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专制下反贪与贪腐的共生关系

岁末年终,北京密集地判决了一批“大老虎”:仅12月就有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令计划之兄)、云南省委原常委和副书记仇和(一度名满天下的酷吏)、江苏省委原常委和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斯鑫良等获刑。而在2016年一年内,已宣判28名“大老虎”。习近平执政以来落马的原省部级及以上官员中,有48人已获刑。

这些“大老虎”获刑普遍不轻: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以故意杀人、受贿、非法持有枪支、弹药、非法储存爆炸物等罪被判处死刑;曾任云南省委书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白恩培和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被判处死缓;被判处无期徒刑者则有9人,包括周永康、郭伯雄、令计划等3名副国级官员。

在这批“大老虎”中,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受贿金额创纪录的是白恩培,受贿金额折合人民币近2.5亿元。朱明国居亚军,受贿金额折合人民币1.4亿元。排在朱明国之后的,是周永康受贿金额达1.29亿元——作为官位最高的原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对“探花”的地位估计心有不甘,这个公布的受贿金额恐怕不到实际数字的十分之一。

打虎不断升级,文宣也相继加温。中央电视台一连播出八集专题反腐片《永远在路上》,而且是与中纪委合作制作。该纪录片企图吸引民众的眼球,提升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在第一集《人心向背》中,那些曾指点江山且不可一世、如今却白发苍苍且原形毕露的“大老虎”们一一露面,或痛哭流涕地“深情忏悔”,或滔滔不绝地“自我批判”,宛如声情并茂的狗血电视剧。

在这部纪录片的结尾,是习近平在“七一”党庆大会上的一段讲话。习近平宣称,中央已做到“不敢腐”,而“不能腐”和“不想腐”两个目标,则已初见成效。在其长达一分半钟的讲话过后,台下响起一片雷鸣般的掌声。该纪录片强烈地传达出这样的讯息:习近平代表党内正义、健康的力量,落马贪官则属于邪恶、黑暗的力量。民众必须团结在前者周围,支持前者清除后者。

在习近平眼中,那些落马官员还有最后的利用价值:他们曾经挥金如土,如今却穷途末路,他们的可怜状若只有习近平一个人欣赏,就太浪费了。为何不拍摄成纪录片,制作成迷幻药,让民众大饱眼福且高呼万岁呢?这就是沿袭毛泽东时代“挑动群众斗官僚”的策略。然而,今天的民众不像毛时代的民众那么“单纯”,他们对有关反腐的新闻报道早已失去新鲜感,罚没的贪官的账款也不能分到穷人手上。所以,这部制作精美的纪录片并没有赢得高企的收视率。民众早已产生了“审美疲劳”——一场游戏一场梦,“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神仙打仗,与凡人何干?

反腐是台面上的说法,派系斗争才是其本质。文革结束之后,中共的几次反腐运动,都是政治斗争的延续:江泽民时代,整肃桀骜不驯的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胡锦涛时代,整肃同样桀骜不驯的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明眼人一眼就看出这是新上台的统治者靠清洗政敌来扬名立威。不过,江胡的手段往往是点到为止,并未将失败方的狼狈状拍成纪录片并公之于众。而在习近平上台之际,他面临更危险的处境,或是元老干政,或是政敌觊觎,他随时可能被掀翻落马。故而,习近平与对立派系之间展开殊死搏斗,并将反腐发展成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终于将周永康集团、令计划集团以及长期控制军方的徐才厚、郭伯雄集团一网打尽。

从清廉到腐败,不是以事实来验证,而是看你站队是否站错了。你若站在胜利者那边,无论怎样腐败,都能安然过关;你若站在失败者那边,无论如何清廉,也会被扫入腐败的污水沟。那些“落毛的凤凰不如鸡”的高官们,大概自己也记不得自己曾经发表过的冠冕堂皇、理直气壮的讲话——薄熙来的名言是:“做清官,是一种境界。”周永康的名言是:“对贪污腐败,我们是零容忍。”徐才厚的名言是:“我最大的缺点,就是廉洁。”那么,习近平在纪录片结尾的那段自以为是的讲话,跟“大老虎”们昨日的自我标榜究竟有多大差别呢?习近平敢不敢公开他的女儿习明泽在美国哈佛大学每年超过十万美金的学费和生活费来自何处?习近平敢不敢将他的姐姐姐夫敛聚的数十亿美金巨额财富充公?

有趣的是,除了胡锦涛时代末期落马的薄熙来之外,片中出现的腐败官员都以“忆苦思甜”状回顾各自贫寒的少年时代,给观众以“本是苦孩儿,得意便猖狂”的感觉。纪录片的摄制者大概希望突出这些官员“由俭入奢易”的人生轨迹,却让观众自然而然地发出以下疑问:为什么没有薄熙来之外的任何一个“含着金汤匙降世”的“太子党”或“红二代”被查处呢?难道从小享受钟鸣鼎食生活的“太子党”、“红二代”个个都对腐败具有天生的免疫力?为什么这些被整肃的贪官基本上都是“爬上高位的奴才”,他们永远摆脱不了他们的出身——包衣永远是包衣,主子永远是主子?坊间流传,习近平在掀起反腐运动之前,早就与数百个“太子党”家族达成“保护协议”:只要“太子党”成员(父辈是毛时代副国级以上高官)向习近平效忠,不像薄熙来那样觊觎最高权力,无论其贪腐程度如何,都能享有丹书铁券、免罪金牌。

更搞笑的是,这部纪录片的最后还采访了一名美国的高官,让这名美国高官为这场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背书。这名美国的高官是美国前财长鲍尔森,鲍尔森在受访时说:“我很赞赏习近平主席的举措,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腐败更为严重的损失和隐患,所以反腐至关重要,我认为这将是一场持久战。”这番言论,很有一点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口吻。在中国,鲍尔森及其效力的跨国公司有数不清的生意,他在中国赚钱赚到了手软,当然专拣好话来说。鲍尔森当然不会不识时务地将西方根治腐败的三大秘方奉上:多党竞争、司法独立、新闻自由。

没有大老虎,岂能显示打虎将之神勇?没有贪官,习近平将会多么地寂寞。习近平与贪官形成了某种奇特的共生关系。习近平需要贪官,整肃贪官是除了发展经济之外第二个彰显中共统治合法性的方法。中国的网民越来越聪明了,有人在网上杜譔了一段北周名臣苏绰与宇文泰的对话,就是如今习近平心态的真实写照:

宇文泰求教苏绰的治国之道。苏绰曰;用官。问:何以用?曰:用贪官,弃贪官。问:贪官何以用?曰:为君者,以臣工之忠为大。臣忠则君安,君安则国安。然无利则臣不忠,官多财寡,奈何?曰:奈何?曰:予其权,以权谋利,官必喜。问:善。虽然,官得其利,寡人何所得?曰: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天下汹汹,觊觎皇位者不知凡几,臣工佐命而治,江山万世可期。叹曰:善!然则,贪官既用,又罢弃之,何故?曰: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密奥也。宇文泰移席,谦恭就教曰:先生教我!苏绰大笑,曰:天下无不贪之官,贪墨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异己者,以肃贪之名弃之,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其一。其二,官有贪犊,君必知之,君既知,则官必恐,恐则愈忠,是以弃罢贪墨,乃驭官之术也。不用贪官,何以弃贪官?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倘或国中之官皆清廉,民必喜,然则君危矣。问:何故?曰:清官或以清廉为恃,犯上非忠,直言强项,君以何名弃罢之?弃罢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不可用也。宇文泰大喜,啧啧有声。苏绰复问曰:所用者皆贪犊之官,民怨沸腾,何如?宇文泰汗下,再移席,葡匐问计。苏绰笑曰:下旨斥之可也。一而再,再而三,斥其贪墨,恨其无状,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官吏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也。又问:果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何如?曰:杀之可也。抄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要而言之:用贪官以结其忠,弃贪官以肃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宇文泰击掌再三,连呼曰:妙!妙!妙!而不知东方之既白。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