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铜像斩首大战 台湾进入新文革时代?

最近台湾南北各地出现令人不寒而栗的“铜像砍头大战”。先是在台南的乌山头水库,当年日据时代被台湾农民视为大恩人的日本水利工程师八田与一的铜像,被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成员李承龙斩首,引发极大争议。接着4月22日在台北的阳明山公园,又有两名“台湾建国工程队”的成员把蒋介石铜像的头颅给砍了下来,声称要用蒋介石的首级来替八田与一复仇!台湾的这场铜像斩首大战究竟是激进统派与台独基本教义派的殊死决战,还是反中与反日势力的一场公开对决?如果继续放任这种狂热与仇恨蔓延,是否会让台湾进入所谓的“新文革时代”?对两岸关系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海峡论谈今晚邀请台湾开放智库召集人张斯纲以及自由时报驻华盛顿特派员曹郁芬深入分析。

在请教两位来宾并介绍八田与一的生平之前,很快带大家了解各个当事人的说法与声明:

斩首八田与一铜像的中华统一促进党成员李承龙说:“这些年在绿营的台独思维下,刻意扭曲228真相,分化族群、撕裂社会、骗取选票,达成”去中“、”去蒋“、”去国父“合理化。蒋氏父子在台主政38年,给台湾带来安定、繁荣、富裕,其功绩高于八田与一何止千百倍。然而在民进党操弄意识型态下,蒋介石的铜像不是被砍头,便是被泼漆,何曾见到官员、民代严厉斥责?又有多少犯行者被究责?”

斩首蒋介石铜像的台湾建国工程队发表声明说:“基督教旧约圣经主张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们要用这颗蒋介石的首级向台湾水利之父,台湾人永远的朋友:八田君献祭,以慰其在天之灵!”

另一方面,陆军退役中将吴斯怀也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放任民粹动摇国本”为题在脸书发文说,“蒋中正铜像连续被拆除、斩头,民进党坐视默许,某些政客甚至暗中鼓励。吴斯怀说,如果台独团体与亲日人士继续破坏,挑动民族情结,破坏的将不只是八田与一铜像,所有与日本有关的图腾,都会有人去破坏。”

张斯纲在海峡论谈节目中介绍:八田与一是当年在日本时代乌山头水库的工程师,在这个期间,他把他一生的专业力量花在台湾的乌山头水库。让嘉南平原有一个很好的灌溉环境。因为当时北纬23度线一般来说都是比较干旱的地方。但是因为有乌山头水库,有很便利的灌溉渠道,让嘉南平原成为台湾的稻米仓。当然,这个水利工程,八田是有功的。马英九在当国民党主席的时候,在当总统的时候,对八田与一也有一些赞扬跟追忆。

张斯纲说,这次一连串的爆发,你砍我的头,我砍你的头,其实在台湾的社会来说,埋下了很浮动和躁动的因子。特别是最近去蒋化、去中化的这样一个雷厉风行的波澜下,法案的推动或政治的推动也好,当然会有一些人士心中还是不满意。这些人士心中对于这些历史记忆被这样的严厉的、负面的抹黑,心里面会有不平。同样的道理,这样的事情会鼓动某一些极端人士,会把蒋的铜像或符号从台湾抹掉。我觉得这对台湾来说是很不健康的发展,会造成我们内部很大的撕裂。对于两蒋父子对于台湾的功过,我相信大家心里有数。其实政府在这个时候应该要出来讲几句话来安抚民心。毕竟现在是民进党执政,对于现在两个极端的组织互相砍对方尊敬的图腾,我觉得对于主席来说是要讲一些话来安抚两边的人,甚至对于两蒋的历史来做一些有学术性的有视野的探讨,不能说要在政治上去蒋去中,所以对于两蒋的部分就完全的抹掉。我觉得这是对两蒋不公平的事,同样的是八田。八田和两蒋的地位也不一样,一个是专业者,一个是执政者,这本身在衡量上面就很难去比较,这两个是不同类型的比较。现在政府的规模是过去两蒋时代一步一步累计起来的。如果说要平息台湾社会目前的这种不安,我认为蔡英文总统有责任出来讲讲话。

有人把这次的砍头大赛拿来跟原住民早期的“出草”猎人头比赛,以及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百人斩”砍头比赛,这种现象是否会让台湾社会进一步被撕裂,进入所谓的新文革时代?台湾总统蔡英文是否应该出来对此表态?

曹郁芬在海峡论谈节目中分析:这个砍头的事情不能够彰显台湾是一个公民社会的进步,反而是一种倒退。它不是台湾的主流,可能两边都是少数的激烈的人士。但是不可否认是台湾很多人民,虽然目前有超过八成的台湾民众认同自己是台湾人,但是在情感上,有人是亲日的,有人是亲中的。或许是他们的历史记忆不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放任大家到对方的祖坟上去泼粪,或者去砍头,那么你对台湾的真正建设性的意义在哪里?这次我觉得很有意思,对八田,其实我对他的理解是很有限的。如果利用这个机会,大家好好开一个讨论会或者主持一个历史地位的讨论会来讨论八田,或者日本殖民时代对真正的台湾民生贡献功过在哪里。包括蒋介石也一样。我觉得不能够因为凭着自己的情感走心而不走脑,凭着感觉就去做了,那么这样子对方也有感觉。

另一方面国民党内对蒋介石的历史定位似乎也有不同看法。对此张斯纲表示:我觉得国民党对两蒋父子,特别对蒋介石,其实争议不会太多,就是有功有过。当然日本时代也是,每个执政者在他的历史包袱或者当时情境下,过五十年或一百年去解释,不可能是全对或全错。一定是有部分对,有部分错。日本时代因为每个人的历史记忆不一样。其实很多国家对日本的殖民帝国和殖民主义都是很严厉的批判,对于殖民地来说,还是存在物质上人力上的压榨,我们这方面史料看的很多,但是很多人往往对这部分就不看了,不多谈了。那么同样,对于两蒋的部分,他还是有在当时的国际社会或者自己本身的统治环境下不得不做的一些事情。比如说比较严厉的政治、言论控制。这取决于他在大陆政权崩溃,到台湾之后他会有哪样的历史教训,让他做出这样的政策选择。所以我觉得,已经过了70年,应该要有一个人、机构、团体,理性地做一个合乎现实的解释,不要让两边极端主义变成社会主流。这对台湾来说绝对是一件坏事。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