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幸福就是一种平衡的艺术

小区对面有个小小的菜市场,其中有一家菜摊的老板是小两口,态度好,种类全,所以即使多走几步,我也喜欢去他家买。

每次到他家,总是小老板默默的干活,小老板娘麻利的应酬着顾客,称重、收钱,两个人分工很有默契。

小本买卖,挣不了多少钱,但两个人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即使遇到了糟心的事情——下雨棚子里面漏了水,小老板娘也不忘对着来买菜的客人调侃:不好意思,进了水晶宫了。

我喜欢乐天派的劳动者,我最害怕遇见怨气冲天的交谈对象。有一次坐出租车,和司机聊到收入问题,就因为我问了一句,‌‌“你们现在收入也不低吧‌‌”,那个板着脸的司机悲愤地训了我一路,中心思想是我不懂民间疾苦,站着说话不腰疼。

‌‌“看你这样一定是上班的,有人给你交三险五金吧,过年你们也分点大米豆油吧,我们什么都得自己买,这点钱也就是看着多,不禁用!‌‌”

训得我恨不能登报给他赔礼道歉,挽回声誉。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人人都应该活得更体面,更有尊严一些。难事家家有,天天说,时时挂到嘴上就没劲了。

这对卖菜的小两口大概背地里遇到菜价上涨、管理费多收的事情也骂两句娘,可白天的时候他们依然转得像一对快乐的小陀螺。

这是一种生活态度。

有一天,我走进他们卖菜的小屋,发现挤了一屋子人,只有小老板娘在忙,小老板不在。

‌‌“怎么你一个人在啊,老板呢?‌‌”我问她。

她擦着额头的汗,忙里偷闲回答我,‌‌“我让他回家看球赛去了,今天好像是什么美国篮球联赛。‌‌”

我也不懂这个。一边选菜一边问她,‌‌“这么忙你还让他回去啊?‌‌”

她笑嘻嘻的说,‌‌“不让他回去怎么办?在这干活也是神不守舍的,我看着都生气,干脆把他撵走了。‌‌”

我也笑,‌‌“看把你累成这样,等回家你再找他算账。‌‌”

客人少了一点,她伸伸腰,‌‌“回家更不能说了,反正我活都干了,犯不着再找别扭,就让他高兴一天吧。‌‌”

‌‌“你真想得开。‌‌”我是由衷的。

她居然羞涩了,用手轻轻推了我一下,‌‌“哪有,我这也是会算账,他知道他欠我的,明天保证抢着干活,我也不吃亏。‌‌”

拎着菜出门,等在门外的先生有点不耐烦了,说我,‌‌“你怎么和卖菜的都能聊这么长时间。‌‌”

卖菜的怎么了?卖菜的也有大智慧,就凭她刚才这番话里面蕴藏的胸怀,又有多少女人能做到?

同样是遇到这样的情况,换成别的老婆可能会说,‌‌“你回去我一个人怎么办,不行!‌‌”或者,‌‌“你一个卖菜的,看不看球能怎么的,你要是每个月挣个十万八万的,我让你可劲看!‌‌”blablabla上一大堆,严厉谴责外加人身攻击。

如果老公不顾阻拦,强行回去了,那可不得了。脾气暴点的当场就得关上菜摊,回家找他说理去:‌‌“这家是我一个人的吗?凭什么让我一个人干活,你却在家里看电视?‌‌”

不要觉得家庭世界大战都是有关原则的大事,绝大部分都是这等小事。小事点燃导火索,嘶嘶冒着青烟,炸毁所有的理性和耐性。吵到最后,永远都要回到一个话题: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并非是我危言耸听。我听过很多女性朋友讲述她们婚姻中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套路不过都是如此:他想要干什么什么,我不想让他干,他非要干,所以我就那什么什么……

现代生活压力大,有些人对生活的要求超过了自己的能力,只好把这种失落转嫁到自己的伴侣身上,找了个白领,却按照大亨的标准去改造。所谓望夫成龙,说出来都是‌‌“为了他‌‌”,‌‌“为了这个家‌‌”,实际上背后是女人自己无限的焦虑和不满足。

心态失衡的人,都不会很可爱。总觉得自己很不如意的人,会丧失情趣和幽默感。

她们永远挥舞着鞭子,男人如果不前进,就会被挨打。

这样的人和小老板娘是两类人。如果和小老板娘易地而处,她们肯定会觉得,一个卖菜的,都已经处在生活的最底层了,居然还想脱岗去看球,简直是太没有责任感了。

可小老板娘却不这么想。看球,那是他阳春面般的生活下面的一个荷包蛋,再剥夺它,人生还真是没什么乐趣了。

她明白偶尔纵容疼爱他一下,他会反过来给她回报。凡事不用总是那么计较,自己想要的东西迂回一点然后同样能够到达目的地,把握好这个尺度,才会有相处中的平和。

在小老板娘身上,有一种怡然认命的精神,她觉得一个卖菜的嫁给另外一个卖菜的,这简直是天作之合,她活得坦然和宽容,彼此疼爱。

虽然有的人比小老板娘有知识有文化,也更有社会地位和更多资源,但是她们过得反而没有小老板娘幸福,或者体会不到应有的幸福。因为幸福永远不在于得到多少,而是忍受得不到的能力有多强。

人的幸福应该从哪里来?从小老板娘这里可以得到一个提示:幸福自平衡中来。

幸福就是这样一种平衡的艺术,小老板娘是一个天然的艺术家。

这种平衡,是心态的平衡,需要的平衡,情绪的平衡。

无论钱多钱少,无论日子是否艰难,只要得到的和自己的能力相匹配,失去的和自己的预想差不多,那么生活的每个阶段,每一刻都可以拥有幸福感。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