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自由亚洲电台不能关门大吉

惊闻川普政府下属的美国广播理事会(BBG)提出自由亚洲电台2018年度的预算方案,2017年华盛顿总部普通话组的经费是496万,而2018年的预算雪崩式地被裁减到区区30万,两个数字形成了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对比。

该预算最后还需要国会通过,如果国会真的通过这个预算,等于自由亚洲电台内部规模最大的普通话组将面临关闭的命运。这不仅将导致数十位资深记者和编辑的失业,更会让美国在与中国的宣传战中溃不成军,进而使得中国国内备受摧抑却又生机勃勃的公民运动失去有力的支援,并将严重危害美国自身的国家安全。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组若被迫解散  最高兴的是习当局

对于所有关心中国民主化的各界人士而言,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组的“非安乐死”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噩耗。目前尚不能确定此次预算的调整是基于川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孤立主义思路,还是幕后有中国政府的压力和阴谋——美国之音中断郭文贵直播采访事件之后,以批判中国极权统治、倡导和捍卫人权为己任的自由亚洲电台的地位更加凸显,它成为中国政府的“眼中钉”和“肉中刺”,若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组因经费问题而被迫解散,最高兴的显然是习近平当局。

自由亚洲电台是自由欧洲电台的“孪生姊妹”。在冷战时代,自由欧洲电台如同一盏传播民主自由思想的灯塔,照亮了数亿苏联东欧国家在铁幕之后艰于呼吸视听的民众。柏林墙的倒塌和苏联东欧共产党集团的垮台,自由欧洲电台功不可没。苏联人权斗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萨哈罗夫在回忆录中说,他的那些批判苏联当局的文章,在苏联国内没有媒体能发表出来,无数民众是通过自由欧洲电台的电波收听到的。如果没有自由欧洲电台的广播,他的声音如同一根小小的火柴,完全被局限在少数异见人士的圈子内;有了自由欧洲电台的广播,他的思想则如同一道闪电,鼓励了无数民众挺身对抗专制而腐败的苏联共产党。在自由与专制的斗争中,自由欧洲电台起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佳作用。

同样,自由亚洲电台如今也在扮演同样的角色。冷战虽已结束,历史尚未终结。中共政权在六四屠杀之后,擦干白手套上的鲜血,以低人权、高污染的“中国模式”搭上经济全球化的快车,迅速取代昔日的苏俄,以“大国崛起”的姿态挑战近代以来形成的普世价值。于是,中美之间的对决,不仅是经济和军事实力的较量,也是文化、思想、价值之争,其中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宣传战”。川普政府上台前后,我在华府的多次智库研讨会上强调说,必须加强自由亚洲电台的地位,自由亚洲电台的角色极为重要。自由亚洲电台每年数百万美金的预算,还比不上美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投下的一枚导弹,但它达成的改变和翻转人心的效果是导弹远远无法企及的。

比如,如今在狱中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其第四次入狱之前,是自由亚洲电台常常访问的对象和联系密切的专栏作家。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刘晓波为自由亚洲电台撰写了许多如匕首投枪般的文字,这些文字转变成电波,启蒙了无数在黑暗中寻求光明的中国人。

中国砸钱全球收买媒体  西方在宣传战中已居下风

又比如,我的家乡是四川成都郊区的一个小镇,很多民众每天都定时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节目。我虽然被迫离开中国,家乡父老却能听到我在自由亚洲电台播出的专栏文章,中国的防火墙无法阻挡电波。由此,我也准确地把握到中国的脉络,继续为民主自由的价值大声疾呼。

近年来,腰包鼓起来的中国政府不仅严密控制国内媒体,而且投入巨资开展所谓的“大外宣”战略。在这场生死攸关的宣传战中,西方不知不觉已经处于下风。香港和台湾的多家重要媒体被亲北京的商人收购,之后即厚颜无耻地成为《人民日报》之香港版、台湾版,成为党的喉舌;德国之声先后解聘多名报导中国人权迫害事件的记者和编辑,拒绝刊登点名批评习近平的文章,而将一名为中共六四屠杀辩护的“洋五毛”聘为专栏作家;《华盛顿邮报》收取巨额广告费,在其中夹入共产党的宣传资料“中国观察”,误导许多读者。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夏伟(Orville Schell)表示:“当我们的媒体王国正像喜马拉雅的冰川一样在融化,北京却正在扩张。他们想尽可能地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有信誉的新闻业标志地抢占一席,所以他们要到纽约,要到(时代广场)这一标志性的地点,这就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自由与专制,民主与独裁不可能和谐并存。美国及西方正面临着继一战、二战、冷战和反恐战争之后的一场更为严峻的价值观之战。作为这一庞大战场的“桥头堡”,自由亚洲电台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发挥了重大作用,而只要中共政权这一全球最大的独裁政府不倒下,自由亚洲电台的使命就未完成,它理应得到美国政府和国会的大力支持。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