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国是全球或全球化领导?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震惊世界,中国则坚决表示,“无论如何”都会继续遏制气候变化,彷佛扛起全球气候领导者的大旗。再往前看,特朗普甫上任便拥抱保护主义、放弃TPP之时,习近平也于达沃斯论坛大谈时代责任,彷佛在全球化的领导上执牛耳。那么,中国是否已经成为全球、或全球化的领袖呢?

这两个概念相似,但不能混为一谈。谈到全球化,指的是一国与世界各国联动的程度,最直观的指标是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推出的KOF全球化指数。KOF对全球193个国家与地区,以经济、社会与政治三个面向进行排名。三项加权计算后,中国名列全球第71。对照起五年前习近平刚接班的情景,那时的中国名列全球第73,中国可谓有所进步,但只能算是中段班,无法提供全球化的典范。

而全球领袖的定义,则主要是指该国军事与经济领先并能影响他国的程度。在能预见的未来,中国并没有在军事上超越美国的可能性。至于想成为全球经济领导者,从历史经验来说,最少要掌握两个要素,即是金融与贸易。首先,领导者必须设计且掌握一个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促进各国金融与贸易的自由流通。其次,领导者必须提供开放市场,尽力消除各种歧视性条件,并容忍各国巧立名目的壁垒。

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以美元为首,SWIFT最新资料显示,美元约有41%的支付率,人民币则只有2%的支付率。关于人民币是否能取代美元、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可能性,在北京执行管制资本外流后已成笑柄。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中国人行行长周小川曾倡议以IMF的特别提款权(SDR)作为超主权货币,他的观点代表中国对于美元特权的不满,希望能有一种世界货币来取代美元。

就贸易来看,过去数年中国曾稳坐全球交易额首位,但去年又为美国所超越。尽管有许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都是中国,但事实是中国透过贸易赚取大量顺差。若想成为世界领袖不在于出口多少,而在于进口多少,也就是一国的市场吸纳他国产品的能力。在这一点上,中国仍落后于美国。再从贸易规则来看,中国亦显示出雄心,亚投行、RCEP都是试图主导规则的举措。不过,除非大国共同放弃全球性规则,如WTO,否则中国仍得在西方建立的体系下寻求更多的权力。

因此,中国既不足以担任全球化领袖,离全球领袖的宝座更远。但中国不会放弃强国梦,会另辟渠道、建立自己的领导地位,最明显的就是一带一路。然而此类倡议并无法从根本改变全球格局,却会对外输出中国特色的国家资本主义,也就是以强大的政府做后盾,将经济力量延伸到某些自由主义国家不能亦不愿进入的地区。这种表面宣扬国际自由,却遂行国内保护的意识形态,正与部份西方不受节制的资本主义合流,挑战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长远目标,才是全球领导最大威胁。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

Uncaught exception thrown in session handler.

PDOException: SQLSTATE[HY000]: General error: 126 Incorrect key file for table './botanwan_bg/sessions.MYI'; try to repair it: SELECT 1 AS expression FROM {sessions} sessions WHERE ( (sid = :db_condition_placeholder_0) AND (ssid = :db_condition_placeholder_1) ); Array ( [:db_condition_placeholder_0] => G1yk8oCxK7cOrXnwZMp-5q3zJt6i8T-yUAJIuKTKBXU [:db_condition_placeholder_1] => ) in _drupal_session_write() (line 209 of /home/botanwan/public_html/includes/session.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