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姚依林与姚庆:魔鬼的轮回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在推特上爆料说,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奉习近平之命,委托他参与调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外甥姚庆在海南航空所持有的股份的情况,于是海航集团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随即,海航集团股价在香港经历17个月以来的最大跌幅。海南航空公司股价在上海也下跌0.3%。中国媒体《财新》和《新浪》等纷纷发表评论说,海航集团的子公司海航实业股价急跌,原因在于海航频繁并购扩张导致公司资产负债比增加。这是以围魏救赵之计刻意为之洗白。一天之后,相关报道的页面又从网络上神秘消失。

海航集团成立24年来,创造了奇迹般的增长。1993年,其创业资产仅有1000万元;2016年,其收入则超过了6000亿元。海航官网称:“海航集团用了20多年的时间创造了商业史上的奇迹,成功实现了从传统航空企业向巨型企业集团的转型。”海航集团在2015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榜,2016年再度入榜并位列第353位。海航主席陈峰宣称,再过两年海航便可打入世界100强企业榜。

人们对陈峰其人兴趣不大——与马云一样,陈峰不过是由若干太子党操纵的一名前台傀儡而已。陈峰是王岐山的手下,是王岐山安置在商界的一枚棋子。太子党想让这样的马仔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他们就真的会瞬间不名一文,甚至死于非命。

人们更感兴趣的是另一个神秘人物:被爆持有海南航空大量股份的姚庆——姚庆不仅是王岐山的外甥,更是中共元老姚依林的外孙,原北京市长、山西省长孟学农的儿子。孟学农和王岐山都是姚依林的女婿。孟学农官运不佳,在北京市长任上遇到萨斯危机,在山西省长任上又遇到大型矿难,最后只好到全国政协担任闲职。孟学农的官运虽然远远比不上连襟王岐山,但与膝下无人的王岐山相比,却有一个宝贝儿子姚庆。那么,习近平的反腐运动,会不会反到姚庆头上?若姚庆落马,也就意味着姚家和王家这两个政治局常委级的大家族倒霉了,中共高层的厮杀将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姚依林是中共保守派元老。赵紫阳在回忆录《改革的历程》中披露,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姚依林差点当上了总理:“1987年中共十三大,关于总理人选问题,很长时期定不下来,主要是人们担心李鹏挑不起这个担子。也有过一种考虑,让姚依林搞,过渡两年。因为姚依林对经济比较熟,不少人对姚依林的印象不错。但邓没接受,一是说姚身体不好,二是说姚工作面、知识面比较窄,过去主要搞财贸工作。不过,姚依林进入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成为五常委之一。”赵紫阳担任总书记时,作为国务院第一副总理的姚依林与总理李鹏连手对抗赵紫阳、胡启立等改革派。赵紫阳对姚依林评价很低:“姚依林这个人,平时给人感觉老实忠厚,貌似公正,实际上是工于心计、搞小动作的人。”果然,在如何处理一九八九年的学生运动的争论中,姚依林投下了赞同“开枪杀人”的关键一票——那一票也就为他的家族买下了丹书铁券。

然而,青年时代的姚依林曾经也是满腔热血的进步青年。三十年代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华裔历史学家何炳棣在回忆录《读史阅世六十年》中,谈及对同学姚依林之印象:“他不但在西洋通史第一次月考中成绩优异,并在1934年秋全校举办的英语背诵比赛中荣获第一名。”1935年夏,蒋南翔与“秘密组织”商定组织成立暑期同学会,“通过选读进步书刊、研讨时事、宣传群众等形式进行抗日救亡活动”,其成员有姚依林、吴承明、何炳棣等人。后来,同窗好友,分道扬镳:何炳棣淡出学生运动,一度成为与共产党操纵的学生社团对立的“右派学生”,再以后,何留学美国并任教于美国诸所大学,在中国古代史研究领域成就卓著;而姚依林则在中共党内步步高升,最终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

我相信,“救亡图存”时代的青年姚依林,未必会料到,自己老年会成为比昔日的国民党官僚更加腐败专横的中共独裁集团最高层之一员;他也不会料到,在自己身故之后,女婿王岐山会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锦衣卫“厂公”,帮助习近平整肃异己;他更不会料到,中共镇压完一九八九年以反腐败为名的学生运动之后,腐败会呈现一日千里、不可遏止之势,其外孙姚庆通过海南航空这棵摇钱树,乾坤大挪移般地将数以万亿的国有资产纳入个人囊中——姚庆当然有恃无恐,不仅因为爷爷姚依林是奠定了“六四”屠杀之后太子党闷声发财局面的功臣之一,更因为姑父王岐山是手持尚方宝剑反腐败的“王青天”。姚庆不曾有过外公姚依林“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青葱岁月,生下来就口含金汤匙,视国库为个人账户,视军警特务为护院家丁。魔鬼就这样完成了它的轮回。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