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长平:限制外国童书 不让煽颠萌芽

哈利波特在中国少年儿童那里十分受欢迎

中国有句古话说,三岁定终生。现代西方教育专家也认为,幼年及童年接受的教育,对人的成长至关重要。专制者们总是知道“凡事要从娃娃抓起”,很容易就把孩子们训练成两眼直冒仇恨焰火的“儿童团员”、童子军或者“爱国爱党的好学生”。其实不是因为他们很懂教育理论,而是因为他们需要控制一切,娃娃们自然不会被放过。

中共政权从来都把教育当作一条“战线”,近年来战争升级。2015年,时任教育部长袁贵仁宣布,“绝不允许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课堂”。这似乎给课堂外的教育注射了一针强心剂。尤其是还没有进入课堂的幼儿读物,销量大增。尽管幼儿读经也在政府鼓励国学复兴的意识形态下大行其道,但是翻译自国外的幼儿及儿童读本势不可挡地成为主力。据报道亚马逊(Amazon)中国销量前10位的儿童读物中有6部为外国作家撰写,其中包括著名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和全球销量超过2800万本的绘本《猜猜我有多爱你》(Guess How Much I Love You)。中国第二大电商京东销量前三位的儿童图书也全都出自外国作家。

“中西结合”的育儿梦

八九以后,中国教育呈现去人文、重利益的趋势,成功地使得为理想上街抗议在年轻一年学子中成为笑话。与此同时,成功学进入教育的核心。无论宣传机器如何吹嘘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那些希望孩子将来出人头地的父母,仍然把考上哈佛耶鲁当作走向成功的康庄大道。要成为西方大学的高材生,最好从小就读西方的童书。一方面,很多中国父母认同西方儿童教育中培养爱、平等意识及创造力等观念,另一方面,更多父母认为,这些教育更能导致人生的成功。因此,大量西方人文读本,被中国出版者翻译成“如何让孩子成功”的书籍。

毫无疑问,即便这些被扭曲了目标的童书传递的仍然是西方价值观。例如《猜猜我有多爱你》讲的是长幼之间的平等的无尽的爱,而《弟子规》讲的是绝对服从:“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至于《哈利波特》鼓励的自我成长、勇斗邪魔,几乎就是少年版的“煽动颠覆政权罪”了。

大多中国父母采用的办法是“中西结合”,一方面培养孩子的独立意识和创造力(将来才有机会入读西方名校,走进西方职场),一方面教育孩子听话顺从,投机钻营(将来才会巴结中国权贵,避开政治风险)。加上学校教育的成功洗脑,很多孩子真的实现了父母的梦想,长大了负笈西方,留在西方,但始终怀揣党国教导,对民主、人权毫无兴趣,甚至为专制辩护。

限制只会让本土文化更加堕落

中共并不满足于这种成功。它在经济上成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之后,再一次有了统治世界的野心。全国“两会”上再次传出限制过“洋节”、学英语的呼声,更有消息称,中国监管部门为了限制外国思想渗透、强化意识形态管控,正透过口头指示限制外国儿童读物在中国大陆出版。限制外国儿童读物的相关政策,将使未来中国每年翻译出版的国外儿童读物从数千部减少到数百部。很多家长想不明白,这些童书并不涉及政治,教孩子学会爱与和平,培养他们的独立性和创造力,对国家有什么不好呢?对不起,在这方面,党的眼睛比人民更加雪亮,它深知这些观念和“煽动颠覆”之间的关系。

有一种意见认为,限制外国童书,虽然不应支持,但是这也不失为一个契机,让中国童书有机会奋起直追,后来居上。这种意见不是洗脑宣传就是稀里糊涂。童书创作和制造是整体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精神上被专制摧残的民族,不会因为驱赶了文明教育而自我文明起来。恰恰相反,没有了借鉴和竞争,本土文化会更加腐化和空虚。“文革”期间,中国没有因为对资产阶级文化斩草除根而繁荣昌盛。现在,“百度”也没有因为谷歌的离开而品行端庄。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