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文革六四不究 一带一路去哪

放弃历史记忆,等于放弃当下的出路。朝鲜问题也是如此,必须彻底改变,不能心存幻想。

台湾《上报》发表评论《“一带一路”宁给外邦不予家奴的真相》,作者陈岳生指出,文革的研究基本上在中国国内无法正常进行,乃至于整风、肃反、反右等文革搭档,官方并没有真正意识到错误,更何况反思。当年在饿死三四千万人的大饥荒时期(1958~1960年),一些国家希望以人道主义救助形式给中国食物,但中国不仅不要,反倒是继续压榨粮食供给,寄给阿尔巴尼亚、朝鲜社会主义兄弟国。这里的真相,暂时注定是无法得到回应。

作者认为,历史真相无疑会引发现实思考,这恰恰是当局者最大的担忧,也是不惜一切代价所要改造的初衷。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就不难理解“一带一路”为什么“宁给外邦、不予家奴”,未来3年向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600亿元人民币援助,建设更多民生项目。

反观国内,无数人生活在贫困线最底层,生活得不到保障,教育得不到保障,社会应有的福利更得不到保障,反倒“大撒币”从来都是最为重要的。指望上层有怜悯之心当然是痴心妄想,人们应该追问的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体制机制,为什么纳税人的钱可以被这样浪费,这样的现实追问与历史真相追问性质一样。

六四记忆:“香港从此不一样”?

香港《明报》发表文章《六四记忆的传承危机》,作者陈景辉指出,28年前的5月20日,北京正式戒严,而香港则爆发了史无前例的8号风球游行及集会。市民通过无惧狂风暴雨来展示自己支持民主的决心;而马场集会则代表香港人摆脱“政治冷感”,也象徵着跟“搵银至上”的旧日自我决裂。“香港从此不一样”,这是当年香港人的自画像。不幸地,这段记忆之于香港人的深刻启蒙意义正在近年加速遭到遗忘和诋毁。当下,不止建制势力念咒般要求香港人放下六四此一历史包袱,现在就连部分新兴本土派也打出“自保切割”的旗号。

2016年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纪念六四烛光晚会

作者说,面对传承的危机,当务之急是如何丰富我们这段共享记忆。过往,坦克屠杀人民的影像已深植于香港人,即使没直接经历过的一代也会受到感染;而烛光晚会恰是传承的重要场所,它富有成效地将记忆传递下去。然而到了今天,我们需要扩阔记忆的范围,将八九香港也纳入其中,补回这块丧失的片段,使之更完整,也让未曾经历的一代知道香港人在其中的启蒙故事,展现六四一直以来都是本土事的初衷。

李明哲:给台湾人的残忍考题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覆巢之下,“他”会怎样》,作者寇延丁指出,李明哲失联刚刚爆出的时候,曾是媒体追踪的热点,但到四月19日失联一个月的专题活动,除了屈指可数的人权机构,到场媒体很少,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人。抓捕李明哲不仅仅是对他个人生命的残忍考验,更是给台湾人开出了一个残忍的考题。不仅是对是非正义道德勇气的考量,也是对智力判断的残忍考题。

作者说,不独李明哲不自由,台湾人也一样,不独李明哲出来之后要治疗这次经历给他的创伤,台湾人也一样,不管是不是被抓过。不管是“中国不民主,台湾无自由”还是“中国不民主,世界无自由”都已是老生常谈,关于台湾人的选择性记忆与选择性遗忘,也无新意。“忍不住想通过自己的微弱的声音,提醒台湾人面对李明哲这道考题、面对中国重建社会这个躲不过的考题”,“说一千道一万,是不是肯面对、做怎样的选择不重要,什么道德勇气啦什么智力判断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终归躲不开,要面对共同的未来、共同的危机”。

朝鲜:美国不要心存幻想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评论《美国为何对朝鲜心存幻想》,作者李成允指出,周日首次成功试射一枚中程弹道导弹的朝鲜,即将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可证实的核国家,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这个最新的挑衅行动发生在文在寅(Moon Jae-in)宣誓就任韩国总统几天后,中国庆祝投资一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跨国基础设施项目几个小时前。

作者说,在平壤的每一次试验中,美国的政策制定者都希望北京会改变主意,给金正恩(Kim Jong-un)和其父金正日(Kim Jong-il)的政权施加真正的压力。但北京的表现却只是一种狡猾的左右逢源。中国做出了一些象征性的姿态,如在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的决议上签字,却又不完全执行决议,有时甚至还增加与平壤的贸易。

作者认为,除非美国通过冻结金氏政权的离岸账户资金,在金融上给它沉重的一击,否则华盛顿就缺乏足够砝码去展开有成效的谈判。美国应该怀着同等的决心,重新审视对朝鲜民众的宣传行动。平壤尽全力封锁信息、审查言论和垄断知识。美国必须坚持这些努力,直到金氏政权的无核化和劳改营拆除得到核实。只有当持续的金融压力造成对民众反抗或政权崩溃的恐惧时,朝鲜政权才会放弃核计划。届时,华盛顿必须通过谈判,为金氏家族找到一条出路。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