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长平:老兵仍是党的人?

10月11日在北京中央军委大楼前集体上访的退伍老兵

维权退伍军人包围中央军委大楼。时评人长平认为,老兵觉得他们是政府的“自己人”很有可能是自欺欺人。

在批评人士及维权律师遭到大规模打压、民间社会空前萎缩的当下,竟然有数千名上访者包围了位于繁华长安街的中央军委大楼,时间长达一天一夜。更不可思议的是,没有武警的催泪瓦斯和大棒,更没有军队的机枪和坦克,而是当局竭力安抚,连夜急调九个省长进京化解,同时召集各部门高级别的领导和上访者代表对话。据称在得到具体的承诺之后,上访者和平散去。

从现场来看,这是一场令人惊奇的成功维权活动。尽管中国媒体对此讳莫如深,但是它所引发的话题至今仍在社交媒体讨论。舆论普遍认为,毫无疑问,这场维权活动策划精细,组织周到,行动果断,可谓有勇有谋;但是,成功进退跟他们的特殊身份有关——他们是退伍军人。中共对付群体维权事件主要依靠暴力,而暴力执行者又主要是武警和军队。在全国各地,大量的退伍军人在维权时被地方当局像普通上访者一样冷漠或者打压。但是,一旦他们成功组织起来,很难想象当局会调集武警和军队进行血腥镇压。

这种特殊身份成为争论的焦点。除了拥有技术或者官衔的专业军人,大部分退伍老兵的服役经历对就业无所裨益。因此,发达国家的退役军人大多需要接受再教育或者就业培训,才能重新融入社会。那些不能正常融入社会的伤残老兵,则需要依靠特殊的荣誉来维持尊严与日常生活。这种特殊荣誉就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安全。

中国退伍老兵的情况较为复杂。国家并没有为他们提供足够的再教育或就业培训机会,留给他们的主要是被突出宣传的特殊荣誉。依靠这种荣誉,他们能够得到一些福利和就业照顾。然而,这种荣誉并没有像宣传希望的那样得到广泛认可。在没有就业技能的情况下,过度强调荣誉身份强求照应,有时会给人飞扬跋扈的印象。

中共在野之时反复呼吁军队国家化,夺得政权之后反其道而行之,坚决拒绝军队国家化,称之为西方国家的“反华阴谋”。将党军与国家荣誉挂钩,未免有些裂缝。其次,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还是反对滥建化工厂的环保抗议,武警和军队的枪口都代表党对准人民。这些镇压者退伍之后沦为弱势底层,遭到嘲笑势所难免,这就进一步减弱了荣誉需要的尊重。

“秋后算账”大有可能

没有选票赋予合法性,中共强调“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让很多老兵产生一种认识,以为既然他们为党效命,那么党也必然视他们为自己人。也正是基于这种观念,他们比其他底层失业者更觉不公,也更加愤怒。他们认为,自己的上访会被区别对待。

这种认识有一定的道理,不过在很多时候,它是一种错觉。从1930年对“AB团”残忍肃反,到70年代清算“林彪反革命集团”,再到近年来针对军队高层的“反腐斗争”,对自己人“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是一种传统。再说,谁是“自己人”还很难说。“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厢情愿。一旦离开军队,是否“配姓赵”显然是一个疑问。

中共对于“包围中央军委”这种抗议活动的容忍,显示的并非是对“自己人”手软,而是它内部虚弱已到必须忍气吞声的地步,并且此一情况被维权组织者掌握。

不过,从中共的历史信用记录看,很难相信它会完全兑现什么承诺。在严打维权活动的时期包围中央军委大楼,当局之震惊可想而知。“六四”之后,可以类比的抗议活动,只有1999年法轮功练习者围堵中南海外了(博谈编注:实为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上访,此前数年当局已经开始对法轮功的小规模镇压)。那一次举动带来的是延续至今的残酷镇压。如果退伍老兵没有持续的抵抗能力,无情的“反攻倒算”势所必然。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