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川普会推动美台关系跃升吗?

川普以大幅领先的优势当选美国总统,被“政治正确”的观念死死束缚的西方主流媒体和精英阶层遭受一记闷棍。稍稍清醒之后,他们又开始制造川普是唯利是图的商人、是外交政策上的孤立主义者、将使得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为之终结、中共政权是川普当选最大的受益者之类的谣言。华人媒体亦步亦趋,台湾岛内一片鬼哭狼嚎,似乎台湾将被川普政府无情遗弃。

尤其是台湾的中时、联合等共产党的“驻台宣传机器”,居然声称台湾末日将近,应当效仿菲律宾和马来西亚,背弃美国而投向中共。然而,台湾的处境跟菲马两国毫无可比性:中共并无吞并菲马两国的企图,菲马两国可以在美中之间左右逢源;中共却从未放弃武力征服台湾的野心,其如意算盘是将台湾变成第二个香港。所以,台湾只能与美日结盟对抗中国的霸权,而不能像菲马那样见风使舵、左右摇摆。

川普当选,并非美台关系恶化的开始,反倒是美台关系提升的开端。川普有意突破笼罩美国对外政策近半个世纪的“基辛格主义”。基辛格是中美建交的始作俑者,也是下台后仍影响国务院的“老巫师”。基辛格未曾造访台湾,他曾告诉朋友:“我得先跟北京当局讨论。”然而,北京并未给基辛格应有的尊敬,基辛格是薄熙来垮台前接见的最后一个外国客人——北京并未向基辛格透露薄熙来即将被整肃的内幕,使之处于被羞辱状态。川普当选后约见了基辛格,但只是例行公事,未必听取其“梅特涅主义”的建议。基辛格居然拿着羽毛当令箭,立刻跑到北京,受到习近平的亲自接见——可见北京方寸已乱,以为基辛格是川普的传话人。

川普任上对台军售可能出现突破

果然,川普与蔡英文有了一次历史性的通话。川普团队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当选总统川普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话,后者表达了她的道贺。在讨论中,他们提到台湾与美国之间既有的密切经济、政治及安全关系。当选总统川普也祝贺蔡总统今年早些时候当选台湾总统。”

对中国的攻势软弱无力的奥巴马,不会有川普这种大刀阔斧的做法。《每日电讯报》称,奥巴马事先对此次通话毫不知情。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霍恩(Emily Horne)表示:“我们长期以来保持的台湾海峡政策没有改变。”奥巴马的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管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不管这是蓄意而为还是莽撞行事,这次通话都将改变中国对川普的战略判断。这种负面判断可能会为中美两国带来长久的互信缺失,导致中美两国战略竞争。”奥巴马及其政府的高级官员,似乎是习近平的小媳妇,时刻看习近平的脸色行事。

川普在选举中声称,他当选后要“抽干华盛顿政治泥潭中的水”,这通电话显示他在外交上也将抛弃官僚系统的束缚,而作出大胆的革新。川普当选后继续使用推特发布一系列重要消息,直接与民众对话,避开传统媒体的过滤和扭曲。对于这次与蔡英文的通话,川普本人在其推特账号上发了两则推文,后一则不改其直言不讳的风格:“美国向台湾出售数十亿美元的武器装备,我却不应该接受一个(来自台湾总统的)祝贺电话,这很有趣。”这则推文的言下之意是说,他一点也不把那些来自国务院亲中派官员的建议放在心上,就是要跟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话,不必看中国的脸色。而且,川普用“台湾总统”而不是“中华民国总统”来称呼蔡英文,显然不是一时的“口误”。

这句话更显示,川普将台湾当作一个亲密盟友看待,未来美国在对台军售上可能有所突破。台湾理应抓住这个重大机遇,向美国提出购买更多先进武器的清单。军售当然是一门生意,但又不仅仅是生意,用“商人图利”这个维度来分析川普的想法太过简单了——如果军售仅仅是生意,如今腰包鼓鼓的中共当然乐意向美国购买若干先进武器。但是,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是“有钱也不卖”,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屠杀之后,美国对中国武器禁运的法令一直持续至今。中国不是美国的盟友,而是美国的敌人,美国怎么会将先进武器出售给中国呢?

虽然只是一次持续十分钟的短短通话,没有太多实质性内容,却意义非凡。西方主流媒体均以显著位置报道和评论此一事件。《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称,这是已知的美国总统或当选总统首度与台湾总统公开接触。《美联社》说,美国总统或当选总统直接与台湾领导人说话“极不寻常,或许前所未有”,必定会激怒中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说,川普与台湾总统的通话与美国数十年来的传统做法背道而驰,可能引发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外交争议。《金融时报》说,川普与蔡英文的通话,可能在他还没有就任之前就开启一个美中之间的主要争议。然而,这些评论都犯了同样一个错误:高估了中国方面的反弹。

中国网民举国癫狂,外长王毅欲语还休

川普与蔡英文通话的消息传出之后,中国的社交媒体上闹翻了天。被中共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洗脑的网民,全然不知道自己奴隶的身份和处境,却愤怒地为主人抱不平:习大大没有享受到的待遇,凭什么“台湾地区领导人”能享受到?他们也忘记了,台湾人可以投票选择自己的领导人,而习大大根本不是他们选出来的。

因为这通“伤害中国人自尊心”的电话,中国网民对川普和蔡英文百般辱骂,这是他们仅有的言论自由。此前,一名从美国回到中国的、具有民主自由意识的留学生,仅仅因为穿了一件写着批评习近平的话的衣服,就从此“被失踪”了。中国人哪敢批评习大大呢?

然而,与民间恨不得对美国和台湾开战的舆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共官方的回应却从所未有地克制。曾经恶言谩骂加拿大女记者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指责说,“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通电话,是“台湾方面搞的一个小动作”,无法“改变一个中国格局”。他一句也不敢批评川普,只能“柿子拣软的捏”,拿台湾的民进党政府出气。蔡英文上台之后,中国方面停止了与蔡英文政府的对话管道,通过减少陆客到台湾旅游等手段来逼迫其就范,却成效不障。这一次的恐吓,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过去八年来,奥巴马政府对中国有求必应,甚至在加州的那场“不打领带的会晤”中,全盘接受习近平对两国关系提出的“战略性伙伴”的定位,却从未得到来自中国的任何回报。反之,习近平对奥巴马无比轻视、刻意羞辱——比如,在杭州的二十国峰会上,故意让奥巴马从空军一号的肚子下钻出来。这是奥巴马自取其辱。共产党这个流氓集团奉行的原则向来是“欺软怕硬”,他们对庸庸碌碌的奥巴马可以予取予求,对气势汹汹的川普却低三下四。

川普当选绝非中国的“福音”。中国更愿意只说不做的希拉里成为美国总统,中国对希拉里的拳脚路数了如指掌;中国很害怕大开大合的川普上台,川普若在贸易上对中国持强硬态度,经济已陷入困顿的中国必然雪上加霜。

川普的亚太政策尚未公布,但新政府将带来巨大的变局,以及值得期待的多种可能性。尽管川普本人缺乏处理外交事务的丰富经验,但他的直觉有可能优于职业外交官——如同当年雷根总统靠自己的直觉作出的很多判断,比如用“星球大战”计划拖垮苏联,证明比职业外交家的精心盘算更有效果。

美国智库对美台关系提升持乐观态度

最近,我在华府参加一个关于美国对华政策的研讨会,参与者中有国务院现任的负责人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处长,多名前副国务卿和前大使,以及自由之家、人权观察等国际人权组织的负责人。这是川普当选之后层级相当高的一次对华政策研讨会。

多名目前还在台上的政府高官直率地承认,奥巴马时代的对华政策“毫无作为”,这种停滞状态即将被新政府打破。我第一次听到美国政府高官不是使用外交辞令,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出心声。

与会的一位资深防务专家Richard Fontaine更是为美国的对台政策高分贝地发声。Richard Fontaine目前为华府重要智库“新美国防务中心”总裁,此前曾在国务院和国会任职,担任过共和党资深参议院麦凯恩的外交顾问,也曾在乔治城大学外交系任教。他指出,过去美国政府太对不起台湾了。美国政府的台湾政策看中国的脸色,这是有失国格。奥巴马给中国这个独裁国家太多的礼遇,比如让习近平到白宫享受最高的国宴待遇,这些礼遇是当年苏俄做梦都想得到、却从未得到的。反之,台湾作为民主化最成功的亚洲国家之一,在华人世界创立了民主转型的典范,美国应当给台湾更多的肯定、尊重和赞美,甚至将此前给予中国的礼遇转移到台湾身上。

与会的多名有影响力的智库成员均建议,川普新政府应当推动台美关系正常化,像对待日本、南韩、印尼、印度、新加坡那样,让台湾等成为亚洲新安全体系之一员。川普应有勇气蔑视中国的抗议,提升与蔡英文和民进党政府的外交关系。若美台关系有突破,台湾就能破除长期在国际舞台上被迫“隐身”的可悲状态。

最近被川普招揽为中国问题顾问的美国资深外交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此前在台湾出版了中文版的《百年马拉松》一书,公开承认在过去四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受了中国的欺骗,“我写这本书是为了说服美国官员和台湾领导人,公开承认我们眼中错估了北京的野心”。白邦瑞七十年代初到台湾学习中文,与台湾历任领导人都有来往,作为在台湾受语言训练的历史见证者,他痛陈自己在为几届美国总统服务期间,在对华政策上作出的错误判断,“美国官员坦白承认错误是破天荒的大事”。白邦瑞在书中提出若干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的建议。可惜,这本如此重要的著作,在台湾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台湾读者喜欢读那些吹捧习近平和中国崛起的垃圾文字,比如朱云汉的著作。

如果白邦瑞日后在川普身边发挥影响力,川普逐渐认清中国对美国的严重威胁,那么美国的对华外交必将呈现“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新局面。在此变局中,台湾将充满机遇。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