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香港2候任立法会议员接“死亡威胁”:绝不退让

朱凯廸及尹兆坚均称被人恐吓。(叶华英摄)

香港立法会选举刚落幕,随即上演一场暴力威吓的政治风暴。继周永勤被劝退事件后,以八万多票成为今届立法会地区直选“票王”的新界西候任立法会议员朱凯迪,更收到“死亡的威胁”。

因打着“官商乡黑”的选举政纲,朱表示选举前已遭到新界地方势力人士的跟踪威吓,当选后威胁暴力严重恶化,甚至已到了威胁其本人及妻小的性命安全。朱在选举后第三天(9月8 日)由律师陪同下报警。目前受到警方的人身保护,但基于安全问题,暂时仍不能回家,坦言担心这种威胁可能持续一生,如没有选择下,可能举家迁入香港立法会大楼以保障安全。

继朱凯迪后,同样是新界西候任立法会议员、民主党尹兆坚于周六早上电台节目上透露,自己在选举期间至今也收到恐吓,当中包括收到刀片恐吓信,曾经被人跟踪、选举车被淋火水,但四度报警都没有下文。

尹兆坚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自己与朱凯迪同样收到暴力威吓,相信是由于他俩同样出选新界西地区,在政纲上亦有同样涉及新界丁权(新界小型屋宇政策,俗称丁屋政策,是香港新界原居民的男性后人获准兴建的房屋,为香港殖民地时期沿用至今的一项政策)的主题,触怒及得罪了地方有背景的势力人士。

尹兆坚向德国之声表示,收到威吓后,他已经把家人安置在另外安全地方。他形容自己是一名硬骨头,过去也曾因反围标(不合法的建筑投标)而接过死亡威胁,自己倒是无畏无惧,也不会屈服的;然而,作为丈夫及父亲,他是有责任保护家人的安全。家人目前都安全,孩子上学已另作安排,不让他们乘坐校车,改为亲自接送。太太当然也担心。选举前,他也一直担心朱凯迪的安全,听到他当选后收到死亡威胁,感到相当的愤怒,他说,彼此都是父亲,感同身受。

尹兆坚忆述,选举前两天,他的选举车疑遭易燃物品淋泼,而位于屯门大兴及葵涌大白田的办事处于投票当日亦先后接获刀片恐吓信。其后,位于屯门良景邨的办事处之后再接获刀片恐吓信,信内并附上他的住所屋苑地址及“出入平安”字句。他的同事们四度报警,警方却没有积极跟进,没有下文。他强调身为受害者,警方一直都没找他录取口供,直到媒体报导了他的处境后,屯门重案组才正式联络他。尹兆坚叹道,朱凯迪选举前受威吓也报了警,但警方同样没有跟进行动;直至8日在媒体广泛报导下,警方才高度重视。

尹兆坚表示,由于他已经把家人安置在另外地方,警方评估他和家人的情况暂属安全;所以没有安排人身保护,而他也希望警方的评估是正确的。

朱凯迪当选后流泪

他又透露,他和朱凯迪虽然代表不同政党,然而二人在选举政纲中,有共同针对新界丁权的主题,同样主张“套丁”(非法经营丁屋政策)刑事化,相信这是刺中某些既得利益者的神经,因此同样受到暴力的威吓。

朱凯廸在立法会选举期间,主打“挑战官商乡黑”、“民主改革乡议局”议题,强调新界西面对的多个问题,包括多座“泥头山”非法倒泥、原居民“套丁”、暴力收地、规划不公问题。

朱凯迪接受传媒访问时曾表示,自己因元朗横洲村兴建公屋事件多次受恐吓。于今年5月,收到一名元朗村长的电话,对方声言:“如果你再搞(沾手)横洲村呢(这)件事,9月4号之后就会有人袭击你。”除了横栦公屋计划,朱凯廸亦多次针对新界“套丁”问题发言,并在选后对外披露,已有原居民向他提供“套丁”个案的数据,他对此“责无旁贷”。

朱凯廸多次强调,“套丁”问题涉及数以十亿计港元的利益,强调“不能让乡绅大地主垄断丁屋土地,用以谋取暴利”,因此他反对套丁非刑事化。朱希望在立法会里,能反映官商乡黑勾结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香港人一定要知道的,否则我们可能陷入政治暴力的旋涡。”

尽管收到死亡威吓,朱凯迪及尹兆坚二人都强调绝不会被暴力威吓而退缩。朱凯迪强调,他一定“以身作则,保隌香港人本应享有的言论自由,发表政见的自由”,因为“政治暴力不能容忍的,政见自由是不能容让的”。

自从朱凯迪就死亡威吓事件曝光后,引起社会极大的回响。朱的脸书上,大量支持者纷纷表示慰问及支持,不少高呼愿意支付聘请保安公司的费用去保护他家人;有些表示会为他及家人祈祷;有些甚至自动请缨希望到他家门外去守护他一家。而多个团体包括由26名非建制派候任立法会议员、环保团体及基督徒团体分别发起的网上联署,截止至周日早上合共已经收集超过2万人签名支持。香港基督徒学会于周日下午3时会在湾仔警察总部外举行“停止一切威吓维护土地公义”集会,朱凯迪及尹兆坚出席,重申“面对暴力与勾结絶不会退让”。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