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刘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藏情绪

今天晚上我们看了一部哈里森·福特早期的电影《意外的人生》(Regarding Henry)。他在片子里饰演一个纽约的名律师,思想细密、词锋锐利,能够在陪审团面前侃侃而谈,把明明会输的官司都打赢;他不但在法庭上凶悍,连对十二岁的女儿都不放松,他把孩子送进严格的住宿学校,挑剔孩子的一举一动,连孩子打翻一杯果汁,都要被他当作罪犯来审问。而且在训完话之后,得意地说:

‌‌“看!我赢了!‌‌”

但是,片子里哈里森的运气不好。有一天晚上他去买烟,遇上抢匪,被打了两枪,一枪打在前额,造成他左边瘫痪;另一枪更严重,因为打中腋下的大血管,造成大出血,脑缺氧……

在医院醒来,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能说话、不能行动,甚至连妻女都不认识。

他得一切从头开始,学说话、学步、学识字、学认人。他真是‌‌“重新做人‌‌”,连个性都改了,成为一个‌‌“新人‌‌”。

当他重新能够阅读,看到自己以前的档案时,他惊住了:‌‌“为什么我以前把重要的证物藏起来,昧着良心,打赢官司?‌‌”

他居然偷偷把证物送给‌‌“苦主‌‌”,使苦主能够平反。

然后,他辞去了过去热爱的律师工作。

看完电影,我问你:‌‌“这电影里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是那律师生病回家之后,女儿打翻了果汁,他不但不生气,还说:‌‌‘那有什么关系?每个人都会犯错。’接着开玩笑地把他自己的杯子也推倒。‌‌”你说。

‌‌“对!我也觉得那最有意思。‌‌”

‌‌“好奇怪!他生病之后全变了。‌‌”你又歪着头说,‌‌“要是以前,他一定会把女儿骂死。‌‌”

‌‌“是啊!‌‌”我一笑,‌‌“所以有时候你觉得爸爸妈妈脾气大,要想想,说不定那只是一时的情绪。所幸我和妈咪的脾气多半的时候都很好,对不对?‌‌”

‌‌“对!‌‌”

我们的情绪确实多半都很好,但是我必须承认每个人都有情绪高潮与低潮的时候,那是无法避免的,可能像片中的哈里森·福特,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脾气不好,也可能因为身体太累而情绪不佳。

记不记得上上礼拜,我们一家去花圃买花,回程我问妈妈要不要换哥哥开车,妈妈说不必了。然后我对哥哥说:‌‌“你妈不舒服,换你开。‌‌”

哥哥不信,问妈妈是不是不舒服,妈妈摇头说没有。

可是当我坚持,要妈妈在路边停车,换你哥哥开之后,你妈妈终于承认她的头好疼。

记不记得哥哥当时不高兴地问妈妈为什么不早说,又很奇怪地问我:‌‌“你怎么知道妈妈不舒服?‌‌”

‌‌“因为她在花园的脾气有点急,所以我急着往回赶。‌‌”

还有,前几天郑医生请客,吃到最后一道鱼,我说鱼太好了,要你无论如何吃一点,然后给你夹的时候,妈妈阻止我说:‌‌“她吃饱了,就别勉强她了。‌‌”

那时候我就知道妈妈一定胃痛,因为她的脾气急了。

果然,才回家,妈妈就抱着肚子,躺在床上。

不但妈妈如此,我也常有情绪不佳的时候。

记得妈妈有一次跟你哥哥打电话,对他说:‌‌“你爸爸最近总提到你,他一对你放心不下,我就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当我操心哥哥的时候,你妈妈反而回头来操心我。

问题是,她说得一点没错,我确实在身体不好和情绪低潮的时候,特别会操心你哥哥。

我说这些,是要你知道,每个人都有他隐藏的情绪。当你关心一个人的时候,不但不能对他失常的行为不高兴,反而要帮他想: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事?他今天对我这么不好,是不是因为他考试考坏了?他今天这么凶,是不是因为在家里挨了骂?

当你这么想的时候,你就非但不会怪他,还会去同情他、安慰他。这比你去怪罪他、责难他,使他雪上加霜,不是好太多了吗?

孩子!人是很奇怪的动物——耳朵不好的人,常对你说话特别大声;眼睛不好的人,常怪你的字写得太小;堵车的人常脾气急;饥饿的人常火气大;健忘的老人常多疑;疲困的小孩常爱哭。

所以每当父母的脾气急、公公的脸色坏、婆婆的声音大、老师的情绪低、同学的礼貌差的时候,都想想我今天对你说的。

你一定就能像个小太阳,从那些乌云的背后,露出你的笑脸了!

 

关键词: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