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政府工作报告中罕见承认社会极度不满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星期五出台的政府报告中首次承认中国民众的不满情绪已经非常深刻和严重,需要政府有效地引导和缓和。外电报道,这是中国官方首次公开承认中国面临社会不满和信任危机,实属罕见。报道同时指出,虽然中国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罕见地承认了贫富差距拉大带来的社会矛盾激化问题,但未必敢于承认民众极度不满的真正原因。今天的热点快评我们请纽约的明镜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先生和北京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士章立凡先生给大家做简要分析。

章立凡表示,其实本次政府工作报告并没有别于以往。我核对过,从2014年到2017年四年来的报告都提到所谓的“不满”,内容基本相同,只不过增加一项减少一项的差别,比方2017年增加了对政府管理的不满,减少了对住房的不满。总之都是官样文章,而且从公文格式、内容排列都仅仅替换数据和一些细节,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证明一年比一年好。今年主旋律多了强调习核心,为十九大胜利召开铺垫,同时歌颂过去的成就。需要指出的是,住房、医疗、养老、收入分配问题说了四年,到底是否改进我也糊涂了。此外,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由新华网头版刊出实录全文,但是今年没有这么做,头版报道的是习核心的活动。

章立凡说,正如何频所说,民众不满的原因,根本在于一党执政导致的政治腐败和体制问题;至于报告中关于不满情绪“非常深刻”和“严重”的说法,是境外媒体的演绎,报告中并没有这么说,而是轻描淡写。必须承认,境外媒体在报道时有随意性,我们需要核对原文才能得出结论。报告的确说了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是小康的最大障碍,提出要完成易地扶贫搬迁人口。我认为,根本问题还是分配,社会两极分化;邓小平说过,政治体制不改,经济发展无以为继;如果出现两极分化说明经济改革失败。中国的现状是,权贵攫取了绝大多数的改革红利。没有体制改革不可能改变贫富分化。

何频表示,章先生很认真。我多年不看无价值无意义的政府工作报告。外电报道趋于浅薄,它们或者在北京被打压,或者被中国强大经济力量所屈服,为自己的国家利益折腰于经济利益;总之,过去居高临下、指点价值观的西方媒体现在仅仅着眼于一些不痛不痒的细节报道。我认为,政府工作报告虽然提出民生问题,实际是回避根本问题,转移注意力。国家贫富悬殊、军费随意调动等非常规现象,都起源于议案的橡皮图章过程。政府工作报告起的作用就是误导。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