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土耳其家庭部长硬闯荷兰边境遭遣返

荷兰警察当道,禁止土耳其家庭部长车队驶入市区

上周六,全副武装的荷兰警察硬是拦下了前来搞选战的土耳其家庭部长,土耳其外长也被告知飞机不许降落荷兰。目前,丹麦跟进,德国在跟土耳其关系上行为则小心翼翼。

周日,丹麦首相拉斯穆森(Lars Løkke Rasmussen)建议土耳其总理推迟访问丹麦,由此丹麦也加入到欧洲不欢迎土耳其政治家跑来欧洲为公投拉选票的行列。按计划,土耳其总理耶伊尔德勒姆(Binali Yildirim)3月20日前往哥本哈根访问并顺便发表演讲。

拉斯姆森说,在一般情况下,迎接土耳其总理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但在目前“土耳其攻击荷兰的背景下”,这样的访问不可能分开来看待。此外,他对土耳其国内政治形势的发展感到“非常忧虑”。

荷兰上演少见的一幕

上周六,在荷兰、土耳其关系史上上演了少见的一幕。土耳其家庭部长卡娅(Fatma Betül Sayan Kaya)不顾荷兰政府的婉言拒绝,硬是在周六从德国的杜塞尔多夫率车队赶往鹿特丹为公投拉选票。在荷兰生活着大约40万土耳其公民。然而她的车队却被荷兰警察强行拦下,最终卡娅部长只能再返回德国,从科隆市飞回安卡拉。此前,土耳其外长的类似行程也被叫停,荷兰方面通知他其座机不能在荷兰降落。

当晚,荷土外交危机开始升级。荷兰方面决心已定,鹿特丹市长、本人也是穆斯林的阿布塔勒布(Ahmed Aboutaleb)宣布:“她从哪个国家入境,就把她送回到哪个国家。”

抵达安卡拉后的卡亚立即召开了记者会

土耳其家庭部长当即发推特,“民主、基本权利以及人权和自由,今晚在鹿特丹被遗忘殆尽,剩下的只有暴君和压迫。”

小国荷兰如此强硬,大大出乎北约盟国土耳其的意料。土耳其总理耶伊尔德勒姆表示,“我们所谓的欧洲盟友们,每逢机会就会大讲特讲民主、言论自由和人权,但这一事件再次显示他们是如何的不合格。”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是再次咆哮。记得他的内阁部长在德国不受待见的时候,他不仅向德国挥来纳粹的大棒,还狂言道,他什么时候想来德国就来,看谁敢阻拦!现在,他的部长座机以及部长车队真的活生生被拦下了。埃尔多安忍无可忍:“你们如此谨小慎微,胆小如鼠。这是一帮纳粹的后代,是法西斯。你们可以尽可能阻止我们的外长座机入境,但从今天起,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的飞机怎样在土耳其降落!”他补充道,“我本以为纳粹早已消失,但我错了,纳粹还活在西方”。

荷兰政府必须强硬。本周三(3月15日)荷兰议会大选,根据目前的民意调查,现首相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第一大党”自由民主党得到约16.3%的支持率,只领先反穆斯林的右翼民粹的自由党约0.5%。这一背景下不难理解海牙政府对穆斯林国家土耳其的强硬态度。

德国态度软弱:不愿意,却不下禁令

相比荷兰的禁止土耳其政治家入境搞选战,德国的态度显得软弱。默克尔总理的立场是不反对,只要活动“遵守现有规定”。联邦内政部长德迈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的态度强硬一些,他对媒体表示,“我不希望这样的选战在德国进行”,从政治上说,他特别反对。但是否像荷兰那样禁止呢?德迈齐埃“要聪明地考量”。他还说,在德国举行选战也是有界限的,“辱骂德国或者她的宪法秩序,或者恶意攻击,都会受到刑法的制裁”。不过问题是,德国法律不是国际法,能够用它制裁一个虽不受欢迎、但未被国际通缉的外国政治家吗?

在荷兰事件之前,土耳其政治家在德国的多次拉选票活动都进行得不很愉快,多次活动不能成行的原因并不是法律禁止或者行政禁令,而都是以不能保障安全以及场地防火条件不能满足为由,埃尔多安总统也数度炮轰德国,骂后者为纳粹。在德国生活着大约140万土耳其选民。

德国宪法法院:只有默克尔政府可以下禁令

上周五(3月10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作出最终裁决,裁定外国政治家能够在德国举行集会公开登场,但德国联邦政府也可以明文对此下禁令,而只有联邦政府才有这个权力。如果联邦政府不下禁令,意味着默认同意外国政治家在德国登场。就目前来看,默克尔政府最多说土耳其政治家“不受欢迎”,其实是告诉对方不要再来,但没有下禁令,理论上土耳其政治家可以名正言顺地再来搞选战。媒体报道,土耳其政治家还计划了二十多次在德国的拉选票活动。

联邦宪法法院还裁定,外国政治家在德国不享有德国《基本法》规定的言论、集会自由。换言之,谴责德国践踏了土耳其政治家的基本权利,并没有法律依据。

简单而言,既然不希望看到土耳其在德国拉选票,默克尔总理必须像荷兰政府那样,明确禁止土耳其政治家来德国搞政治宣传,而不能下放矛盾,将这个麻烦推给下级政府,甚至运营单位。而目前德国正是这样做的。

德国有其他别的选项吗?如果德国跟土耳其撕破脸,对着干,安卡拉可能会撕毁去年3月签署的难民协定,对目前滞留在土耳其的超过150万难民开放边界。那么过不了多久,他们当中的多数就会转战欧洲,进驻到德国的难民营。这是同样置身于选战中的默克尔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