头一包草”的奥巴马,对其百般怠慢、不断羞辱。奥巴马访华时,中国故意不给总统专机空军一号安排舷梯和红地毯,奥巴马被迫如藩臣一般屈辱地从飞机肚子下钻出来,而且其国家安全顾问居然被中国安全人员拦阻在队列之外,双方的安保人士发生了激烈冲突。麻木不仁的奥巴马对这一切照单全收,并未挺身捍卫美国的国家地位和荣誉。若是换了川普,或许早就勃然大怒,命令空军一号掉头就走。

习近平当然知道川普是个不好对付的强硬派,绝非奥巴马那样的无能之辈,川普若发威,中国的下场会很惨。因此,习近平百般央求,才被允许飞到川普的私宅等候接见。习近平见奥巴马的时候,大步流星地走在前头,俨然是奥巴马的“老大哥”;习近平见川普的时候,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跟随在川普身后,宛如一名听话的小弟。川普却不领情,专门挑选筵会之后的轻松时刻,向习近平通报美军用导弹打击叙利亚的消息,借此敲打习近平——美国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纸老虎”。习近平缺乏应变能力,只能照本宣科,听到此让人震惊的消息之后,不知如何反应,面无表情,沉默无语。

在那次会面上,川普向习近平交待了一个严峻的任务:向中国惟一的盟友、在意识形态上高度一致的北韩施加压力,劝导让北韩放弃核武计划,否则将对北韩发动新一波的制裁,甚至不排斥动用武力干涉。川普在推特上公布了这个任务,并有几句对习近平的赞誉之词。表面上看,川普将习近平纳入“朋友圈”;实际上,川普是公告天下说:我先看看习近平有没有能力约束北韩,如果习近平成功了,就算是为美国立了功,将给予习近平一点奖赏;若是习近平根本无力管束金正恩,那么美方不仅将对北韩毫不客气,也会在中美贸易、南海、东海和台湾等议题上全面打击中国。

习近平战战兢兢地到美国接受川普主持的考题。回到中国之后,习近平似乎竭尽全力处理北韩问题:退回北韩出口到中国的煤炭,压缩两国的边境贸易,通过官方媒体向北韩发出警告。然而,中国对北韩祭出的几项经济制裁,并未对北韩伤筋动骨。顽童般的金正恩将习近平的告诫当作耳边风,甚至公然谴责中国成为美帝之“走狗”。

川普看到了习近平的无能为力,就可以“先礼后兵”了。川普手上的牌很多,既然习近平通不过考试,在美国眼中失去了利用价值,川普在中美贸易上就要动大手术了,他将捅破中美贸易三千亿美金逆差的肥皂泡——而美国一旦这样做,中国经济必将遭受重创,不要说“一带一路”的“中国梦”将演变成冰冷的败局现实,文革之后持续三十多年的经济增长也将灰飞烟灭。

《纽约时报》和弗里德曼将川普看作是“笨蛋”,其实他们自己才是笨蛋,克林顿和奥巴马等左派政客长期以来对中国卑躬屈膝,甚至以出卖台湾换取中国的合作,中国却从来口惠而不实。民主党及左派的国际战略思维依然停滞在冷战时代,奉行基辛格的三角战略:既然俄罗斯是最大的敌人,美国就要联合中国来对付俄罗斯。殊不知,如今的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剧变:俄罗斯尽管尚未转型为真正的民主国家,但其国力已大大衰退,其经济总量不足中国的三分之一。中国则早已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的最大敌人,企图让“中国模式”颠覆普世价值。川普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变化,知道中国是美国的头号对手,也知道如何对付外强中干的习近平。习近平遇到奥巴马,是魔高一尺;而川普遇到习近平,则是道高一丈。

由此,台湾将迎来雷根时代之后三十年来最佳的外部环境,台湾政府应当把握此历史机遇,对内强化建构主体性,对外大力拓展国际空间,展现人权立国之先行者的亮丽身姿,与独裁暴政的中国形成鲜明的对照。那么,川普政府对台湾的这笔军售,绝不会是美国友台政策的昙花一现,而将是更紧密的美台战略同盟关系的开端。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