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一带一路雄心勃勃,中国能否开创国际新秩序?

一带一路国际峰会在北京落幕,习近平提出雄心勃勃的投资合作规划,官媒证实,过去两年来,中国在沿线国家的投资额已达500亿美元,未来将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许多观察人士称一带一路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北京的目的是在川普政府倡导“美国优先”、英国脱欧后的欧盟受到严重削弱的形势下,通过投资和开发引领国际化潮流,成为世界新格局和新秩序的领导者。然而北京的雄心与世界的现实之间仍有明显的差距,出席峰会的28个领导人当中,发达国家和国际重要角色寥寥无几,中国的影响仍然主要集中在所谓“第三世界”或发展中国家。中国目前的国际形象究竟如何?有没有资格和能力担当国际秩序的引领者?中国领导人的雄心与国际社会的现实有多大落差?与普通中国民众的想法有多大距离?

主持人:许多人都把中国当前的一带一路和当年美国的“马歇尔计划”做比较,而习近平在主题演讲中反驳了这种看法。一代一路与马歇尔计划有可比性吗?北京为什么不赞同这种说法?

胡平说,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与美国的马歇尔计划异同并存。相同处在于都是经济大国发起、多国参与的庞大经济计划;不同的是马歇尔是为了二战之后的欧洲复兴,而美国参战较晚、本土从未受到攻击,而且战争刺激它成了世界的兵工厂,战后急需将军工能力转化为民用能力,因此欧美一拍即合。美国也因此在短期内经济突飞猛进,进而拥有庞大的经济实力。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则是基于本国经济困境,即经济从2012年开始减速、下行压力加大、基础设施建设趋于饱和,产能也过剩,产业需要升级以及转移产能。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则普遍处于不发达状态,基础设施严重缺乏,于是形成了互相合作的基础。因此,习近平期待把中国与这一带撮合在一起。

美国马歇尔计划主要是经济援助,需要价值标准上的一致;西欧各国与美国分享共同的价值标准,所以能够获得美国的援助。中国的重点不是援助而是做生意,所谓互惠互利,所以没有价值标准的统一问题。中国政府当然有政治考量,不过在台面之下而已。

主持人:您怎么看一带一路,它是一种开创国际秩序的新思维?还是继续中国以往维系发展中国家穷朋友的老逻辑?

章立凡说,是毛时代帮助穷朋友老逻辑的变种。毛时代输出革命,后毛时代输出资本,跟过去的不结盟运动可以相比。也可以说是中国化的殖民主义。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维度来看。一,国际政治角度,从邓小平开始,中国一直想在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扮演世界第三极的角色。经过30多年积累之后现在有钱玩儿这个游戏了;二,经济扩张,这次特别强调向私募基金新征1000亿元人民币,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开展海外基金业务,规模预计在3000亿元。中国已经进入一篮子货币,可以利用机会将人民币尽快国际化,营造除了美元欧元国际化货币之外的人民币海外市场。此后靠印钞(举债)来利于自己发展。主要是通过稀释手段把人民币换成硬通货,使得权贵集团再把硬通货释放到国际市场,并利用这个机会把人民币换成美元或者其他硬通货之后实现转移,开拓自己在发达国家的市场。目前的做法显然有这方面的意图,总之是转嫁中国国内的通货膨胀。

主持人:具体观察这次峰会的实际情况:发达国家似乎对此并不感兴趣,前来捧场的主要是小国和穷国。一带一路主要是一个对外援助的方案,还是互助开发项目?中国下如此大的本钱,期待的是什么?经济回报还是政治利益?

胡平说,我认为主要是互助开发项目,并非对外援助,与毛时代有很大区别,也有别于马歇尔计划。讲究互利共赢,自己要获得经济利益。不过,中共有自己的算盘,它不用这些钱改善国人的生活,反而是对外投资获得更大的利润,因此对“自己人”更合算。另外,中共的一带一路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台面之下也有政治考量。它尽管对加入者看似来者不拒,实际是要通过经济往来对这些国家施加一定的政治影响。刘晓波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之后,挪威政府数年后出于经济利益不得不向中国政府屈服就是一个例子。尽管经济制裁双方都受损,但是中国经济体量较大因此承受力较强,而且专制下的人民没有选择权,政府更不在乎让人民来承担后果。

主持人:中国国内舆论很有意思,官媒当然盛赞中国的国际影响,自媒体却有许多质疑声音。请给我们介绍一下一般民众的想法,以及您本人的看法,好吗?

章立凡说,国富民穷已经持续很多年了。社会分配严重不公导致两极分化严重。互联网上很多怨言,认为政府撒出的都是纳税人的钱。这些钱应该用来解决全民医保,特别是农村医保,解决中国的贫困人口问题,这会比拿去添无底洞有效得多。为什么不这么做?有许多学者也发文质疑一带一路的可行性,评估它将可能产生的各种风险。我认为,可能会产生一些弊端,比方洗钱。中国援外大撒币非常可怕,比方援助一些非洲国家时,中方援助人员拿着大笔美钞前往当地交给总统,总统叫来几个部长,大家当面瓜分现金,甚至连收条也没有。援外人员只得自己写证明,互证援助资金被受援国家收下的事实。当然,一带一路可能有更加严格的监管,但是却不能防止腐败体制下一带一路的投资过程中出现各种贪腐现象。贪腐问题在国内都无法解决,到了国外恐怕就更难监督了。此外,传统的援外基本都是赔钱货,而且现在中国投入的多是铁公基项目,基建项目的资金回收是非常缓慢的。况且,项目安全也是非常大的问题。一带一路沿途很多都是政治上欠稳定、甚至是恐怖主义盛行的中东国家和地区。如果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实现项目安全恐怕会有各种麻烦。另外,沿途国家在政治上对中国十分警惕,虽然乐于接受金援,却未必欢迎涉及地域政治的交通设施。能否平衡好这些关系值得推敲。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