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香港出版自由已死”

尽管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形同消亡,但仍然是政治敏感话题

讨论计划生育政策的《独生子女》一书在香港出版受阻引起关注。香港出版人鲍朴对“明镜在线”表示,中共已全面控制香港出版业。此外特朗普就任后美中是否会爆发贸易战也是德语媒体关注话题。

“明镜在线”(Spiegel.de)记者Maximilian Kalkhof日前采访了新世纪出版社创办人鲍朴,谈到曾经享有独立出版自由的香港如今的困境。采访记者提到了前《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方凤美(Mei Fong)曾经透露自己的新书《独生子女》(One Child)在香港找不到出版商,最后中文版无法出版发行的事情。鲍朴表示,他认为方凤美的这本书很好,但是没有办法给她出版。

记者不解地问道,既然当局都已经取消了计划生育政策,为什么这样的书籍还是不能出版呢?鲍朴指出:“即使对计划生育政策的后果进行描述,也仍然是非常敏感的事情。印刷厂不会同意印刷,超过90%的书店都没有将其上架的计划。香港的独立出版业已经死亡,没有印刷厂和书店的支持,一切都是空谈。中国当局几乎控制了一切。”

而北京是怎么做到将多年来一直相对自由的香港出版业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的呢?鲍朴解释道,许多印刷厂都在中国大陆有分厂,因为他们需要那里的印刷机器。此外,很多书店都属于大陆投资商。所以不管是印刷厂还是书店都要顾忌政治敏感性。“另一个问题就是,香港的书店连锁为了赢得大陆市场,都在妥协退让。更何况现在海关也查得越来越严。过去大陆游客可以毫无顾虑地在香港买书,然后把它们带回家。但是现在几乎行不通了。从2012年起,光北京海关每年查收的中文书籍和杂志就多达70万本。”

去年的香港书商失踪事件曾一度引起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德语媒体也不例外。“明镜”记者十分关心的是,这一事件给香港的言论和新闻自由造成怎样的影响。对此鲍朴表示:“国际社会从不久前才开始注意到香港的自由在逐渐流失。但是书商失踪事件并不是一桩个案。这是中国最高层策划的一场运动。他们的目的是制止一切质疑中共叙事口径的出版物。比如去年,一家亲中共的出版社就把所有涉及2014年占中运动的书籍全部下架了,这家出版社在香港有51家书店。”

如今中共控制了香港出版业的话语权,回顾过去几十年来香港在出版大陆禁忌题材书籍方面所取得的成果,鲍朴十分感慨:“香港是中国出版业最重要的地方。举个例子:上世纪七十年代,张国焘在香港出版了他的回忆录。张是中共的创始人物之一,也是毛泽东在党内的敌人。他的回忆录能够以独特视角审视毛、文革以及中共党史。这些书直到今天都有着无法估量的价值。自从1949年中国内战结束之后,香港出版了好几万本类似的回忆录书籍,在中国大陆这样的书是永远不可能发表的。”

特朗普上台,美中贸易开战?

还有两个多星期,一直以来颇受争议的美国新一任总统特朗普就将正式上任。关于他在选战中的很多“宣言”,人们仍然忧心忡忡。其中就包括他扬言要对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说法。《世界报》周二发表了该报驻华盛顿记者Ansgar Graw的文章指出,虽然特朗普的表态更加引人注目,但事实上奥巴马就曾经尝试过要通过关税“惩罚”中国却没有做到。

作者分析认为,经济保护主义在美国有着悠久的传统,奥巴马就曾经试过从这个理念那里寻找慰藉。但事实上,奥巴马和特朗普虽然都有意取消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或者是对中国征收高昂的关税,“但是美国工业领域就业岗位的萎缩从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开始了,那时候还没有北美自由贸易区,中国也远远没有成长为出口世界冠军。2013年,大卫•多恩(David Dorn)和高登•汉森(Gordon Hanson)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在1999年到2007年之间美国流失的就业岗位中,只有四分之一能够归咎于来自远东的进口产品。其中起到更为决定性作用的实际上是工业生产的自动化和计算机控制的普及。”

商人特朗普,如何改变世界?

人们普遍担心,特朗普上台之后可能会向中国发起贸易战。《世界报》的文章指出:“但其实奥巴马也在这个战线上奋斗过:2009年9月,美国政府对中国产的汽车轮胎征收了高达35%的进口关税。原因是在2004年到2008年间,中国产轮胎在美国市场上的份额从4.7%上升到了16.7%。”那么,这样的措施有效果吗?

作者替奥巴马算了一笔账:“惩罚性关税生效之后,2009年第四季度美国进口中国轮胎的总量就从上一个季度的1300万降低到了560万,降幅达到67%。……2010年,美国产轮胎在本土市场上所占的份额提高了14%--但是从其它国家--包括墨西哥--进口的轮胎,甚至剧增了18%。美国工业新增了1200个就业岗位。但是为此消费者必须为了非中国产的更昂贵轮胎多支付11亿美元的溢价,这么算下来,这些新增的就业平均每个岗位的代价是90万美元。况且,没有人计算过,同时又有多少就业岗位在美国流失,因为随后中国就对美国的鸡肉产品征收了50.3%到105.4%的惩罚关税作为反击。该行业对中国的出口从而锐减90%,销售额降低了10亿美元。”

在继续分析了2016年3月美国就冷钢产品对中国再次征收惩罚关税的案例之后,作者得出结论:“很显然,隔离封闭不是解决办法。……如果特朗普真的想要把服装加工工业重新拉回到高工资水平的美国,那么成衣价格就会明显上涨。所以即使在他自己开的特朗普商店里出售的领带、马球衫或者是女士丝巾,也都是'中国制造'。有时候,这位候任总统可能觉得自由贸易也挺好的吧。”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