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福岛六周年:“一切正常”只是白日梦

福岛核事故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但是,这座核电站的清理善后工作却进展缓慢,不时还有放射性物质泄露的消息传出。今后几年,这里依旧会是全日本最为昂贵的“工地”。德国之声记者实地走访。

一副口罩、一块毛巾、一个头盔、一副手套,脚上再穿两层袜子。前往福岛核电站的参观者,目前只需要上述这些防护措施。这里所有的露天地面几乎都已经浇注了混凝土,现在只要极少数的施工人员还需要在电站内穿戴白色的全身防护服。东京电力的一名高管冈村佑一自信地说:“这里的辐射值和东京银座的商场一样低。”

但是,当大巴抵达目的地、参观者纷纷下车查看不远处的核电站厂房时,上述“一切如常”的幻觉顿时消失。辐射计量器发出刺耳的警报,显示辐射强度达160~170毫西弗/小时,超标将近2000倍。此时,冈村佑一警告说:“此处不能久留。”

从现场看,清理工作正全面进行中。核反应堆如今就是一堆废墟。裸露的钢筋、断裂的管道、垮塌的防汛墙,这不禁让人想起6年前的海啸。当时,海浪越过防汛墙,扑向厂房,甚至连冷却系统的紧急备用电源也被摧毁。这导致核反应堆失去控制,最终熔毁。6年后的今天,福岛核电站已经是全日本最大、最昂贵的工地,每天平均有6000名工人在这里施工。这一局面还将持续数十年。东电公司的高管冈村佑一说:“我们现在主要在处理四大问题:降低厂区辐射值、阻止地下水涌入、设法移除乏燃料棒、并将已经熔毁的核燃料掩埋。”

强烈的辐射

清理工作进展地十分缓慢。在一号反应堆旁,两台起重机正在作业,施工人员正为坍塌的屋顶搭建一组框架。据估计,仅厂房清理工作就还需要4年时间。只有在这步工序完成之后,才能从最底下的乏燃料冷却池中取出将近400根燃料棒。

边上的二号反应堆依然具有相对完好的外壳,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人们在外墙上大约一半高度处搭建了施工平台。而在反应堆内部,情况则不容乐观。今年1月,一部伸入反应堆内部的摄像机在堆芯压力容器下的铁质脚手架处发现了黑色硬块。这意味着压力容器已经被熔穿、而两米厚的混凝土安全壳也已经至少被烧蚀了60厘米。

不远处还有三号反应堆。6年前,安全壳内累积的大量氢气最终引发了爆炸,屋顶被炸飞,这栋建筑也形成了奇特的“鸟巢”造型。如今,屋顶部分的金属废墟已经被拆除,冈村佑一骄傲地说:“我们正在搭建一个新的屋顶。”按照计划,2018年就能进入反应堆内部取出大约600根乏燃料棒。由于内部辐射过于强烈,届时的这项工作必须依靠机器人进行。即便身穿防护服,工作人员也只能在反应堆内停留几分钟的时间。这也是之前几年清理工作进展缓慢的一大原因。

在参观过程中,访客的狐疑与官方人员的自信形成了鲜明对比。此时,冈村佑一正在介绍地下冰冻墙的控制室。所谓冰冻墙,就是围绕反应堆的部分土壤被冰冻起来。这堵深30米、长1.4公里的墙旨在防止过多地下水涌入反应堆地下室——那里有许多遭到辐射污染的冷却水。冰冻墙不得不留有5处缺口,否则放射性物质就有可能渗入地下。

尽管还存在着诸多棘手的难题,日本政府以及东京电力依然打算在今年夏天决定究竟以何种方式取出反应堆内熔毁的燃料。陪同参观的福岛核电站厂长内田俊志也对参观者承认,虽然机器人、摄像头已经传回了许多有价值的图像,“但是我们依然不知道反应堆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参观者只需要这样很简单的防护装备

盖革计数器显示严重超标的辐射强度

这里储存着受到辐射污染的水

这里则储存着遭到污染的土壤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