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香港新闻业界集会“撑姜” 冀守护新闻自由

《明报》以经营困难为由,解雇原“二把手”姜国元,引发对于香港新闻自由担忧。香港八个新闻界协会与工会周一举行集会,声援明报员工,也冀业界在风雨飘摇之际守护新闻自由。

笔名安裕的《明报》前执行总编辑姜国元,4月20日凌晨突然遭总编辑锺天祥解雇,令明报同工以至香港新闻业界,均大为震惊及不满。事后《明报》集团声称,因为节流紧缩,实非得已才“炒姜”,并强调报社采编方针不变。不过,“炒姜”事件令人怀疑,是惩处于新闻编采上的持不同意见者。

明报职工协会在事发后曾发表声明形容解雇做法极度粗暴,不明不白。本身是《明报》副采访主任、明报职工协会主席曾锦雯,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更称,“十个有九个同事,都不会相信解雇姜生是因为要节省资源。”她指,公司一直正在采取节省资源的计划,但目标与方法一直在商讨中,而姜国元被解雇,除了锺天祥外,其他编辑部管理层也不知情,固然会令人联想到别有内情。

“炒姜”因编采方针不同遭抽后算帐?

她忆述,姜国元被解雇当晚,凌晨12时许被锺天祥召见,被“派信”遭即时解雇,及后姜向下属交代时也称感突然和意外。而巧合地,《明报》翌日的头版报道,正是有关轰动全球的“巴拿马文件”。该报当天以五版篇幅,报道了“巴拿马文件”中所涉及的香港政界和商界知名人物的离岸帐户,因此姜国元被裁,难免令人联想与“巴拿马文件”报道有关。“总编辑知道巴拿马文件报道,不过现时决定头条报道、起标题、实际上很多编采操作及方向,很多时都是由姜生制定,参与性很高。所以,大家会质疑是否因为姜生与锺生的新闻理念不同,以及过去两年不少对政府和社会批判性报道,而被抽后算帐。”

二月香港记者举行集会捍卫新闻自由

明报职工协会代表上周三(4月27日)已与该报管理层会面,会面期间工会提出撤回“炒姜”决定,并提出员工接受自愿取消饭票的福利,以节省资源,但管理层并不接纳工会诉求,只承诺在今年内不裁员。曾锦雯指,工会一直有意与公司沟通,惟未获正面回应《明报》的营运状况,事件影响员工士气与信心,工会已宣布启动工业行动的准备,具体方案仍在商讨,本周五(6日)举行特别会员大会,望管理层尽快明确回应员工关注。

工会:启动工业行动准备冀管理层正面回应

《明报》贵为香港传统中文报章,向来以公信力见称,读者群主要为知识份子。然而,该报近年引发连串风波,先有前总编辑刘进图被撤换,继而被袭身中六刀;去年又发生总编辑锺天祥撒换有关六四事件的头条报道;再到今次“炒姜”事件,多名《明报》专栏作者“开天窗”,遭该报加入编按。连串事件累积下来,不再单是一宗报馆内部事件,已经牵动整个香港新闻界,对新闻自由有更多担忧。据美国人权机构“自由之家”最新年度报告指出,香港跌至76位,铜锣湾书店员工失踪事件、以及《南华早报》被阿里巴巴收购,均引发关注。

“从来没有试过,一间报馆炒一个人,会引发如此社会关注。如果要说节省资源,其他媒体也面对相类情况,如《星岛日报》宣布冻薪和管理层减薪,但《明报》却重点裁一个人的员,为何会这样做呢?我们现时的老板(张晓卿)由1995年入主,但过去四、五年,报馆连串举措,每两年换总编辑,令人联想报章的编采方针是否需要改变,不可再成为一份具批判性的报章,减低《明报》的批判性?特别在即将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及特首选举,在政治上有影响性呢?”

《明报》在香港柴湾报社的门外,再一次坐满业界同工,集会冀守护新闻自由。两年前一句“They can't kill us all”,到今天“They can't fire us all”,曾锦雯坦言,香港新闻界的路愈来愈难行,但业界应该努力维持现有的编采空间。“发声不一定可以解决所有事件,但若不发声,只会令空间再起变化,到时候每份报章、电台、电视台只有唱好、和谐,会否为时太晚呢?”她呼吁,同业组织起来,一同守护新闻自由。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