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美国人是如何“打拐”的

当‌‌“严惩人贩子‌‌”的呼声在微信朋友圈刷屏之前,大洋彼岸的美国有一位‌‌“打拐斗士‌‌”早已家喻户晓。30年多前,约翰·沃尔什(John Walsh)6岁的儿子被拐走并遭杀害,约翰·沃尔什亲眼目睹了美国失踪儿童救助法律的缺失。为了避免更多同样的悲剧发生,他推动了《失踪儿童法案》和《失踪儿童援助法案》的通过,建立了非营利性组织‌‌“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迄今已成功找回近16万失踪儿童。

1981年7月27日,这只是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平常的夏日。天气非常闷热,最高温度有华氏90多度。芮芙·沃尔什(Revé Walsh)往儿子亚当·沃尔什(Adam Walsh)嘴里塞了一个热狗,让他穿上红白条纹的IZOD牌T恤、绿色运动裤和运动鞋准备出门。她要去健身,丈夫约翰·沃尔什(John Walsh)已经早早地去地产公司上班了,所以她打算先带着亚当去买些东西,然后把他送到奶奶家。

6岁的亚当是个热爱棒球和星球大战的普通男孩,鼻梁上长满了雀斑。这一天他没穿运动鞋,而是穿了自己更喜欢的黄色拖鞋,还戴上了褐色船长帽。帽子对他来说太大了,几乎遮住了眼睛,但他并不介意。这是他最喜欢的帽子。然而,这身衣服却成了亚当最后的装扮。

中午12点15分,芮芙带着亚当走进了好莱坞市的西尔斯(Sears)百货,一家玩具店正在展示一款电子游戏新品。芮芙问亚当能不能待在那儿和别的孩子一起玩游戏,自己去附近的灯具店挑一盏正在打折的黄铜台灯。两家店铺仅隔三条过道,亚当同意了。‌‌“买完灯,我们就去买冰淇淋。‌‌”芮芙向儿子保证。

然而芮芙买完灯到玩具店接亚当时,却发现电脑游戏机前空无一人,亚当和另外几个孩子都不见了踪影。芮芙急得四处寻找,请商场的广播员一遍一遍地广播,还几次到停车场看亚当是不是已在车子旁等自己,但每次都失望而归。

夜幕降临,儿子还是没有出现。约翰和芮芙印了15万份寻人启事,发了疯似的张贴在佛罗里达的大街小巷上,不到一个星期就张贴了5万份。寻人启事上印有亚当失踪前一星期拍的照片:头戴棒球帽,一张面带微笑的稚嫩的脸,露出几颗可爱的豁牙,几缕被汗水沾湿的头发贴着前额。

http://p2.ifengimg.com/fck/2016_42/563d48e66be58bd_w546_h768.jpg

亚当失踪前一星期拍的照片

芮芙和约翰再也没有见到过亚当。两周之后,约翰接到一个令人心碎的电话——两位渔民在好莱坞市120英里以外一条灌溉渠内打捞上一颗头颅。警方检验了头颅,并对比了亚当的牙齿记录,最终断言,这颗头颅就是亚当的,但他身体的其他部分却下落不明。而验尸结果表明,亚当是先因窒息而死,而后才遭刀割。并且,死亡时间应该就是当天下午。

夫妇俩顿时悲痛欲绝。而伴随巨大的丧子之痛而来的,是对美国执法部门的失望和愤怒。

在亚当失踪当天下午,芮芙就打电话报了警,却没有得到及时的响应。‌‌“迈阿密新闻‌‌”虽然登出了一条简短的新闻,却把沃尔什家的地址写错,并引用了一名警官助理的话,轻描淡写地说‌‌“失踪和绑架应该没有关系‌‌”。

‌‌“第二天下午,我抱着一丝希望再次回到警察局,想看看他们有什么进展。没想到,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约翰说,‌‌“他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反而问我‌‌‘约翰,你有什么建议吗?’我们能做什么?‌‌”当时,还有很多人和他们一样,在孩子失踪后幻想着警察局能立即启动一套应急解救方案。然而事实是,在1981年的美国根本没有这样的应急方案。

两年之后,一个叫奥缇斯·图尔(Ottis Toole)的人向警方声称自己为绑架并杀害亚当案负责。事实上,他与同性恋搭档亨利·卢卡斯就是前四年内全美一百多起连环杀人事件的凶手。图尔供认了案发当天的过程和地点,包括发现亚当的西尔斯百货西侧大门口,杀害亚当的白色卡迪拉克轿车,以及丢弃尸首的水沟等。

所有的一切都与证据相吻合,仅有一点存在偏差——图尔说,他把亚当身体的其余部分埋葬在一片柑橘果园里,但警方并没有在那里找到尸体。为此,佛罗里达州检察官因‌‌“欠缺刑事案件证据‌‌”取消了对图尔的指控。然而,图尔后来又对警方供认,是自己把亚当的身体带回家火化,把骨灰扔在家附近的垃圾场里。但警方没有为此再度起诉他。1996年,图尔在狱中去世。

一直到2008年12月,新上任的好莱坞警察总长查得威克·瓦格纳(ChadwickE. Wagner)终于宣布这起杀人案结案,并判定嫌疑人奥缇斯·图尔就是诱拐和杀害亚当的凶手。在发布会上,瓦格纳说:‌‌“今天结案,并不是因为我们又获得了新的证据,而是因为在过去十几年积累的证据变得越发清晰,其实这些证据一直在我们面前。是我们警局在这起案件的调查中存在很多漏洞和失职,否则这个案子不会拖到今天。‌‌”

http://p2.ifengimg.com/fck/2016_42/116f591eb44baca_w600_h300.jpg

亚当失踪27年后,沃尔什一家等到了迟来的司法正义

历经27年,亚当·沃尔什终于等到了迟来的司法正义。‌‌“不明不白是一种折磨,现在终于结束了。‌‌”约翰情绪激动地说,‌‌“对其他所有尚未得到正义的受害者,我想对他们说一句话,千万不要放弃希望。‌‌”

‌‌“呼吸如丝绒般轻盈,四肢感触着生命,那样一个孩子,他对死亡知道些什么?‌‌”在约翰·沃尔什1997年撰写并出版的传记《愤怒的眼泪》(Tears of Rage)扉页上,他引用了威廉·华兹华斯的这句诗,来表达对亚当的思念。

这起谋杀案被公布后震惊了美国社会,亚当‌‌“戴棒球帽的小男孩‌‌”形象也成了无辜受害者的象征。多年以来,当美国的父母警告孩子不要随便接受陌生人的礼物时,都会提到亚当的名字。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最臭名昭著的虐杀儿童事件之一,也让沃尔什夫妇看到美国关于儿童保护的法律是多么脆弱,警方在处理案件时经验是多么匮乏。

在亚当失踪案引起公众关注后,沃尔什家的信箱就一直满满的。‌‌“我的孩子也被谋杀了‌‌”、‌‌“我的孩子于今年四月失踪,警察却不帮我做任何事‌‌”、‌‌“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因为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我不知道如何帮你,但这儿有一张支票,合适的时候拿去用吧。‌‌”

这些信件让约翰既感动又担忧,他这才知道,美国还许许多多父母和他一样,正在为失踪的孩子担忧。于是,沃尔什夫妇决定从此走上维护儿童安全的道路。‌‌“美国迫切需要一个这样的带头人。‌‌”他说。

http://p2.ifengimg.com/fck/2016_42/0dd8ef7c56d806c_w620_h415.jpg

约翰·沃尔什成为美国维护儿童安全的先行者

1981年9月中旬,约翰接到波拉·霍金斯华盛顿办公室杰·豪威尔(Jay Howell)打来的电话—一个月前,正是霍金斯要求FBI也介入到亚当的搜寻中—豪威尔告诉约翰,霍金斯与一名民主党议员保罗·西蒙(Paul Simon)正在起草《失踪儿童法案》,要求授权司法部长收集和交换信息,帮助识别身份不明的死者和失踪人口位置的信息。这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关于失踪儿童的法案。豪威尔问沃尔什夫妇,是否愿意参与《失踪儿童法案》的立法听证会,并在国会山作证。约翰立刻同意了。

‌‌“一个能发射航天飞机并让它回到地球的国家、一个愿意花几百万美元拯救田纳西州濒危蜗牛镖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为失踪儿童设立的信息搜集和服务中心?‌‌”在听证会上,约翰说了这样一句话。他是一个感性的人,对法律和政治并不精通,却在豪威尔等人的帮助下,全程参与了《失踪儿童法案》的立法听证,并最后见证了法案的通过。

两年后,另一项《失踪儿童援助法案》也在沃尔什夫妇的参与和帮助下通过。该法案呼吁联邦政府青少年保护及预防犯罪办公室在全美范围内建立一条失踪儿童免费报警热线,以及一个全国失踪儿童的信息汇总和甄别中心。1984年,里根总统正式签署了《失踪儿童援助法案》,使之成为美国第一个关于失踪儿童救援的法案。

同年,沃尔什夫妇在美国成立了非营利性组织‌‌“全国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开通多种语言全天24小时的热线‌‌“1-800-THE LOST‌‌”救助服务。失踪儿童家长能借助中心网站制作标准化的寻人启事,工作人员则能通过电脑软件,根据孩子过去的照片绘制出孩子随年龄逐渐改变的面貌,用来确认失踪儿童如今的模样。

http://p2.ifengimg.com/fck/2016_42/0f2c77fae4d9af1_w620_h447.jpg

在失踪中心的网站上,记录着失踪孩子的详细信息,并模拟出现在的长相

自1984年建立至今,救援中心印刷了几百万本宣传手册,接过250多万个求助电话。工作人员协助联邦法律参与了168000起案子,并成功找回近16万失踪儿童。目前,NCMEC还设有国际分支ICMEC(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Exploited Children),全国失踪儿童网络已互相联系在一起。机构建立以后,约翰·沃尔什夫妇见证了很多失踪孩子失而复得的奇迹。每一次,他们也像亲生父母一样为孩子们感到高兴和欣慰。几乎每个孩子的父母都会对他说同样的话:‌‌“我的孩子今晚能平安地躺在床上,这多亏了你们。‌‌”

为了纪念亚当,1980年代后期沃尔玛超市启用了儿童安全警报系统,并将其命名为‌‌“考德-亚当‌‌”(Code Adam)。如果家长在超市购物时发现孩子失踪,可以马上求助于这一系统,商场大门会全部锁上,超市会有专人立即开始寻找孩子。如果十分钟内找不到,就会报案寻求警力支持。这一系统后被许多大型商场、超市等采用。

1983年和1986年,沃尔什家族的故事分别被拍成两集专题纪录片《亚当失踪案》(Adam)和《亚当继续歌唱》(Adam:His Song Continues),被美国NBC电视台搬上荧幕。《亚当失踪案》最后,电影里的‌‌“约翰‌‌”还是不无伤感地说,‌‌“亚当,我亲爱的孩子,法案出来了。可这对你有什么用,我又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虽然这个法案对亚当来说来得晚了些,但对美国其他未成年儿童来说,却是个令人欣喜的开始。更可喜的是,那一年,芮芙又怀孕了。当里根总统最后签署《失踪儿童法案》并打来电话时,他们正沉浸在迎来第二个孩子梅根的喜悦中。

从地产商到《美国头号通缉犯》主持人

在亚当案发生之前,约翰·沃尔什是一名成功的好莱坞房地产商人,从事着高级酒店的建筑工程。或许连约翰自己都没有想到,亚当的案子让他变成了福克斯(FOX)电视台家喻户晓的犯罪节目《美国头号通缉犯》(America’s Most Wanted)的知名节目主持人,而且一做就是25年。

http://p2.ifengimg.com/fck/2016_42/14d82e7cf483f76_w612_h380.png

约翰·沃尔什担任《美国头号通缉犯》主持人

‌‌“记住,你的参与能改变一切。‌‌”约翰通常以这句话作为每期节目的结束语。这一节目的特点就是,在描绘了尚未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的特征之后,号召观众提供线索,协助破案。

它是美国福克斯电视台开台后第一个火爆全国的节目,也是该台最长盛不衰的王牌节目。节目开播以来,《美国头号通缉犯》不但经常登上最高收视率节目排行榜,更成功地在35个国家找回65个失踪或被绑架的儿童,协助警方缉捕了超过一千多名罪犯,包括连环杀手、强奸犯和儿童诱拐犯等。

1988年2月,节目开播仅4天便追查到越狱凶杀犯大卫·詹姆斯·罗伯特的下落,他当时名列美国联邦调查局‌‌“10大最危险通缉犯‌‌”黑名单。这个成功案例让节目一炮走红。

2009年8月,一桩尘封多年的儿童失踪案浮出水面。1991年,年仅11岁的杰西·李·杜嘉德(Jaycee Lee Dugard)在上学途中被强盗夫妻菲利普·贾里多和南希·贾里多绑走。在随后的18年里,杜嘉德被他们藏匿在家中后院的帐篷内,其间多次被贾里多强暴,并为他生下2个女儿。

杜嘉德失踪后仅4天,约翰和他的团队就制作了一期节目,引起观众注意。在她失踪多年仍然杳无音信时,许多人已经放弃找到她的希望,但约翰没有放弃,前后共做了3期节目关注杜嘉德案件,此案逐渐成为牵动全美观众的大案之一。

30年来,约翰不但是美国几项重大的关于失踪儿童保护与救援法案的重要推手和中坚力量,更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平民警察‌‌”和几十年如一日与不法分子斗争的‌‌“打拐英雄‌‌”。

http://p2.ifengimg.com/fck/2016_42/2fcdb17cac68ace_w600_h315.jpg

2010年5月6日,为了纪念《美国头号通缉犯》播出1000集,约翰请来奥巴马总统担任该集嘉宾,畅谈了节目在美国带来的广泛影响力。在奥巴马之前,从罗纳德·里根到小布什,先后四任美国总统授予约翰荣誉勋章。除此之外,约翰多次获得了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表彰,还被评为‌‌“美国荣誉警官‌‌”(honoraryU.S. Marshal)。除了他,历史上只有两个人被授予了如此高的荣誉,一个是宇航员金·莱利(Jim Reilly),另一个是里根总统。

2006年7月27日,就在亚当失踪25周年之际,小布什在白宫签署通过了用亚当的名字命名的法案——《亚当·沃尔什儿童保护与安全法案》。依照该法案,美国所有的州必须公开性犯罪者的登记名录,以便担惊受怕的父母核查附近是否住有儿童性侵犯罪犯。

http://p2.ifengimg.com/fck/2016_42/80a925afd84bbb0_w620_h349.jpg

小布什在白宫签署通过了《亚当·沃尔什儿童保护与安全法案》

沃尔什在接受采访时动情地说:‌‌“每个失踪儿童都是我的孩子……亚当会以我为荣,如果一切没有发生,他现在就是一个34岁的成年男人了。我爱那个小男孩。‌‌”

专访‌‌“美国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和‌‌“国际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主席兼CEO欧尼·艾伦(Ernie Allen)——

对寻找失踪儿童而言,时间是最大的敌人

B=《外滩画报》

E=Ernie Allen

B:在约翰·沃尔什和芮芙·沃尔什决定建立NCMEC后,它是如何从一个构想变成了现实?

E:1970年代我是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的一名公务员。1979年我们建立了一个应对虐待儿童和失踪儿童的机构,开始处理案件,解救受害者。我向司法部提交了一个议案,建议创立一个全国范围的防止虐待儿童和儿童失踪的机制,建立一个失踪儿童登记系统,并资助全国建立类似我们那样的地方机构。随后国会就此进行了讨论。

亚当·沃尔什的悲剧促成了这次会议。1981年11月29日,沃尔什夫妇与其他一些受害儿童的父母、政界和警界的领袖以及儿童维权律师一起,在路易斯维尔召开了一次会议,设计了一套方案,想要改变美国对这类问题的应对方式。一年不到,里根总统签署通过了《失踪儿童法案》。1984年6月13日,沃尔什夫妇和里根总统一起在白宫东厅出席了NCMEC的正式成立仪式。

B:约翰·沃尔什夫妇建立了NCMEC(美国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现在他是全美最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之一。现在,他与NCMEC还保持着怎样的联系?

E:约翰·沃尔什是我们全国性代言人。我们有很密切的合作关系,他会代表我们出席一些重要活动。2006年,我们一起努力推动Adam Walsh法案通过国会审议,创建了一个全国范围的性罪犯记录登记和查询系统。

B:一般情况下,NCMEC如何处理失踪儿童事件?你们从哪里获得报案信息?

E:NCMEC是一个24小时不间断运作的机构,我们随时通过FBI的全国犯罪计算机系统(NCIC)获得关于儿童被拐卖或者陷入危险状态的警报。对寻找失踪儿童而言,时间就是最大的敌人。据我们统计,在儿童拐卖和凶杀案件中,3/4的儿童在案件发生3小时内被杀害。所以,我们必须快速行动。

我们可以从父母、警方和FBI三处收到报案信息。随后我们会分析案件,确保信息是否符合我们的要求。我们会准备好案件的‌‌“媒体信息‌‌”,获取一张关于失踪儿童的照片,制作一张包含儿童照片和关键描述信息的海报,包括失踪的位置、当地警方的管辖范围等等。之后我们会通过自己网络下的400个私人合作伙伴发布海报,将它传达到成千上万个家庭。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地吸引公众为我们提供信息和线索。

对于那些最严重的案件,我们也有快速反应的专家团队,称为‌‌“Adam团队‌‌”。我们会派遣Adam团队代表前往案发当地,与当地警方协作。Adam团队由退休的拥有相关特长的警方专家构成。他们并没有逮捕权和执法权,只是提供建议。

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警方的信息来源。我们并不直接寻找或者拯救失踪儿童,我们协助警方去完成这个目标。我们的主要客户就是警方,全美1.8万个独立的警署。

B:NCMEC是非营利组织,你们的经费从哪里来?你们如何做到充分利用这些钱?

E:我们经由司法部,从联邦政府获得大约2/3的预算收入。国会要求我们提供19项特定的服务功能,例如提供一条24小时有效的失踪儿童报告热线、一个网络留言系统、一个报告儿童色情嫌疑的在线报告系统等等。我们与财政部有一年一签的协议,确保完成这些任务。联邦政府则为我们完成这些任务提供必要的资金。

上述任务之外的工作,包括一些预防措施和儿童安全教育计划等,资金来源于私人捐助。

此外,我们还从科技公司和其他一些私人公司获得了大量实物资助。例如,我们有400个图片发布合作伙伴,他们都是私人公司,愿意无偿发布我们的图片信息。其中一家公司每周会将失踪儿童的照片和基本信息印在明信片上,附上我们的热线电话,投递给超过1亿个家庭。他们已经连续这样坚持了超过25年,没有获得过一分钱的回报。其他399家公司也都提供类似的帮助。

媒体对我们的支持也很大。纽约的一家地方电视台每天都在新闻节目中发布失踪儿童的照片,已经连续发布了13年。类似的媒体还有很多。

B:在美国,发生失踪儿童案的原因有哪几个方面?

E:失踪儿童案中占最大比例的情况是离家出走,也就是主动离开家庭。在美国离家出走也是很危险的,我们对待这些案件非常严肃。

第二大比例的情况是儿童走失。我们最近一次对拐卖儿童案件做的分析研究显示,大约20万起案件中的儿童是被其他家庭成员拐走,大部分这类案件是非刑事性的‌‌“双亲拐骗‌‌”。大约有5.8万起是被非家庭成员拐骗(其中37%是被陌生人拐骗)。典型的非亲属拐骗案的动机是性犯罪。不过,大部分这类案件都能很快破案,99%以上的这类儿童被解救并回到家中。

最严重的案件类型是‌‌“传统绑架‌‌”。这些案件中的受害儿童被拐骗之后,罪犯要求家长支付赎金,否则就会继续劫持或者杀害儿童。这类案件每年大约有110多起,其中40%的受害儿童最终被杀害了。

B:现在,成功找回失踪儿童的比例能达到多少?

E:现在成功找回的失踪儿童要比美国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多。在1990年,找回的失踪儿童比例是62%,今天则有97%。

我们有了更好的法律,更好的体制,家长也更加警惕,更加有所准备。法律的执行也更加到位,反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迅速有效。

B:在工作中,你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E:我们面临最大的挑战,是美国由相对独立的50个州组成,一共有1.8万个相互独立的警署。我们必须建立一套全国协同的应对体系,因为很多拐骗犯会把孩子带到另一个行政管辖区域,甚至另一个州。我们必须保证事先准备好一套有效的反应系统。

另外,按美国的传统习惯,警察在收到失踪儿童报案后,需要在24、48甚至72小时的等待期之后才开始行动。有一位国会议员把这种做法称为‌‌“出走预判‌‌”。如果你的孩子失踪了,你去报警,警察很可能会说‌‌“他很可能只是离家出走,如果他过几天还不回来,你再来找我们立案吧。‌‌”我们现在知道,在大部分严重案件中,孩子往往会很快被杀害。因此这种等待很有可能决定孩子的生死。所以,我们向国会提出了异议,后来国会通过立法取消了旧的等候期制度。

另一个挑战是,案件的数量巨大。去年我们通过网络报案系统处理了22.3万个报警,也创下了历史新高。去年,我们还检验甄别了1300万件儿童色情图片和视频。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那些伸向儿童的魔爪也发现了新的犯罪途径。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非常努力地应对,也从科技公司那里获得了非常重要的帮助。

B:继美国之后,你们建立了全球性的失踪儿童网络。你们和其他国家如何开展合作?

E:行政边界并不是阻挡拐骗贩卖儿童的栅栏。各个国家之间应当建立更加有效的协作体系,国家之间应该共享信息,互相协助。

因此我们建立了这样一个初步的全球失踪儿童网络。目前,已经有18个国家参与进来。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失踪儿童网站,上面有失踪儿童的照片。而现在,加入网络的国家可以让其他国家的居民检索自己的网站。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发展更多的国家加入进来,并加强全球范围内对儿童失踪案件的共同协作。

通过我们的互联网中心,我们与其他国家也能紧密合作。例如通过‌‌“安珀警戒‌‌”,我们能够将最严重的儿童拐骗案件通过广播和电视及时播出警报。目前已覆盖加拿大、英国、法国、希腊、葡萄牙和墨西哥部分地区,并正在向全世界拓展。

通过互联网中心,我们在比利时、希腊、南非、罗马尼亚都建立起了类似的中心机构,我们通过区域性的中心为巴尔干地区的11个国家提供服务。

我们还为115个国家的警察提供关于如何应对网上拐骗儿童犯罪的培训,其中也包括中国。我们在大连和香港都举办过执法培训会议。

在我们看来,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对失踪和虐待儿童案的预警和应对系统还不够完善。我们仍然会听到因为官方没有认真对待家长的报案,最后导致灾难发生的消息。就像30年前美国发生的事情一样。

我们并不建议每个国家都要照搬美国的NCMEC模式。但我们相信每个国家都需要一个统一的失踪儿童登记系统,并且需要建立一个能够对案件做出快速反应的机制。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