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国钢铁产业荣景再现

国际钢铁协会(WSA)称,中国1月钢产量较上年同期增加7.4%。放在几年以前,这样的增幅显得稀松平常,甚至还有点偏弱。但在经历了三年的产量持平或下降之后,这样的增幅就很显眼了。

没错,这只是国际钢铁协会的估算而已。中国官方数据尚未出炉,受春节假期因素影响,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每年都会合并公布1月和2月的数据。但一段时间以来,产量变动的方向已经明确了。中国钢产量在去年第二季前后恢复增长,增速自此加快。

值得强调的是,大家本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就在一年前,中国成就的一轮“超级周期”步入尾声,全球大型铁矿石生产商倍感伤心,做好准备迎接定价能力低下的时期。其后铁矿石价格的飙升就像原先暴跌一样都让人始料不及。当前铁矿石现货价格在每吨90美元之上。

这纯粹只是一场泡沫吗?还是真材实料的上涨?这关系到的不仅是铁矿石价格前景,而是几乎每一种工业大宗商品的前景。

产量增加,需求也增加

说到中国庞大的钢铁行业,还有另一个出人意料的现象。在产量增加之际,出口却在下降。去年这个时候,中国钢材出口激增,招致世界其他国家的集体反弹,问题甚至被提上了G20议程。2016年上半年中国每月平均钢品出口量为950万吨,下半年降至860万吨。1月出口量为740万吨,为2014年6月以来最低单月出口量。

虽然这段期间贸易制裁措施激增,但只要中国出口商有心,在众多贸易壁垒之间仍然有大量漏洞可钻。因此,最简单的解释便是,中国国内需求十分强劲导致钢材出口减少。和铝产品的情况相似,中国出口钢材以前就是调节生产超过内需的释压安全阀。目前看来没那么需要这个安全阀了。

刺激措施与供给侧改革

中国国内钢铁需求的一个最重要推动力量,就是2016年年初中国高层推出的刺激方案。

尽管已经昭告天下,中国要转型脱离固定资产投资的旧模式,但在经济增长放缓的现实下,北京当局态度翻转,回到过去作法,也就是将资金投入基础设施及建设。

钢材与铁矿石一向是这类活动的第一批受惠族群。因此,中国钢铁业者对这波需求复燃作出反应,也不令人意外。

但中国已经从过去的刺激措施中学到教训,那些刺激措施带来了工业过剩产能及大量房产空置的鬼城。如果没有其他意外,中国当局预料会尽快抑制支出,这正是为什么多数金属分析师极度保守看待未来一季左右之后需求展望的原因。

但根据高盛分析师的讲法,目前情况出现了变化。在高盛所界定的中国“旧经济”领域,投放进去的信贷非但没有放缓,实际上反而是加速,而这类“旧经济”领域的金属需求巨大。“到2016年1月的两个月,中国‘旧经济’有2.2万亿元人民币的中长期贷款,贷款资金进而用来支持金属使用密集的地产业发展、制造业扩增产能、基础建设项目及地产购买,使得中国在接下来两个月的固定资产投资有9%的增幅,更明显地是支撑了2016年大宗商品价格荣景。”到2017年1月的两个月,“旧经济”的信贷总计为3.3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加了50%。

此外,严格来说,根据高盛,这并非是政府推动信贷投入经济,而是经济,尤其是民间领域,需要和接受更多的信贷。这是北京当局供应侧改革发挥作用所致。

到目前为止,应该明显看出中国持续削减钢铁产能的努力,并没有影响到该国生产更多钢铁的能力。那是因为关闭的产能大多是已经闲置的产能,或者是“殭屍”工厂,即那些仍在运营,但现金流只够还债的工厂。

中国持续削减这类产能,造成钢铁业其余领域的获利能力全面飙升。赚钱的公司打算进行投资,而且更有可能有资格取得银行贷款。这类高盛称之为“有机的”信贷增长,比起仰赖于北京当局刺激政策的更能持久。

是否反映在价格上?

高盛认为,重新出现的“旧经济”信贷大增的流通效应,甚至还没真正开始。

这并不是说铁矿石价格并未对此做出反应。在中国交易所挂牌交易的铁矿石价格当然存在某种程度的荣景,但这样的荣景是理性的,并非毫无道理。

比较令人好奇的问题是,这次新的信贷增长,是不是影响了铜或锌等其他金属商品的价格。过去几个月,这些基本金属也都上扬,但涨势远远比不上铁矿石。此外,这些涨势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供应受限题材的影响。目前铜价受到双重供应干扰--智利Escondida矿场罢工及印尼Grasberg矿场暂停运作。

市场有可能尚未对中国“旧经济”表现强于预期做出反应。钢铁较其它金属早一步做出反应,纯粹因为它通常是新建筑最先使用的原料。这就是中国产量增加如此迅速、同时出口下滑的原因。只要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钢铁就将成为其他金属未来可能走势的风向标。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