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不圆滑的你如何应对这个趋利的世界

对圆滑的人,我们都是不屑为伍的。但有时也会懊恼我们在处事上不够圆滑,以致只能用‌‌“吃亏是福‌‌”来安慰自己。可是不那么圆滑的你,如何应对这个趋利的世界呢?或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应对之策。我却试图从名人的故事,或名人的经历中找寻一些见解,或是答案,或本无答案,只是希望能有一些启发。

村上春树

尽量诚实地面对我们自己

我们都有隐而不言的伤痛,有的甚至一直没有痊愈,只在深处腐蚀溃烂。时间浸泡我们,有时候是蜂蜜,有时则是卤汁,每一次久别重逢也注定再次分离,每一款辉映组合每每沦为四散有时零落,甚至每一次倾盖如故也往往是白首如新的开始。在村上的世界中,孤独是宿命的,但也是开启个人成长的必然途径,村上的态度是‌‌“大概只能尽量诚实地面对我们自己‌‌”,正如书中人物多次引用的这句台词:‌‌“我们可以给记忆盖上盖子,但是绝不可能掩盖历史。‌‌”

人生苦长,但并非没有自由。中年回头多是不堪,却是免不了的自省,纵隔着千山万水,时间最终会浸没所有人。撕裂这些创口意味疼痛,也意味着痊愈的可能,唯有诚实,才是自由之途,不过结果并非总是坦途。这人生的永恒真相与怪诞困境,这种自由很多时候可能只是苏菲式的选择,就像村上书中那个荒谬的例子,如果必须选择拔掉你的一个指甲,同时也给你选择自由,是脚指甲还是手指甲?

福楼拜

存在之难更要有颗淳朴的心

真实的人生往往难有豪情如旧,多是沉默喑哑,就像福楼拜在《一个淳朴的心》中写普通人,岂止恋爱,生老病死无非‌‌“和别人一样‌‌”。但无论存在有多难,生活的艰辛如何让梦想支离破碎,保持一颗淳朴的心,应对世界的存在之难。我所认识的一个公司的采购员,每天都微笑示人,觉得这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不知愁为何物。后来了解到,他父母均为残疾人,妻子也卧病在床,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本来可以借工作之便,行些‌‌“圆滑‌‌”之事,改善现状,但合作的客户都说他,为人本份,心正。真的用‌‌“一个淳朴的心‌‌”应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在别人眼里可能是活着困苦,其实他才是真正按自己的心生活的人。虽然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却活着比任何人都自在。

马尔克斯

百年孤独独善其心

《百年孤独》的经世畅销,再次印证马尔克斯是当今为数不多文学大师。世人谈起马尔克斯,总是言必称《百年孤独》,甚至未能免俗地反复引用‌‌“很多年以后,奥雷里亚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对比很多关于马尔克斯的外在评价,再听听马尔克斯如此谈论自己是一件有趣的事。对于马尔克斯而言,他一方面承认作家职业的孤独,‌‌“在文学创作的征途上,作家永远是孤军奋战的。这跟海上遇难者在惊涛骇浪里挣扎一模一样。是啊,这是世界上最孤独的职业。谁也无法帮助一个人写他正在写的东西‌‌”。

孤独是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历过的。看似热闹的聚会,亲热的画面。觉得大家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其实又各有算计,各怀心事。你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却不得不貌合神离的敷衍着,违心的融合着,做不得不圆滑的事,而内心却是无比的孤独,不如舍弃这些,由着你的心,独善其心,做快乐的自己,与其他无关。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