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法国川普”勒庞,能否一飞冲天?

美国总统大选的震荡犹在,欧洲另一场总统选举又吸引了全球的目光。法国右翼总统候选人勒庞本星期发表竞选纲领,喊出“法国优先”和“脱离欧盟”的口号,她提出的反全球化和限制移民等主张处处让人联想到在美国大选中意外获胜的川普。勒庞在法国的崛起,是否显示“川普效应”在欧洲发酵?反映了欧洲政治生态的何种变迁?在左翼思潮更为活跃的欧洲心脏地带,勒庞这个“法国川普”能否一飞冲天?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美国之音记者,社会学家龚小夏女士;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程晓农表示,如果按照美国的政治光谱来比喻,民主党偏左、共和党居中、川普偏右,那么,法国则是社会党居左、共和党居中、勒庞所代表的国民阵线偏右。法国社会总体上比美国社会左倾,因此勒庞以前的支持率不高。但勒庞今年模仿川普,喊出了“法国优先”的口号,她的选前演说中有不少川普的施政理念,目前其支持率高于其它政党。在法国的总统选举中,川普成了不在场的“现场嘉宾”,欧洲出了个“女川普”。川普当选给勒庞的启发是,如何找到打动中间选民的核心话题。由于全球化逐渐动摇了发达国家的社会根基,企业外迁、人口涌入、财政透支、恐袭增加,法国面临诸多困难: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维持欧盟的经济负担又很沉重,北非移民的第二、第三代社区里出现恐怖势力追随者,历届政府却无力解决这些经济社会问题。选民求变,很多历史上向来支持左翼政党的选民改而支持勒庞,这与川普的选情如出一辙。自从法国发生多起本土出生的穆斯林参与的恐怖屠杀后,法国的许多左翼知识精英保持低调,不愿再公开站出来维护自己一贯的理念,这也有利于勒庞的竞选。

程晓农说,法国面临的经济社会问题的实质是:第一,本国纳税人缴纳的有限税收,无法应付人口迁移全球化所带来的无限需求;第二,为了国家安全而打击穆斯林极端主义势力的做法,动摇了左翼知识精英主张的“政治正确”。欧盟国家或多或少都有相似处境;而非洲、西亚国家的人口以难民为由迁移入欧,恰恰成为触发、加深欧洲国家经济社会困境的激发因素。欧盟的理念虽然借助了经济全球化的观点,但也包含信奉新马克思主义的左翼精英的乌托邦理想,即区域大同、跨国共享高福利。这套主张实际上正在拖垮欧盟国家的财政和经济,法国出现的“川普效应”无非是反映了法国民众对左翼精英说“不”的社会要求。

龚小夏表示,法国“女川普”保守派的勒庞民意大增的原因与英国脱欧极其相似。过去,欧盟各国各地人口自由流动,难民充斥各大城市,穆斯林在布鲁塞尔占40%,在巴黎20%;欧洲大城市人口本就集中,这使得穆斯林面孔更加引人注目;而英法的乡村小城镇仍然保持原味;英国脱欧的推手主要就是乡村地区的工人和农民,他们担心原生文化被改变,也担心工作机会流失。同样的危机感使得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的右翼抬头,自然也冲击当地政治大选。

龚小夏说,问题的关键在于,欧洲文化的多元化和宽容性导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进入当地。然而原教旨主义不仅仅是文化层面,也是一种政治统治制度。极端穆斯林排斥其他宗教群体和政治形态,他们要用伊斯兰的方式来管理国家,包括对女性的歧视。欧洲发现,自己的宽容与容忍导致一个截然不同而且极度狭隘和排他的政治理念快速入侵,要吃掉自己的文化,因此才有危机感。

龚小夏最后说,左翼思潮起源于法国大革命,左翼并非贬义词,相反,它是对传统的挑战,是对人权、平等、自由、博爱的追求,而且引申到经济上的平等。但年前苏联和东欧作为极左实体所导致的野蛮曾经限制了左翼在欧洲的发展。但是苏联解体改变了这种局势,左翼在欧洲抬头和强盛,尤其它所倡导的经济全球化使得部分人获得好处。但是,就在同时,那些在全球化经济中落下的“穷人”开始思变而逐渐扛起右倾的旗帜。这与川普总统这个右派在美国意外获选的格局如出一辙。

陈破空认为,极右翼总统候选人勒庞在法国的民意支持度节节高升,制造了法国的“川普效应”。勒庞的口号与主张与川普极为相似。诸如,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抵制伊斯兰极端主义,奉行贸易保护主义,退出欧盟、欧元区、北约等组织,推行法国优先政策。这一切,在人心思变的法国选民中激起极大共鸣,乘英国脱欧和川普当选的东风,勒庞极有可能当选法国新一任总统,并可能在欧洲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从而极大地改变法国、欧洲、乃至全球的政治生态。

陈破空表示,造成法国极右翼领先的新形势,在于一个大背景:法国和欧洲的伊斯兰化,随着穆斯林人口的激增,法国和欧洲,都陷入“穆斯林占领法国”、‘穆斯林占领欧洲’的焦虑。如果勒庞和极右翼有机会上台执政,将扭转法国和欧洲的伊斯兰化的趋势,让法国的文化传统得以回归和保全。但这样做,会不会引发穆斯林世界的反弹,从而酿成新的更多的恐怖攻击?也就是说,勒庞政治方向的最后效果究竟如何,外界还可以拭目以待。

杨建利认为,川普的当选激励了欧洲反全球化、反移民的右倾民族主义运动,法国勒庞的竞选纲领显然受到川普的鼓舞。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威胁,欧洲首当其冲,高福利带来的移民问题比美国灾难更加深重,所以勒庞所代表的观点有相当的民意基础,但是欧洲政治上的左倾幼稚病特别严重,比美国严重,在美国川普也只是险胜,勒庞所代表的势力能否在法国一次性翻身,仍不确定。不管怎么说,以前的政策再继续下去,反弹就会继续增大,“勒庞”所代表的政治势力就会增强。无论如何,欧盟将会走向解体。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