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文革酷刑实录

1、1968年的内蒙古,冤狱遍地。到处都在私设监狱、私设公堂、滥用酷刑。“挖内人党”运动开始后,各单位采取一切手段严刑逼供,诸如老虎凳、钉竹签、烙铁烫、杠子压、坐火炉、吊打、过电、“车轮战(审讯人员三班倒,不让被审对象睡觉)”……

一般人如何能忍受得了这些痛苦?只好屈打成招。仅承认自己是“内人党”徒还过不了关,必须要交代出同党来,所以只好乱咬乱供,把更多的人牵连进去。于是“内人党”徒越抓越多,学校、工厂、办公室、寺庙各处都改成牢房还是人满为患。及至后来“内人党”过半,致使看守人员短缺,有的单位只好雇用临时工来看管正式员工。我所在的内蒙古电建公司,被揪出来的“内人党”关押在办公楼内,就占据了整整一层。

内蒙古自治区发生的“内人党”冤案,据官方统计,共挖出34万名“内人党”,竟然比全区的共产党员还多出5万名。16222人含冤而死,致伤者不计其数。那个惨状你根本想象不出,全是土刑法。

在这冰冷的数字里面隐藏着真正的血雨腥风。34万“内人党”党员牵涉到多少亲朋好友?这些亲朋好友又有哪个没被毒打、刑讯?含冤而死的人已计算到个位,16222人的死,是真正地经历了地狱般的酷刑而倒在地上的,其中又有几人是肌肤不伤而亡的?致伤者不计其数,从字面上后人能知道这不计其数的致伤者是经历了十八层地狱的煎熬吗?

2、内蒙古在文化大革命清理阶级队伍和揪“内人党”运动中,通过毛泽东宣扬的“群众专政”,最广大最充分最实在地展现了这种无与伦比的美好“民主”。张曼娟女士在《“内人党”大血案始末》一书中写道:

托克托县伍十家村的荣第,1957年15岁时参加革命,1958年任乡长。1968年,其家被划为漏网地主,家里的财产都上了封条,吃粮、烧柴都得申请,不批准就得全家挨饿,困此,其70岁的母亲上吊自杀,14天后,其72岁正在病中的老父被勒令接受批判斗争,老人被五花大绑在门板上,抬到会场,脖子上挂着盛满尿的尿壶,两耳上挂着小脚鞋。结果在批斗会上当场死去。其叔父被关押起来不给饭吃,不日也亡故。一月后,其二哥也遭迫害而死,不出百日,一家死了四口,荣第本人被打得胸椎骨折,成了终身残废。

锡林郭勒盟科委主任那顺巴雅尔,19岁参加革命,1947年加入共产党,1964年被诬陷为“反革命”被捕入狱,1968年又被打成“内人党”,受尽了各种酷刑。他的两手被铁钉钉在木板上,然后用皮鞭抽、棍子打、火烧,每只手都留有四五个透掌疤。打手还用铁丝勒他的眼睛,一只眼珠当场被勒了出来。

达茂旗把活人绑在马尾巴上,活活拖死。还给“内人党”嘴里灌人粪尿。该旗的白音敖包公社,把抓来的男男女女“新内人党”的衣裤强行剥光,在男性生殖器上系上绳子,让赤身裸体的女“党徒”拉着绳子,逼迫他们一边唱“北京有个金太阳”一边扭秧歌。

四子王旗的白音敖包公社秘书敖日布扎木苏被打成“内人党”后,打手把他身上的肉一道道割开,把食盐揉进去,再用烙铁烫伤口——此刑法名曰“焊人”。

达茂旗旗委书记包国良的妻子被打成“内人党”。群众专政队员扒下她的裤子,用一根麻绳在大腿根部拉来拉去,拉得鲜血淋淋,血肉模糊,直至将阴部和肛门拉穿。拉绳子和围观的一群男子汉称之为“拉大锯”。

一个盟委书记的妻子被打成“内人党”,一群壮汉将她打得半死,然后在她的阴道内放炮,致成伤残。

东苏旗宝力格公社,一大群群专队员抓来了老牧民策部格扎布夫妇及其儿子两口,竟然当众剥光了父子两代人的衣裤;竟然强迫母子、翁媳当众性交;四人不从,竟然将母亲、儿媳按倒在地,将儿子、公公强行压到母亲、儿媳的身上!

敖日布扎木苏被整死后,群众专政队员们又抓来了他的妻子道尔吉苏,在对她多次奸污后,他们用烧红的铁钎子插入其阴道,生生将其捅死!——原来一个幸福的家庭,当小两口被杀死后,只剩下一个不足5个月的幼小孤儿,很快也被活活饿死。

在哲里盟曾有妇女被逼着与公牛交配;尚有两眼被挖出者,叫做取走两只灯泡。

锡林郭勒盟有被活埋的,有被割去耳朵的,其惨状经历者不堪回首。断胳膊、断腿多是小意思。所使用的酷刑中,如吊打、老虎凳、过电、钉竹签、烙铁烫等,都是家常便饭的事。

托克托县五申公社的李福宽,遭受毒打时,被烧红的铁钎从肛门一直捅进肚子里,活活捅死!

自治区物资局的金雪云,被铁钳子将牙齿一颗颗拔掉,鼻子、耳朵都被拧掉,最后打断了脊椎,痛极致死!

另据资料,呼和浩特铁路局的挖肃运动也进行的非常惨烈:

为了搞出人造的‘内人党’,赛汉机务段将专业军人、共产党员、战斗英雄、西苏旗供销社主任阿民布和同志由地方强行揪到该段进行非法逼、供、信武斗,要他供认该段有所谓‘内人党’,当本人拒绝诬害时,裴正杉、高继忠等人在场,不到6小时,用机车检点锤敲其脑瓜致死。

赛汉机务段司机巴音乌力吉,正在住院治病,但不顾其死活揪回段里隔离批斗。同时,将其70岁高龄的母亲也进行了隔离批斗,还在火红的炉子上烤老人头,称曰“烤羊头”,当时白妻离婚回乡,家里只剩3、5岁的两个子女过非人生活。

赛汉机务段司机曹道被隔离批斗的同时,将已怀孕4个月的妻子也进行了隔离批斗,并把胎儿用铁丝勾下来弄死。参与者还说什么:“生下来还是‘内人党’,留他做什么用?”

3、前内蒙古党委第二书记廷懋于1981年8月1日致信黄克诚,信中称:

“内蒙古在‘文革’中打‘乌兰夫反党叛国集团’和挖‘内人党’,死两万多人,伤残十七万,被株连的上百万人。”而据民间上访的受害者未亡人的统计数字是:致死4万多人;伤残人数为14万多人;被抓、被挖、被迫害的人数大约有70万人。

遇难者包括:自治区副主席吉雅泰、自治区副主席哈丰阿、自治区副主席达理扎雅、自治区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嘎如布僧格、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特木尔巴根、内蒙古师范学院院长左智、内蒙古大学历史系主任何志、内蒙古历史研究所所长勇夫等。

仅内蒙古军区政治部200人中,就揪出180个“内人党”,其中10个人被迫害致死。

4、不久前,我曾经问一个在牧区出生的四十岁的男人:“你知道‘内人党事件’吗?”他回答:“不知道!”我周身寒彻、欲哭无泪,突然间,想起了一首歌: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2010-04-08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

Uncaught exception thrown in session handler.

PDOException: SQLSTATE[23000]: Integrity constraint violation: 1062 Duplicate entry '0' for key 'uid': INSERT INTO {sessions} (sid, ssid, uid, cache, hostname, session, timestamp) VALUES (:db_insert_placeholder_0, :db_insert_placeholder_1, :db_insert_placeholder_2, :db_insert_placeholder_3, :db_insert_placeholder_4, :db_insert_placeholder_5, :db_insert_placeholder_6); Array ( [:db_insert_placeholder_0] => OTk4bNa1-DXDK4oQWV9QSwIn5TEmny_Vq20v3ppVAuw [:db_insert_placeholder_1] => [:db_insert_placeholder_2] => 0 [:db_insert_placeholder_3] => 0 [:db_insert_placeholder_4] => 54.167.194.4 [:db_insert_placeholder_5] => messages|a:1:{s:5:"error";a:1:{i:0;s:255:"<em class="placeholder">Notice</em>: Undefined index: HTTP_ACCEPT_LANGUAGE 在 <em class="placeholder">include()</em> (行 <em class="placeholder">227</em> 在 <em class="placeholder">/home/botanwan/public_html/sites/all/themes/danland/page.tpl.php</em>).";}} [:db_insert_placeholder_6] => 1503509555 ) in _drupal_session_write() (line 209 of /home/botanwan/public_html/includes/session.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