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照例是一壶普洱

在我咖啡馆里喝普洱茶的这对男女,每周来一到两次,至少在前五周,我无法判断他们的关系。

如果说是情侣,他们似乎并不需要情侣所必需的私密氛围,即使店里人多,也毫不在意,大大咧咧地在一张喧嚣的桌子旁坐下,一壶普洱,加一两份点心,你一杯我一杯。当普洱茶冲出的颜色变成浅棕色,点心盘子也见了底,两人便轮流去一趟洗手间,然后心满意足地走了。但若说他们是夫妻,则更不令人信服。店里偶尔也会有夫妻两人来坐坐的情况,却基本上是女人硬拖着男人,男人一脸的不情愿,坐下后,两人各自玩手机,或者女人与我们聊天,男人百无聊赖,来过一次后,绝不会有第二次。

他们光顾的第六个星期,已是晚上十一点。女人等在外面,男人一个人进来,披一身匆匆忙忙的夜色,问几点打烊。当得知我们的关门时间可以因为客人而略有松动时,他回头向女人招了招手。

两人坐下,照例是一壶普洱,加两块点心。我随口对女人说:‌‌“这么晚啊?‌‌”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用手轻拂了一下长发,说:‌‌“没办法,孩子刚睡着,我们偷偷跑出来玩。‌‌”说完看了一眼男人,男人用大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露出几分无奈。

他们之间的话不多,太太爱吃甜点,丈夫不怎么吃,只一杯接一杯地喝茶。他们从不玩手机,我甚至怀疑他们住在附近,从家里出来时,根本没有携带任何电子产品。大多数时候,他们对这个环境有着各取所需的态度。

‌‌“今天的蛋糕不错,要不要尝一口?‌‌”

丈夫便张嘴尝一口。

‌‌“听这首歌,小红莓乐队。‌‌”

太太便作竖起耳朵状,安静地听一会儿音乐。

店里每一个人都喜欢他们,没结婚的小服务员开始从他们身上憧憬自己的婚姻生活。在视婚姻越来越像汪洋中的一条船的年代,能让年轻人憧憬婚姻生活的东西已经很少了。

因此,当女人忽然一个人出现,大家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与担忧。服务员年纪小,憋不住,端茶给她时,小心翼翼地问:‌‌“吵架了?‌‌”女子抬起头,一脸错愕,忽然明白过来,便笑起来。

‌‌“哎呀,真不好意思,让你们费心。他出差了。‌‌”她边笑边说。

众人听罢,便像被解冻的鱼儿一样,又欢快地游动起来。

婚姻中的美好如此脆弱,不由得使人对它抱着盲目的向往与崇拜,幸运的是,世间总会有一些人、物或者景色,拼命地绽放它们最美好的那一面,以成全路人的信任与向往。

 

关键词: 
栏目: 
首页重点发表: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